第26章 chapter 26

这天是周二,大课间时高一五班又一次地换了座位。这次纪可贺许他们被换到了第一大组,纪可坐在走廊边,此时她黑着一张脸,不太高兴。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老师的重点关注对象。

她把口袋里所有的糖放在了抽屉空出来的部位,和贺许说了一声,让他想吃就拿。纪可趁着离上课还有个一小段时间飞快地趴下了,虽然耳边吵闹不断,但她还是满足地睡了一会儿。

下节课是地理课,任课老师戴着黑框眼镜,头发微棕带着自然卷,被随意地绑了起来垂在身后。长相也十分精致,个子小小的。如果忽略她隆起的腹部的话,一眼看上去说她是个大学生也不为过。

“虽然见过老师这么多次了,但是我还是觉得老师好漂亮。”纪可微微瞪大眼睛,才发觉这话竟是出自贺许之口。

纪可黯然神伤片刻,随即转念一想,开口道:“别想了,老师孩子都快出生了。”

贺许:“……”

他转过身来,略带打趣地看着纪可,薄唇扬起一抹弧度,笑道:“诶不是……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能。”

因为贺许有些近视,所以远在讲台的PPT内容他有些看不清,他便搬着自己的凳子去前几排认真听讲去了。

一节课下来,纪可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哈欠,迷迷糊糊地做着笔记,她秉持着“能听一点是一点”的原则,虽说笔记没做全,但总比后排那些完全没打算听的人强多了。

台上老师喝了口水,开始说今天的作业,应该是内容讲完了。整个班级都安静下来,唯有后排有一些窸窸窣窣的动静。

“要吗?”

“不要不要,要不起。”

纪可:“……”

在地理课上玩斗地主可还行……

她低头腹诽着,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贺许已经搬着凳子回来了。纪可起身让他进去,回头朝着那几个玩斗地主的人看去,他们好像完全没注意到纪可正在盯着他们看。

坐在窗边这一大组风险大,一般班主任查课,第一眼看的就是离她最近的学生。因此贺许都没敢睡觉,倒是纪可不畏惧什么,该睡的时候还是得睡。

***

转眼间便迈入了十二月,第二次月考在即,听说这次的试卷难度系数比之前难了许多,这倒是让一大片学生苦恼起来。

这段时间纪可也有在认真学习,罗盈也在认真监督着她的学习状况。除了数学不太行,其他科目的课纪可应该都差不多能应付得过来。

秦钰好几次查课都发现纪可趴在桌上做着笔记,老老实实的,而上数学课的时候,有时却出神发呆,偶尔还会打瞌睡。

教室里开着暖气,窗户和门都紧闭着,久而久之竟感到有些闷。如今已算是真正的冬天,温度一天比一天低,纪可宁愿待在教室被闷死,也不愿意出门吹冷风。

座位换了好几轮,纪可又一次地坐在了窗边。突然教室里一阵喧哗,硬生生将她的瞌睡都给吵醒了。眉间染上了几分戾气,纪可听见他们说着。

“下雪了啊!”

“你快看外面!”

“……”

纪可皱着眉看向窗外,空中像是在撒棉花一般落着雪,白雪很快落地,在很短的时间里堆积在一起。世间像是被洗涤了一般,白雪落满枝头,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纪可看得出了神。

“这场雪好大。”一旁贺许感叹了声。

她点了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手伸进了抽屉里。一番摸索后,纪可也没有找到自己的那把雨伞。今早出门时……她好像忘记带了。

“我又没带伞……”

贺许:“……”

“你这什么记性?”

中午放学时雪还在下着,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纪可最后还是厚着脸皮蹭着贺许的伞回了家。

两人好歹也快做了一学期的同桌,关系熟了不少,一路上虽说没有一直聊天,但起码会说说话。

贺许撑着伞,手被冻得发红,纪可不忍心便拿过了伞,由于身高差的原因,她举得稍微高了一点,一抬眸便可以瞥见他那好看的下颌线和喉结。

可能是风有些大了吧,吹得脸生疼,眼眶也跟着红润起来。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每过去一天,她能见到贺许的时间就少了一天。

她顾不上手有多冷,只想紧紧地抱住他,感受他的体温,感受他的心跳和呼吸,沉沦其中。

“贺许,问你个问题。”

他偏头看着她:“你问。”

“下学期你还愿意和我做同桌吗?”

他闻言笑了出声,假装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行啊,毕竟班上像你这么好说话的人很少啊。”

纪可啊了一声,没太搞懂。

“就你会二话不说把英语书给我补笔记,不和你做同桌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和谁做了。”

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没再说话。

他到家后纪可便撑着他的伞回去了,下午她提前出门早早地跑到他家门口,将伞挂在了他家门口的窗户栏杆上,给他发了一条信息之后便悄咪咪溜走了。

贺许推开家门看见的只有纪可的背影,她拎着伞把一个人走在马路上,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了许多。

纪可意外地在校门前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站在原地,手揣进口袋里,等着那人回过头来。

沈曜身旁站着几个男生,他进了一家便利店,出来时手上似乎拿着一瓶牛奶。下意识地朝着另一个方向看去,他这才发现纪可在盯着他看。

沈曜朝着她微微点了下头,纪可回以一个微笑便转身进了校门。刚走两步身后就有人喊她,她回头才发现又是叶绍齐那个蠢货。

“做什么?”

叶绍齐从山地车上下来,纪可瞧去,他和她一样,都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只不过叶绍齐脖子上裹了一条围巾。

他推着车小跑几步追上了纪可,喘着的气化作白烟,他说道:“你怎么今天来这么早啊,真难得。”

纪可悄悄地弯了弯唇,瞥了他一眼,语气轻飘飘的:“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有多么热爱学习。瞧瞧瞧瞧,我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向教室好好学习了。”

“……”

“叶绍齐,”纪可笑了笑,“你可得向我好好学学。”

“……”

他嘴角微微抽搐着,推着车毫不犹豫地换了个方向,朝着停车场去了,嘴里还念念有词。

“完了完了,学疯了吧这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