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chapter 16

“总有天晴的时候,星星……会出来的。”

纪可闻言僵硬地扯了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粉唇轻启:“但愿如此吧”。

叶绍齐侧着头看她,不经意间皱眉。她依旧仰头望着天空,只是眼里的光黯淡了几分。

“挺晚了……要不我送你回去?”

她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不开心?”说罢,许是他觉得此番情景有些不合时宜,便又补了句:“今天都怪我,不该让你陪我来的,实在对不起。”

“没怪你,没事。”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纪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倒是让他更怀疑了,毕竟她性格就是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愿意说出口来。

他额间冒出了点汗,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略微有些吃力,开口说道:“你肯定怪我了!”

纪可翻了个白眼过去,不想再搭理他,干脆走远了点,叶绍齐会错了意,这下更加确定她生气了。

“……”

隔天是周一,为了防止刘娥又碎碎念,纪可倒是特意起了个大早,到教室时嘴里还叼着个包子,校服被她随意地搭在手臂上,她还不打算穿上。

贺许的位置还是空着的,看样子还没来。最近这段时间他总是掐着点到,急急忙忙的,也不知是起晚了还是怎么的,做事总是心不在焉,纪可总觉得他最近怪得很,自从出了成绩之后,贺许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颓废。

果不其然,又是踩着点进的教室,见他眼底发青,一脸倦意,多半是熬夜了。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他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随后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说道:“昨晚打游戏,队友太菜了,玩到挺晚的。”贺许从书包里拿出了英语练习册,黑眸转向了她,意味很明显。

纪可:“……”

“真是服了你了。”

他笑着接过练习册,道了声谢,转头便开始奋笔疾书。

其实刚才有那么一瞬间,纪可的心猛地一颤,她在害怕,害怕他会因为送自己去医院耽误了考试,导致没考好而怪罪她。

“贺许……你会不会讨厌我?”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贺许只听清了前面两个字。握笔的手顿了顿,他开口:“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快点抄,我要交了。”她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去问第二遍。

贺许点头,手上速度快了一些。

很快铃声响起,升旗时间到了。贺许合上笔,替她将作业交好,便搂着班长的脖子笑嘻嘻地出了教室,嘴里念念有词,似是在聊着什么有趣的话题。

纪可一出门便看见孟繁星乖巧地站在不远处的栏杆处,像是在等人。

四目相对,孟繁星嘴角扬了扬。

她是在等着纪可。

孟繁星欣喜地走来,亲昵地挽住了纪可的手,脸上虽笑着,但怎么看都像是在皮笑肉不笑,也不知道她在算计着什么。

纪可礼貌地朝她笑了笑,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但她攥得挺紧,也只好作罢,任凭她挽着。

“姐姐,我就猜到姐姐没朋友,所以我就特意来陪姐姐啦!”

她许是还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又或是故意这么说。纪可面色沉了几分,也没太想和她计较。

开始两人还是正常地走在路上,没过一会儿孟繁星便开始刻意绕远路,纪可不解地望向她,看样子她一定是想对自己说些什么了。

待到几乎没人的时候,孟繁星这才收回了笑容,开口:“姐姐手上的伤快好了吧?”

纪可没多想,只是稍微多了些警惕。她点了点头,孟繁星便继续说着:“拳头落在肚子上一定很疼很疼吧?”说罢,她还轻笑了两声。

只是这笑里,藏满了讽刺。

纪可瞳孔微缩,有些惊愕。她本以为是那些混混记仇,竟没想到这事竟是眼前这个在人前软软弱弱,乖巧可怜的人一手策划的。

纪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也没有招惹过她。

“理由呢?为什么这么做?”

孟繁星彻底撕下伪装,咬牙切齿,字里行间处处透着恨意:“我要你离他远一点。”

“他?谁?”

“自然是贺许。我要你离他远一点!”

她皱眉,心想这人是不是想多了。就算她再喜欢贺许,也不会去干涉他的生活,两人除了平时同桌之间的日常交流外,私下几乎没有聊过,倒是他有时候会找她要作业参考参考。

再说了,她不是整天和叶绍齐待在一起?

纪可看她的眼神里多了几分猜疑,耐人寻味。

“我和他可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只是单纯的同桌而已……仅此而已。”纪可弯唇扬起一抹玩味的笑,说道:“倒是你,打算怎么和叶绍齐解释?”

“关他什么事?他就是个舔狗而已。”

田径场里,班长正管理着班级,纪可瞥了他一眼,站在了队伍的最后。

“纪可!你怎么又来这么晚?”叶绍齐隔着好几列人扯着嗓子喊了她一句。

寒风拂过众人脸庞,她缩了缩脖子,纤细的手指捻起拉链头,将它拉到了最高。另一边的叶绍齐以为她没听见,接连喊了好几声,惹得纪可瞪了一眼过去。

“闭嘴,吵死了。”

她还在努力消化着刚才孟繁星说的那番话,还在思考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叶绍齐这个傻里傻气的家伙。

之前那些混混常年混迹街头,纪可有时路过,还撞见过他们抽着烟,拉着个小姑娘不松手,嘴里说着浑话,将白烟吐在小姑娘脸上。

其实纪可的手已经恢复如初,就是留下了一条不算太长的伤疤,但却挺大,看上去有些狰狞。

纪可眸子垂了下去,浑身戾气重了不少。这天晚上,那些混混差点躺着进医院。

完事后,纪可像是嫌脏似的拍了拍自己的手,站在倒地不起的混混身边,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他们,如同看待一群蝼蚁一般。她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在一闪一闪、忽明忽灭的路灯灯光下,显得格外的高傲。

“你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其中一人捂着肚子撑坐起,瞪着她,怒斥道。

“王法?”纪可笑了。

她微微抬脚,毫不犹豫踩在了那人的手臂上,力道很大,似是要将他的手踩碎。

“和我谈什么王法?”她听着那人的惨叫声扬起嘴角,接着说:“记住,不该惹的人就别去惹。”

免得引火上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