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 2

天边一抹斜阳镶嵌在一片片粉紫色云彩里,渐渐开始黯淡下去。

纪可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见他去了食堂,便也跟着进去。

食堂里人还挺多,她端着餐盘找了一圈才发现了一张空桌子。刚落座没多久,她夹起一块糖醋里脊正准备朝嘴里塞的时候,眼前一道身影遮挡住了灯光。

“啪嗒”一声,那块糖醋里脊准确无误地落回了盘子里。

纪可不知道哪根筋抽着了,竟然开口和他说了一句“好巧啊”。

之后她十分清楚地看见了贺许脸上逐渐展现出来的疑问。

气氛尬到了极点,纪可不敢再抬头,好在贺许吃饭速度快,先一步端着空餐盘走了,她这才松了口气。

“什么嘛……”她也没了继续吃下去的心情,开始不断用筷子戳着餐盘里最后一块糖醋里脊。

可能是有了前车之鉴的原因,导致纪可一整个晚自习都不太敢回头看他,她有些出神地盯着面前桌子上的数学作业本,垂眸呼出一口气,心里突然泛起一丝失落。

尝试性地做了几道题后,她还是被最后一道大题给难倒了。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同桌的手,随后指了指自己的作业本。

“可以给我看一下这道题吗?”

谢延光大方地将作业本递了过去,纪可道谢后开始看步骤。台上老师可能是坐累了,起身环视一圈后便开始绕着教室走,时而凑近看看学生在做什么。

讲桌上电话响起,老师匆匆拿走了手机,离开了教室。

纪可看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了解题步骤,将作业本还回去之后便自己答了起来。

刚开学作业不多,纪可文科成绩挺好,偏偏理科差得没话说。在解决完数学作业之后,其他几门科目的作业全部写完用的时间也没超过半个小时。

窗外传来声响,她抬眸望过去,一个脑袋突然冒了出来,倒是将纪可吓了一跳,险些惊呼出声。

“叶绍齐你干什么!”她气得想用书敲他脑袋。

“快出来,我有事找你。”他轻声说道。

纪可拒绝:“快下课了,下课我再出来。”

话音刚落下课铃就响了起来,纪可起身准备出教室,却无意间瞥见贺许将耳机塞进耳朵里,静静地靠在后桌桌沿上,闭上了眼睛。

鬼使神差般,她特意绕了一个大弯,从贺许身边走了过去,视线落在他身上时,紧张感顿时席卷全身,心脏也不由得跳得飞快。

他双眼闭着,长长的睫毛遮住了那双好看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本就白的皮肤被照得更白,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

门外叶绍齐靠在门框上,没由来地打了个哈欠,回头时纪可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什么事?”

贺许睁开眼睛,瞥向正在和叶绍齐说话的纪可,很快又瞥向了别处。

纪可走到一个没人的小角落里,从口袋里拿出了烟盒,点燃后倚在墙上轻吸一口,呼出一口气时云雾缭绕,眼中带着几分迷离。

“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叶绍齐先是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将她手中的烟夺过,扔在地上踩灭。

纪可皱眉,作势又准备拿出烟盒。

这回叶绍齐直接把她身上的烟和打火机全部拿走扔进了垃圾桶。

纪可:“……”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大人抽烟?”

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没说话。

“你今天为什么不回叔叔信息,他都找到我这来了。”

纪可垂眸,没什么情绪波动:“他说什么了?”

他打开微信聊天页面,将手机递给了纪可:“自己看看吧。”

纪可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划动着,面无表情地回了句信息过去。

“喂喂喂,快回答我,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

“去年。”去年父母闹离婚的时候。

贺许经过这个小角落时恰好听见说话声,他朝里看去,纪可低着头,一副情绪不太好的样子。在他这个角度看,她像是被欺负了要哭出来一般。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头,收回视线后便走了。

“我上次撞见了一个长得可好看的女生,这两天也问清了名字班级,就差联系方式了。”说罢他还一副骄傲的样子。

纪可走至栏杆边,轻靠着挑起眉,饶有兴趣地问道:“说来听听。”

“孟繁星,女,十六岁,高一四班班花,成绩未知,追求者无数,无对象,字好看,完毕!”

纪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还知道她追求者无数啊?”

“做人要勇于尝试!”

纪可:……

温热的晚风拂过她的脸颊,她闭上眼,风扬起了她的些许发丝,耳边除却嘈杂声,只剩下风拂过耳畔的声音。

“我先回去了,过会儿再来。”

纪可没应,只是缓缓睁开了眼,转身那一刻贺许正好准备进教室,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两秒,最终还是她先移开的目光。她往嘴里塞了一片口香糖,嚼了好几下,盖住了口里的烟味。

他好像看什么都是漫不经心的,就只是那平平淡淡的一瞥,仿佛世间一切都入不了他的眼。纪可还没有见他笑过,一次都没有。但是在她的心里,贺许应该是那种幽默风趣的人,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事始终上心。

她回到了座位上,开始撑着脑袋发呆。

接下来的两节课老师都没有来,今晚全校教师都去开会了,毕竟刚开学不久,要交代的事情也会多一点。

纪可回头看去,男孩正趴在桌上闭上了眼睛昏昏欲睡着,耳朵里依旧塞着耳机,MP3放在了抽屉里,头顶上的吊扇旋转着扬起来的风将他的头发吹得有些乱糟糟。

他好像时时刻刻都在听着他那MP3里的歌。

她悠闲地盯着窗外那颗大樟树,随后又自讨没趣地随手扯出一张被撕过一半的纸,落笔就是那两个字。

贺许。

不知不觉中,那半张纸写满了这两个字。

她的呼吸有片刻停滞,双颊爬上一抹可疑的绯红,胡乱地将纸塞进抽屉后,羞涩地趴在了桌上。

“我这是怎么了啊……”她用只有自己才可以听见的声音轻轻嘀咕了一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