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chapter 18

“纪可。”

她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嗯?”

“我怎么感觉你变了呢。”

起初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点了点头,“哦”了声。见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纪可疲惫地掀起眼皮盯着他看。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感觉你好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魂不守舍。”语气带着几分抱怨。

纪可闻言下意识皱了皱眉,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有些不明所以,见他那副模样,便问:“变了吗……我也不知道……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

叶绍齐垂眸叹了口气,她开始说胡话了。

先前发生过的事在他的脑海里又重新捋了一遍,纪可变成这样好像是从高一开学那会儿开始的。

“你不会喜欢上谁了吧?”

她本来已经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听到这话愣是被惊醒。

“才……才没有!”

叶绍齐一脸不信,倒也没拆穿她:“行吧行吧,你好好休息,记得按时吃药,我回家了。”

她轻声哦了句,完全没从刚才的状况下反应过来,心脏依旧跳得飞快。

许是有些恼羞成怒,纪可翻了个身,双腿不太高兴地蹬了又蹬,这才作罢。

没过多久,困意便再次袭来,纪可很快便哈欠连天,脑袋在枕头上拱了拱,睡了过去。

……

此时,嘉恒一中篮球场。

虽是阴天,风却挺大,刮得树叶“沙沙”作响,落在地上的树叶随着风微微盘旋着,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寒意。

场内,贺许只身一人,手中运着球,眉头紧锁,神情却不见一丝慌张。突然身体悬空跳起,篮球被投进篮筐中,球与篮筐摩擦,随后沿着筐缘滚动了一小圈,这才落在地上,发出“咚”的声响。

可他还是不满意。

最近学校打算举办一场篮球赛,嘉恒一中高一部对上隔壁育英六中的高一部,以此类推。

说是什么为了促进两校学生友好关系,时间定在了下周一。那天两校学生除了高三以外都不用上课,但又不能离校,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学校里看篮球赛。

贺许早在前一段时间便进了校篮球队,但他先前可没有受过什么专业的训练,一些技巧他还是没有运用自如,有些生疏。

所以,这段时间他都会在放学后一个人跑到篮球场上训练。

他早便听闻隔壁育英六中有那么一些人,虽然成绩不是很理想,但篮球倒是他们的特长,尤其是他们那些人中领头的那个。

好像是叫……沈曜。

他的名声可不大好听,做过的混事可都传遍两校了,那学院论坛上三天两头就会出现他的名字,还一次比一次劲爆……

贺许可不想招惹这种人。

“呼……”贺许身体轻轻一跃,篮球再一次地被投入篮筐。他垂眸瞥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球被装回袋中,贺许拎上包,左手提着球袋,出了篮球场。这个时间点嘉恒一中的学生也几乎走光了,只剩下因为老师拖堂所以刚刚才放学的一小部分学生。

微凉的风卷起落叶,停在了贺许脚边。

回到家时,贺许将手上提着的球袋随手放在一边,有些无力地躺在了沙发上。厨房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女人的说话声随之传入贺许耳中。

“小许回来了啊,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再等等。”

贺许没应,闭眼眯了会儿,用过午餐后才回了房间。他的母亲在很早之前就去世了,除了一张照片外什么也没留下。父亲也在不久后娶了另一个女人,贺许就这样被无情地扔给了他的姑姑。

上午数学课老师留了几道题,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将它完成。

他端起左手边的水杯,仰头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喉结有规律地滚动着。右手两指尖正玩转着一支笔,眼前数学题难度系数较大,贺许眉头微蹙,显然是被这题给难倒了。

“已知数列an的前n项和为sn,满足……”贺许从一旁扯出一张草稿纸,下笔写了好几个复杂的公式。

“叮咚”一声,他看向了声源处。手机屏幕亮起,但又很快熄灭。另一边似乎很为难又有些犹豫的样子,隔了将近两分钟才将下一条信息给发送过来。

贺许想着先做完眼前的数学题再回信息,所以就这样任凭手机连续响了好几次,最后归于平静。

“小许啊,时间到了,该去学校了。”

贺许边收拾东西边应了一声好,视线朝墙上移了移,瞥了眼挂钟的时间,也顾不上回信息,拿上手机背着包就出了家门。

按理说这么近的距离步行去学校就足够了,可偏偏他姑姑还给他买了一辆最新出的山地车。

他背好书包,拍了拍车座,坐了下去。因为快要迟到了,所以车速挺快的。到校门时却意外地看见了纪可正慢悠悠地朝里走着,看上去一点都不慌。

贺许:……

“要迟到了诶,你不走快点?”贺许突然骑车停在纪可身旁,倒是把她给吓了一跳。

纪可吸了吸鼻子,站得离他远了一点,摇了摇头:“急什么,这不马上就到了?”

自从上次发烧之后,纪可的感冒就一直没好,嗓子像被什么堵着一般,咽个口水都不舒服。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眉心作痛。

他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车龙头方向一转,朝着停车场去了。纪可扭头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随后感到了莫名的心虚。

微凉的手指轻轻拂过鼻尖,纪可加快步伐,进了教学楼。不得不说,贺许速度还挺快,她才刚回座位没多久,就见他背着个包跑进来了,额间出了一层薄汗。

贺许拧开水杯杯盖,仰头喝了几口水,视线一转,恰好发现纪可正盯着他看。他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丝的嫌弃。

一张纸巾被放在了他桌面上,纪可的声音传入他耳中:“擦擦汗……”

“……”

贺许轻咳了几声,方才嗓子突然有些痒,像是被羽毛给挠了挠一般。看了眼时间,离正式上课还有个十分钟,他从包里拿出了手机,微信页面多了七条信息,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点进聊天框,贺许眼神柔和了许多,没一会儿便笑了出声。

纪可偷偷看着他低头打字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不会是在和之前和她一起回家的那个女生聊天吧?他们之间那么亲密,不会真的是他女朋友吧……

她闷闷地叹了口气,自顾自地摇了摇头,无精打采地趴在了桌上,没敢再想这些事情。

“你怎么了?一见到我心情就不好啊?”

再抬眼时,纪可便对上了他笑眯眯的眼睛。

“才没呢……我只是……感冒没好不太舒服……”

他闻言起身,将窗户关了个严严实实。

“那可不能冻着我同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