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chapter 24

沈曜?

纪可微微打量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孩,看他的模样,似乎很不情愿。她勾唇,饶有兴趣地盯着沈曜看了一会儿,正准备坐下收回视线时,四目相视,她对上了沈曜毫无波澜的眼眸。

越看越眼熟……

几个小时前,这人还在观众台下和一个女孩子“秀恩爱”。

纪可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由于温度太高下不了嘴,所以只能放在一边晾着。

纪家和沈家是世交,这次也是因为沈曜他爸忙完公事回国,两人才想着要聚一聚,顺便带上子女。纪可虽不情愿,但也不会在这种场合甩脸色给大家看,这未免有些太不知礼数了。

她小口地吃着刚才罗盈给她夹的菜,静静地看着两边大人一边朝着自己杯子里倒酒,一边讨论着自己公司的未来走向。罗盈见她一声不吭,便拍了拍她的肩膀。

纪可扭头,便听见她说:“小可,最近学习怎么样啊?妈妈挺久没回家了,昨天晚上才旅游回来。”罗盈声音压得很低,怕吵着他们说话。

手背悄无声息地碰了碰那杯装着热水的杯子,纪可垂眸沉默几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是不是考差了啊?”罗盈轻声问道。

纪文勇最看不上的就是她的成绩,怕说出去丢了他的面子,所以他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纪可。这次也是因为沈曜的父亲沈晔提出要见见他的女儿,要不然这也只会是一场单纯的叙旧。

纪可轻轻点了点头,没说话。

罗盈本想着继续说些什么,却被沈曜的一句话给打断了。

沈曜擦了擦嘴,放下筷子,起身便说道:“我吃饱了,先走了。”他满脸写着不耐烦,连离开的背影都透着几分暴躁。

场面陷入一阵短暂的尴尬,倒是沈晔举起酒杯,朝着纪文勇敬了一杯酒,说道:“对不住了,他脾气就这样,回去我就好好管教他。”

纪文勇笑了几声:“这个年纪的孩子难免有些叛逆,我女儿也是那副样子,年轻气盛嘛,这也正常。”

她突然被提到,伸手有些不自然的将耳边的几缕头发别到耳后,神情有些闪躲,显然是还没想好这种场合该怎么应对。

所幸两人换了个话题继续聊,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

纪可出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四十,眼看就快要上课,她倒也不急,站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才见一辆出租车路过,到学校时都过了二十五分钟,此时校门前的学生都是因为快要迟到了而开始小跑着。

她一向怕冷,将手揣进了兜里,慢悠悠的,像是在飘荡。进了教室后她才看见贺许正拿着她的英语书补着笔记,下午第一节课就是英语课,说是要查笔记,所以现在班里大部分人都在奋笔疾书。

“你怎么才来?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

纪可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眉间染上几分倦意,连语气都变得慵懒起来,像只困极了的猫儿似的:“早着呢。”

她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放在了贺许桌上,开口道:“给你的。”之前她特意跑去便利店买了好几条阿尔卑斯糖,都是原味的,最甜的那种。

贺许喜欢,那她也喜欢。

他道谢后,因为急着补笔记,糖被放在一边。纪可口里含着一颗糖,对于她来说,这糖味道确实是不太好,齁甜齁甜的,太腻了。

但她要尝试着去接受所有贺许喜欢的东西。

纪可发现自己着实变了很多,自从上了高中,她的坏脾气都收敛了起来,就连自己的那些小习惯也一并改了。贺许在遇到难题的时候会皱起眉头咬笔盖;上课睡觉的时候喜欢将脑袋对着左边侧着睡;穿校服时不管多冷都不会拉起拉链……

她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他了,她开始习惯性地咬笔盖,会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盯着他看,内心还有些小窃喜。

她总是会以“你抽屉太乱了,我都看不下去了”为由,帮他整理过好几次的抽屉。每次都摆放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可也总是没过多久他的抽屉就会回归“原始状态”。

纪可怕冷,又加上体寒的原因,所以她的手一到降温天气就会变得冰凉,怎么捂都捂不热。她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两张暖身贴,撕开包装,就塞进了袖子里。

今天教室里难得开了暖气,所以也不会很冷,她只是用来暖一暖手。

“终于补完了。”贺许将书还给了她,合上了笔盖,撕开那颗糖的包装,将糖塞进了口里。

下一刻老师便走了进来,英语课代表立刻便将之前发给大家做的试卷交给了老师。李老师放下手中的保温杯,开始翻阅试卷。她从一叠试卷里挑出了几张,其中一张就是纪可的。

李老师仅用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改完了这几张试卷,只有纪可的那张正确率最高,几乎没有错误。

“课代表把这些发下去,纪可的在我这里,你就和旁边同学共用一下。”

纪可迟疑片刻,点了点头,说“好”。

一旁贺许收到了试卷,小声的说着:“你这次是不是又对了好多?”

纪可从抽屉里拿出红笔,听到他说的话,先是敷衍似的啊了一声,下一刻才说道:“随便写的。”

“你要是数学那些有英语这么好,年级前十稳了。”

纪可闻言弯唇,开了个小玩笑:“那就定一个小目标,进年级前十!”

贺许最近的英语作业都是自己认认真真思考过才写下来的,对完答案才发现依旧错了很多。

难免有些颓丧,贺许还在黯然神伤中,纪可已经拿起红笔在他试卷上标下了一大堆的语法错误,还都替他纠正了。

“你可真厉害。”贺许感叹道。

“这题目不是很容易吗?”

贺许瞪了一眼过去:“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说话会比较好。”

纪可被他给逗笑了,清秀的小脸上挂着一抹温润的笑。

直到下课之后,纪可才拿到了她那张试卷,还没来得及看,就被贺许给抢了去。

“纪可。”他喊了一声。

“干嘛?”

“这就是你口中的随便写的?”他指着纪可那张试卷,一脸不可置信。

纪可接过试卷,大致翻了翻,发现自己完形填空错了一道,作文那里写错了一个单词,其他全对,一大片红勾。

“确实是……随便写的。”

贺许的眼神中透露着难以置信,吓得纪可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阿尔卑斯糖,塞在了他手上。

“多吃点糖……对脑袋发育比较好……”

“……我看是对蛀牙发育比较好吧。”贺许咬牙切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