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chapter 17

晚上十点半左右,纪可洗漱完回房间,一打开手机,屏幕上便弹出一大堆微信消息,全是来自叶绍齐一人。

见他发了那么多条,她也没那个耐心去一一翻看。

K:【干什么?】

叶绍齐:【只是想和你聊聊天。】

K:【不聊。】

另一边直接拨了个电话过来,她“啧”了声,点下了接听键。她语气不太好:“有事快说。”

“就是孟繁星……她……”叶绍齐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到重点。

纪可没那个耐心,便打断了他:“明天说。”

电话被挂断,他一脸懵,反倒是纪可不想再听他讲任何与孟繁星有关的事。

这人城府很深,时时刻刻都在算计,和她接触多了,怕是会变成和她一样的人。虽然纪可嫌弃他,但也不希望叶绍齐再与这种人有过多交流。

还没来得及退出微信,她便收到了贺许发来的信息。一句简简单单的“在吗”,纪可弯唇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下一刻便猜到了他找她是什么原因。

果然是问英语作业。

但是纪可并没有带回来,他也只好作罢,之后两人便没再聊。她转念一想,点进了他的朋友圈。

前些天更新了一条,是他带着之前那只流浪猫去宠物店洗澡的照片,那只小猫站在缸里,眼睛睁得大大的,没有丝毫恐惧,脏兮兮的身上湿了个透,让人看不清毛色。

她突然也好想摸摸它。

退出微信后,纪可看向了一边的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只用过几次的打火机,她从抽屉里翻出烟盒,按动了打火机。“噌”的一声,昏暗的房间瞬间被火光照亮了一片天,但又很快熄灭。

纪可走出房间,站在了阳台窗前,隔着一层薄薄的纱窗,她都能感觉到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寒冷。明明才是十一月,可能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的温度估计算不上什么,但对于她来说,如今已是寒风刺骨,不仅仅是全身发凉,心也开始凉。

冷风“呼呼”地吹刮着,她缓缓吐出一口白烟,咳了两声,窗被打开,烟灰抖落在窗外,很快便消失殆尽,随着细碎又不可见的雨点一起,埋入尘土之中。

客厅处的那台电视机已经蒙上了一层薄灰,还记得上次打开也是在一个星期前了。

纪文勇平时不怎么回家,在公司忙完之后直接去他另一栋离公司近的别墅住着,而罗盈旅游去了至今还没回来。

许是寒风吹得有些冷了,纪可轻咳两声,掐灭了烟。

一番翻箱倒柜后,她这才找出了那个许久未碰的遥控器,随手捻起抹布擦了擦电视机上的灰尘,几秒钟后,电视屏幕亮了起来。

还是那个纪可不喜欢的新闻频道,她沉默几秒,换了台。电视里女主角站在雨中抹着眼泪,模样看上去狼狈不堪。

而此时的纪可坐在沙发上揉着眼睛。

不得不说,这种庸俗老套的剧情催眠效果绝佳。

她也有了困意,但她并不是很愿意挪动自己的身体回房间。

“……你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求你了……”电视里女主角撕心裂肺地喊着,纪可打了个哈欠,身体微微动了动,凉意早便找准时机迅速地窜进她的身体里。她随手扯过一旁的薄毯子,裹在了自己的身上。

……

第二天醒来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晚,电视机也就这么开着,现在正放着早间新闻。纪可双眉紧皱,脑袋像是要裂开了一般泛着疼,喉咙也如同火烧,致使她一时半会儿还说不出话。

洗漱台的镜子前,她摸了摸自己略微有些惨白的脸,叹了口气。左手缓缓抬起,有些无力,手背轻轻贴在了额头上,几秒后,她开口说了句:“好像……发烧了。”

她用冷水冲了冲脸,洗漱完后回了房间,一进门冷风拂面,她的身体微微发抖着,正眼瞧去才发现窗户没有完全关上,留下了好大一条缝隙。

关上窗后,纪可钻回了被窝,脑袋发昏,有些头重脚轻。她强忍着不适感给叶绍齐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K:【帮我请个假呗。】

叶绍齐:【?】

叶绍齐:【你又怎么了?】

她朝里缩了缩,对着手机屏幕咳了几声。

K:【生病了。】

叶绍齐:【又生病了?】

她皱眉,细细想了想,自己也没有生过几次病。她嫌打字麻烦,直接发了条语音过去,叶绍齐一点开就被吓了一跳。她似是有些不耐烦,以至于语气冷冰冰的:“问那么多做什么,给老子去请假。”

另一边很快便回了一个“OK”的表情包。纪可嫌弃地看着屏幕中特别大,还闪闪发光的表情包,明白了什么叫,土到极致就是潮。

她将手机随意丢在一边,便合上眼没再理会其他的事。

这天是阴天,天气微微凉,没下雨也没有出太阳。之前纪可给叶绍齐发信息时,他正吃着早餐,为了回她的信息他还特意躲回了房间。

毕竟自己亲爱的母亲十分不喜欢纪可,但凡他提到与纪可有关的一切,她便没什么好脸色,沉着脸让他闭嘴。

为了帮她请假,他冒死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喊了声“报告”,本以为见到的会是刘娥,结果找了一大圈也没见她的身影。

里座的一位女老师探出头来,食指指节顶了顶眼镜框,说:“你找哪位老师?”

“刘老师在吗?”

“前两天刘老师被撤职了哦。”

叶绍齐回想了一会儿当时发生的事,也没觉得多惊讶,便接着问:“那老师你知道五班班主任是谁吗?”

女老师眼睛顿时亮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来帮纪可请个假,她生病了。”

“好的好的。”

女老师叫秦钰,看上去年纪不大,人也挺和善,主要是长得漂亮,像是从江南水乡里走出来的人儿。

她不太熟练地翻出了花名册,找了一圈才找到纪可的名字,提笔在前面写了个小小的“请假”。

出于关心,叶绍齐中午一放学便朝着纪可家去了,那辆山地车被停在一边,没来得及锁。他迅速按好电梯,很快便敲响了她家的门。等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他一抬头便见到了纪可那张惨白的脸,差点被吓一跳。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气,不算很难闻,但他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生病还喝酒?”语气带着谴责。

“头痛,睡不着。”

纪可微闭着眼,懒洋洋地迈着步子坐在了沙发上,脚一蹬,踢翻了一个酒瓶,酒瓶倒地发出“哐当”的一声。

叶绍齐伸手抓住她的手腕,试图将她从沙发上给拉起来,但纪可不肯,就是不愿起身。她向左侧移了移,地上还放着几瓶未开盖的啤酒,她微微睁开眼,伸手想要够到离手边最近的那瓶啤酒,可下一秒就被他给拿走了。

“喝个屁。”

纪可:“……”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纪可嫌弃地拍开他的手,叶绍齐一脸黑线,丢下她进了房间找药箱去了。像药箱这种东西纪可一般都是放在衣柜的最下面一层,他红着脸从里面翻出了一盒退烧药。

当一杯药放在她面前时,纪可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推开了。

“喝、个、屁。”

叶绍齐暗骂一声,抬眸便见纪可正对着他弯唇笑着,笑里带着几分狡黠。

“老子不伺候你了。”

纪可撇撇嘴,这才乖乖坐起,端起杯子皱着眉喝了下去。一杯退烧药入腹,她舒服了许多,不知是心理反应还是药效发作,此刻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纪可。”

她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嗯?”

“我怎么感觉你变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