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chapter 19

纪可听了脸一红,眨了眨眼愣是懵了一会儿。

“你放心,冻不着我。”

他笑了笑,也没太在意,将手机灭屏后放回了书包里,接着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下午上课需要的课本,翻开摆在桌上。

纪可侧着脑袋瞧他,视线落在他那张好看的脸上,又逐渐向下,停在了他脖颈上凸起的地方。

怎么会有男生的喉结生得这么性感!

纪可看得出了神,此时班长路过,正一脸八卦地看着她。

“纪可你看什么看那么入迷呢?”

她瞬间回过神来,吓得声音都在颤抖:“没……没看什么。”

偏偏这个时候贺许还开口打趣:“要是你听课的时候有这么认真班级第一非你莫属。”

“哎呀!”她羞得转过了头,没再看他。

话音刚落,上课铃响起,下一刻,李老师便拿着教科书和水杯迈进了教室门,班里顿时安静下来。这节恰好是英语课,没什么人敢在英语课上造次。

李老师清了清嗓子,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向大家问了声好,说清楚了今天的上课内容。纪可没仔细听,脑海里不断浮现刚才发生的场景。

一节课下来,纪可困得有些迷迷糊糊,却硬是勉强撑着身体坐正。余光瞥着一旁的贺许,他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大家都翻页了,他的课本还停留在标题那一页。纪可叹了口气,伸手给他的课本翻了几页,指尖轻轻点了点目前为止讲的地方。

贺许有些木讷地起头看向她,微微点了点头,幅度很小。那一瞬间,纪可对上了他的双眸,清清楚楚地看清了他眼中的那一抹淡淡的忧愁。

怎么说呢……看上去还挺可怜的。

纪可抿了抿唇,脑海里正运行着一项大工程。思来想去,她也没想明白贺许到底是怎么了。

下课铃一响,班里的那些男生就窜出了教室,纪可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一旁贺许依旧是沉着一张脸,一副正在想事情的模样。她仔细看去,这才发现,这人竟然在发呆。

他竟然也会发呆!

贺许双目有些失神,盯着课本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她起身伸展了会儿身体,瞥见前排班长正全神贯注地解着数学题。因为天气有些冷的缘故,纪可手指冰凉,她搓了搓手,塞进了口袋,不知是触碰到了什么,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拿出来一看,竟是一颗阿尔卑斯糖,还是最甜的那种原味。

纪可一向不喜欢吃糖,也不知道是谁将这颗糖塞进了她口袋里。索性将这颗糖给贺许吧。纪可这般想着,身体也十分诚实,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向贺许伸出了手,手心里静静地躺着一颗阿尔卑斯糖。

“贺许,这个给你,吃糖心情会变好。”纪可喊了他一声,这才见他抬起头,拿走了她手心上的那颗糖。

“谢谢。”

纪可眉头一挑,坐了下来,饶有兴趣地弯了弯唇,开口:“你怎么了?说来听听。”

贺许还是没开口,他低着头撕开了那颗糖的包装袋,将糖塞进了嘴里。她本以为贺许是不会说的了,就在她准备转移话题的那一刻,他开了口,语气平平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下周一有场球赛,但是我没什么信心,对手太厉害了。”

她先是有些惊愕,沉默几秒后,她拍了拍贺许的肩膀,“不就是个球赛吗,努力就好了呀,”纪可声音轻轻的,如同羽毛一般在他的心上挠痒痒,“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为你加油鼓劲!”

纪可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去安慰他的,看他那副郁郁寡欢的样子,她看着心里也不舒服。他不开心,纪可也开心不起来,心里还有些堵得慌。

“有你这句话我突然感觉有动力了。”

贺许嘴角高高扬起,显然心情好了许多。他咬碎嘴里的糖,甜味弥漫着整个口腔。

这也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一颗糖可以这么的甜。

纪可咧嘴笑了笑,将英语书放在了他桌面上,手指指了指上面的笔记。他点头,但还不打算动笔。

纪可感受到身旁那炙热的视线,忍不住看了过去,才发现是他正盯着自己。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还有糖吗?”

纪可:“……”

摇了摇头,她也有些困了,刚趴下没多久上课铃就不合时宜地响起。纪可的起床气一向很大,眉间染上几分戾气,她略感不爽地皱眉,见走进教室的是历史老师,下一刻便又重新趴了下来。

贺许也不是很喜欢上历史课,因为这老师特别喜欢和学生说一些和课堂无关的事,一说就是半节课。索性和纪可一起趴在桌上睡会儿,然后这一排就倒下了两个人。

……

短短的一节课时间,纪可做了一场梦,那场梦似乎很长很长,长得就像是一个人的一辈子。

梦境里,纪可过着平静的生活,但却好像少了些什么。记忆中的那个男孩从未出现过,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世界里。

梦境戛然而止,纪可被惊醒,神色染上几分惶恐。她转头看向一旁,贺许安安静静地趴着,好像是陷入了熟睡中。

抬眸看了眼墙上挂钟的时间,还有几分钟就到下课时间,纪可呼出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纸巾,随即擦了擦自己手上的冷汗,可还是有些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一下课,纪可便翻桌子去了厕所,贺许还没睡醒,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他。

路上正好碰见了那个令她十分厌恶的人。

孟繁星亲密地挽着她那好朋友的手臂,走在了纪可身前,特意回过头来朝着她眨了眨眼。

阴阳怪气的,看得纪可很想给她用上之前散打教练交给她的所有招式。

从厕所出来,纪可轻甩着手上的水珠,路过六班门口,朝里看了一眼。叶绍齐好像是在和人争辩,手上拿着一张纸,面色有些红润。仅此一眼,就被他给捕捉到了。

纪可刚想走,就被他给喊住了。只见叶绍齐从后门那跑了出来,许是没想到外面有这么冷,所以身体有些发抖。

“做什么?”

“我给你发信息你老是不回,”他抱怨了一句,“马上就是孟繁星生日了,我想送她一份生日礼物,就是不知道送什么好。你也是女生,所以我来问问你。”

见他一脸期待,纪可也不忍心就这么直接拆穿孟繁星的真面目,就随意说了几个女生喜欢的东西给敷衍了过去。

还没走几步,她就远远地看见孟繁星站在五班门边,一副等人的模样,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纪可已经很努力地装作没看见她了,却还是被喊住。

说实话,纪可是真的不太想搭理她。手上被塞了两封邀请函,下一刻便听见她说道:“这个星期天是我生日,麻烦姐姐赏个脸,来给我捧场呀,”她顿了顿,盯着另一封邀请函继续说,“还有一封是给贺许的,姐姐身为贺许的同桌,就麻烦姐姐帮我给他啦。”

她特意将“同桌”这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虽然不太愿意,但纪可还是照做了。当贺许拿到那封邀请函的时候,纪可脸色不太好看。

这次纪可要是不去参加孟繁星的生日聚会,谁知道会被其他人骂成什么样。刚才她可是当着挺多男生的面将邀请函塞给纪可的。

“你去吗?”纪可问道。

“你去吗?”他反问。

“去吧,反正周末也烦得很。”

他背靠在后桌桌沿上,舌头顶了顶上颚,说:“行,我也去。”

这下纪可更郁闷了,她叹着气转过头,看向了窗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