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chapter 25

这个下午英语课有两节,第一节课的时间都用来讲解试卷了,所以第二节课李老师才开始挨个检查笔记。

纪可朝着第一大组的方向看了好几眼,老师查笔记的速度还挺快,大多都是挑重点查,所以现在已经查到第四排了。可是离纪可的座位还有好远,她用手背揉了揉眼睛,轻轻趴在了桌子上小憩一会儿。

闭眼还没有三分钟她就被喊醒,老师让她也帮着查笔记。她起身微微伸展了会儿身体,便离开了座位,准备从她这一大组开始检查。刚走没两步,纪可感受到了阻力,回过头来,贺许那细长的手指正轻轻扯住了她的衣角。

“嗯?”

他的语气掺杂着几分微乎其微的乞求:“查慢点。”

纪可皱眉:“你不是补完了吗?”

说这话时,贺许又拿过了她的英语书,说道:“这不是偷工减料了吗……”

“……”

她没再耽误时间,径直走向了第一排,速度飞快但又十分认真地开始检查,她也趁这个机会来认识认识这些人。开学都快三个月了,纪可还没有记住全班人叫什么名字。

其中一人纪可看他表情就知道这次笔记他一定没有补完,这人刚想开口巴结几句,就被她给无情地打断了。手中的英语书被她抽走,纪可冰冷的声音传入了他耳里。

“看到我脸上的字了吗?”

这人盯着她的脸摇了摇头,他瞧了好一会儿都没搞懂纪可的意思。

她弯唇,拿起笔在纸上毫不犹豫地写下了他的名字,下一刻扬起手,食指指着自己的脸,粉唇轻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清、正、廉、洁。”

周围嬉笑一片,纪可继续一排一排地检查。当她拿起贺许的英语书时,表情添了几分微妙。他的课本已经扛不住“折磨”,变得黑不溜秋,还烂了不少。

纪可毫无表情地拿起,皱着眉放下,一个字都没说,直接去了下一排。

两人大概花了半节课不到的时间就查完了全班,纪可将手上的名单放在了讲桌上便回了座位。她缩了缩脖子,下巴搁在坚硬的桌面上,感到有些疼痛之后才垫了本书。

讲台上,老师随意瞥了一眼名单,说处罚时,纪可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压根没听清老师讲了什么。之后全班又开始跟着磁带读单词、读课文,纪可醒来时都已经下课了。

她换了个方向继续趴着,左手放在底下划动着手机屏幕,发现又有几条未接来电,时间显示的是三分钟前。

纪可回拨过去,“嘟嘟嘟”几声后,另一边接通了电话。

“妈,怎么了?”纪可还在打着哈欠,显然有些没睡醒。

罗盈的语气听上去有一点兴奋,有些掩盖不住地压低了声音:“晚上晚自习我们已经帮你请好假了,你早点回家来哦,我们一家子晚上出去吃顿饭。”

纪可应下了,挂了电话之后,她拍了拍前排班长的肩膀,语气有些无奈:“晚上我请假哦。”

班长点头,在班本上记录了下来。

她微微皱眉,心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犯事,免得晚上吃饭的时候父母又一直唠叨。这些天一直挺倒霉的,心情也不太好,总是没由来的感到烦躁。

虽然说换了一个班主任,但是之前留下的规矩她也只是稍微改动了一点,每天七点一十就开始早读,不能迟到,晚自习学校规定上到九点半才能放学,到家后洗漱写作业就要忙到将近十二点,所以她每天都特别困。

纪可最烦有人约束着她,她一向随心所欲,偶尔叛逆一回,故意迟到,慢慢悠悠进教室这种事也是常有的。

下节课又是自习,纪可不太想继续待在教室发呆,便随意整理好桌面和抽屉,在书包里塞了几本作业,索性离开了学校。

出租车上,她给罗盈发了条信息说自己快到家了。另一边很快地回了一个“OK”的手势。纪可将手机按灭后放进了校服口袋里,扭过了头开始静静地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

推开家门时,纪可下意识地抬头往墙上的挂钟上看了眼,才刚刚四点三十五,客厅电视在播放着老掉牙的小品,厨房灯亮着,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包装袋声。

她将家门钥匙放在柜台上,卸下书包后,脱下了身上略显臃肿的校服,将它随意扔在了沙发上。

纪文勇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看着那种老掉牙的小品还能笑出声。罗盈听到关门声从厨房里探出个头来,见是纪可回来了,笑意都染上了眉梢。

纪可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北方天气干燥,不像南方那般潮湿,不好好保养保养,脸上会干巴得像个老人一样。

“小可这么早就回来了啊,妈妈正好在做毛巾卷,晚点回来尝尝看。”罗盈倒是十分欣喜。她已经很久没有仔细看看自己的女儿了,这次旅游回来,得多花点时间陪陪女儿。

纪可放下水杯,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客厅里传来的咳嗽声给打断了。

“纪可,过来坐。”

她抿了抿唇,心悬了起来,有些紧张。坐下后,纪文勇也没说什么,靠在沙发上继续看着小品。

纪可也不太敢走,手一伸,抓了一把瓜子放在手心,选了一个舒服的坐姿,看起了小品。

虽说这小品老掉牙,但却很经典,纪可笑得手上瓜子都快捧不住了,仰头往后一靠,倒在了沙发上。

罗盈端了盘切好的水果从厨房出来了,弯腰放在了茶几上。

语气夹杂着几分责备:“有这么好笑吗,父女俩活脱脱像对傻子。”

纪可扔下手中的瓜子壳,轻轻地向后靠。她突然觉得,自己活着也是很有意义了。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浮现出那天晚上在江边,贺许低着头,眼里含着泪水的画面。

贺许到底经历了什么她不得而知,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或许是因为她的表情沉重了不少,引起了罗盈的注意。

“小可你怎么了?”

“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作业没写!”

说完纪可便拎起书包迅速回了房间,锁上了门。窗帘依旧是拉上的,房间里昏暗一片。她无意间瞥见床头柜上的烟灰缸,心虚感作祟,倒完烟灰后,便将它藏在了床底下。

接着她又从衣柜的抽屉里拿出了烟和打火机,抽了几张纸,包了起来,“咚”的一声扔进了垃圾桶里。

拉开窗帘后,房间亮了不少。现在已经快要到冬天了,温度骤降,一天比一天冷,这才写了十分钟左右的作业身体就冷得发颤。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将纪可神游中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小可快出来,我们要出门啦。”是罗盈的声音。

纪可起身,缓缓走至门边,开锁,走向了厨房。洗完手后,纪可拿纸擦干手上的水珠,慢悠悠地跟在两人身后出了门。

晚饭时纪可倒是感觉不自在,罗盈似乎也看出来了,一直给她夹菜,聊了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顿饭下来,她才发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其乐融融了。

日子就这样循环往复地进行着,不要求质量,足够开心就行了。纪可替罗盈把家务活都做了,像是感觉不到累似的。

纪文勇还是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品节目,时不时笑出声。她偷偷瞥着客厅的那个方向,好像夫妻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好像这样的生活真的很不错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