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chapter 23

“我会赢的。”

短短四个字,路清念心神微荡,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光,在微黄的灯光下显得多了几分柔和。她笑着点了点头,转过身寻找着自己的座位。

观众台的另一边,叶绍齐可以说是很受伤。一旁的纪可毫不掩饰地嘲笑道:“我就说吧,人家看不上你。”

她拧开瓶盖,仰头喝了几口水。之前裁判一说中场休息,她便看见孟繁星笑嘻嘻地拿着手中的矿泉水走下观众台,朝着贺许所在的那个方向去了。像是丝毫不在意昨天自己表白被拒绝的事,一股脑地就给人家送水去了。

上半场比赛,贺许状态还不错,奈何对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两方对上,倒显得自己有些吃力。

纪可收回视线,开始和叶绍齐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两人头顶上正好有一盏灯,灯光虽是微黄的,但照在身上还是有些刺眼。她将长发披散下来,皮筋戴在了右手上,随意理了理有些炸起的头发。

叶绍齐已经在很努力地装作没看见孟繁星了,毕竟这种只会吊着别人的女生最惹人厌了。奈何她总是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来晃去。

贺许并没有接过她的水,理由十分简单:学校备了好几箱水。

她握着一瓶水的手僵在半空中,神色多了几分为难,嘴角扬起了一抹尴尬的笑容,见贺许还是没有要接过她那瓶水的意思,这才缓缓收回了手,将水随意塞给了另外一个人,转身有些气愤地回了观众台。

她那些“好姐妹”见她黑着一张脸回来了,忙着安慰她,嘴里时不时说着诋毁贺许的话。

“他拽什么拽,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这种男的真恶心,也不知道甩脸给谁看呢。”

“……”

纪可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拿起一旁叶绍齐已经喝光的空水瓶,瞄准其中一个女生的后脑勺砸去,不偏不倚,恰好命中,顺便将身旁的另一个女生给一同砸中了。

那两人愤怒地站起身,手捂着后脑勺,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寻找着是谁这样对她们。

她们撞上了纪可有些玩味的目光。纪可扯了扯嘴角,站起身来。

“纪可你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她随意将长发绑了起来,“某人脸皮可真厚呢,自己惹人厌被人家拒绝了,现在还反咬一口说别人的不好。”

孟繁星咬牙切齿:“关你什么事?”

纪可被她这话给逗笑了,正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旁叶绍齐制止了。他扯了扯纪可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在这里惹事。

她一向讨厌畏畏缩缩的人,所以压根没理叶绍齐。

“这件事我还就管定了。”纪可挑眉,眸中尽是厌恶。

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在背后诋毁,说别人坏话,乃是小人之所作所为。

场上裁判已经吹响了口哨,下半场开始了。纪可又喝了一小口水,继续认真地看着他们在赛场上奔跑驰骋。

贺许接过了队友传过来的球,开始小跑着运球。沈曜开始百般阻拦,绕到他身前,阻止着他接下来的动作。贺许全神贯注地盯着周围的动静,见右方没有人阻拦,朝着右侧跑了好几步,眼看就要到篮筐的位置,他跳起,将篮球朝着篮筐抛去。

可惜被沈曜给截了下来,这次投篮没能成功,贺许的体力也快耗尽,此时正小口喘着气。突然一阵欢呼声传入他耳朵里,沈曜又进了一个三分球。

比分逐渐拉开差距,贺许略感吃力,却依旧坚持着。他小跑着打算去阻止沈曜再次运球,却又被对方的其中一人给拦住了。对方技巧掌握得很熟练,贺许想从侧面绕过去都没能成功。

眼看时间就要到了,贺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沈曜又投进了一个三分球。

哨声响起,比赛结束了。裁判宣布比赛结果,双方比分差距很大,育英六中的比分直接甩了对方一条街。

贺许喘着气走到一旁,拿起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嘟咕嘟”将瓶内的水喝得一干二净。他找到自己的那条毛巾,擦了擦汗之后又挂了回去。

身后有人喊了他一声。

他回头,竟发现那人是沈曜。

“认识一下,我叫沈曜。”他朝着贺许伸出了右手。

贺许礼貌地回握住他的手,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有空的话,可以来对面高一八班找我打球。”说罢,沈曜便转身离开了。

他愣在原地,还没回过神来。队友喊了他一声,这才将他的意识给拉了回来。

场外,纪可倚在墙边,等了好一会儿才见贺许慢悠悠地从里面走出来。

“你怎么在这?”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巾,递给了他,面无表情地开口说道:“等你啊,”她吸了吸鼻子,“我看你下半场状态不是很好,怎么了?”

贺许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们是真的很厉害,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

纪可垂眸思索了片刻,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次多多加油,”她安慰着,“总会赢的。”

他没再说什么,两人回到教室的时候距离放学也只剩十几分钟,班长站在自己座位旁,环视着整个班级,班里静得可怕,纪可轻声回到座位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好困。

为了防止她在这最后的十几分钟内睡着,她拉开了窗户的一小条缝,微凉的空气霎时涌动进来,纪可的瞌睡瞬间被赶跑了。

下课铃一响,纪可便将校服拉链拉高,随着人群一起出了校门。口袋里手机振动几声,她皱着眉看了眼手机屏幕,是纪文勇打来的一通电话。

“你现在立刻到东山酒店二楼三号包间来。”语气像是在命令。说完这一句话,对方就将电话给挂了。纪可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奈何对方没给她这个机会。

不情不愿的,她上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名,便侧着脑袋盯着车窗外看。

司机开得很快,窗外风景一闪而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出租车总算停了下来,纪可付完钱道了声谢后进了这家酒店。

按照纪文勇所说的那个位置,她推开了包间门,除了自己的父母以外,左侧还坐着两个有些陌生的面孔。一个和纪文勇差不多年纪,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

“叔叔好。”她朝着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问了声好,随后坐在了自己母亲身边。场面一度尴尬,看上去倒是像一个相亲会加上父母见面会。

纪文勇起身,笑着指了指纪可,她也跟着起身。

“老沈啊,这就是我女儿,叫纪可。”

她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对方。

“这是我儿子。”

“叫沈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