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chapter 13

细细想来,纪可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过贺许了,自从那天她受伤后,他就像是在刻意躲着她一样,就算纪可专门站在路口等他也见不到他的人影。

这次期中考一共历时三天,除了第一场语文之外,纪可全部缺席了。周四那天只有嘉恒一中的学生要留在学校听老师讲卷子,倒是对面的育英六中放了一天假,专门给老师改卷。

这天,纪可穿上了另一件校服,打着哈欠进了教室。上次那件校服被那些人用刀给划破了,之后就可怜巴巴地被她扔进了垃圾桶。

贺许估计也是刚来没多久,此时他正吃着早餐,还……补着作业。

“英语写了吗?”

纪可闻言只想笑,眉眼弯弯,笑意牵动嘴角,开口说道:“手断了,没写。”

他的视线落在了她垂下的右手上,不由得皱了皱眉,开玩笑似的打趣着,面上带着几分浅浅的笑意:“这辈子都握不了笔了?”

她笑着点头说“是啊”,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右手轻轻放在了桌上,但难免还是会扯着伤口。她下意识将手伸进抽屉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纪可这才想起来她之前拜托叶绍齐帮她把书给带来,只是现在还没见他人影。

百无聊赖之际,贺许手上笔没停,问道:“这几天怎么不回我信息?”

纪可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我不知道你给我发信息了……那个手机被摔得不能用了,还没来得及去买新手机。”

贺许闷闷地哦了一声。

“老师来了叫我一声。”说罢,纪可已经趴在了桌上,眼睛闭上,看上去似乎很困很困。

刘娥一般不会在早读的时候来教室的,除非第一节课是她的数学课。很不巧的是刘娥抱着一叠数学试卷踏进了门,纪可还没有完全睡着就已经不能再睡了。

果不其然,刘娥一进教室就死死盯着纪可看,眼里还透着几分显而易见的厌恶,多半是怪罪她这次没去考试,拉低了整个班级的平均分。

“纪可等会儿下了早读来我办公室一趟。”

又要去喝茶了,她叹了一口气,趴在了桌上。

另一边叶绍齐抱着纪可的一摞书站在了高一五班后门处,见台上刘娥已经来了,此时也不敢光明正大地走进去,只能拜托坐在门边的同学帮忙把书给传进去。

“你们班抓这么严做什么,整个高一就你们班这么早上早读课。”临走前他还得和门边的同学抱怨两句。

贺许见纪可还在睡着,顺手便将她的书给放进了她抽屉里,动作放轻了不少。

倒是刘娥在专心改卷,没太注意台下的动静,纪可这才好好地睡了一觉。昨晚失眠一整夜,她盯着天花板看,困意袭来,但却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又加上右手臂伤口那正涨涨地疼,愣是到了凌晨三四点才堪堪睡去。

办公室里,纪可打着哈欠站在刘娥的办公桌前,她低头改着数学试卷,半天不说话,像是在等着纪可开口。

良久之后,纪可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种站姿了,刘娥这才收起试卷,放下了笔,质问道:“为什么不来考试?”

“手受伤了。”

“你在家里待得好好的,手还会受伤?”刘娥显然不信,此时她说话声音大得使办公室里其他老师纷纷侧目。

她说话的语气实在是让人喜欢不上,站了这么久,又加上自己被莫名其妙骂了一顿,纪可也没什么好心情了。

“要我拆开绷带给你看?还是要我给你现场演示一遍我是怎么受伤的?”

“你就是这样和老师说话的?”她显然被气得不轻,桌子都被她拍得震了震,“你什么态度?你还有点学生样吗?你干脆退学算了,还读什么书?这么重要的考试都可以不去,像你这种废物不配待在我班上!”

纪可忍无可忍,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你对我说话又是什么态度?作为一个老师,用言语辱骂学生,像你这种人也配当老师?”

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并且正准备敲门喊报告的叶绍齐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也顾不上什么了,随意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他的班主任还没来,现在整个办公室里也没几个老师,见刘娥那副模样也已经习以为常。

“刘老师,纪可她的手是真的受伤了,我可以帮忙作证……”话还没说完,刘娥就瞪了一眼过去,语气十分不爽:“你和她什么关系?她的事用得着你说?”

叶绍齐本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纪可抢先一步:“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关你什么事。”

“纪可你别闹。”

她转身开口:“手机借我。”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照做了。

纪可三两下点开拨号键,瞄了几眼墙上贴着的教育局的电话,接通之后就立刻把刚才发生的事全部一字不差地告诉了电话那边的人。

在留下了姓名电话班级之后,纪可挂了电话,抬头瞥了一眼刘娥,她似乎并不在意,直到纪可拿出口袋里的手机之后。

进办公室之前,纪可特意找贺许借了手机,按下了录音键。她早就知道刘娥的德行,就连她会说什么话她都能猜到一点。

出了办公室,下课铃正好响起。一股冷风迎面而来,瞌睡都吹跑了,她朝着不远处的那颗参天大树看去,所剩不多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地面上已经铺满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这些天的天气似乎都不太好,不是下雨就是阴天,冷风已经连续吹刮半月之久。

“叶绍齐。”

“怎么了?”

“你喜欢太阳吗?”

他没想明白纪可为什么这么问,却还是老实回答了:“喜欢啊。”

“它好久没有出来了。”

像她这样的人,也是会喜欢太阳的,她喜欢阳光照在身上的那种温暖的感觉,能让她短暂地开心一会儿。

叶绍齐侧着脸看她,良久没说话。

远处传来几声汽车鸣笛声,天空乌云密布,又要下雨了。

“完蛋了,我又没带伞!”

纪可后悔极了。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逐渐开始惧怕孤独,她也会开始向往其他人朋友成群,整天嬉嬉笑笑的,无忧无虑,即使烦恼再多也能笑得肆意张扬。

可是她做不到。

就像让她放弃贺许一样,她做不到。

***

第一节课是语文,进教室时老师已经在讲课了,她回了座位,贺许瞥了她一眼,问了句:“班主任说什么了,让你脸沉成那个样子。”

“没什么。”手机轻轻搁在了他抽屉里,“手机还你,录音别删,有用。”

抽屉里有些乱,正好纪可也不太想听课,便开始整理起来。身边的窗还是开着的,贺许见她正忙着,便伸手拉住了窗框。纪可感觉到他已经离自己很近很近了,像是近在咫尺,就连他的呼吸纪可都能感觉到。

她转头,正好对上了他的视线,四目相对,纪可仓皇转移视线,没再看他。

那一刻,心脏像是控制不住一般跳得飞快。

小脸偷偷地红润起来,幸好今天早上她走得急,没有扎头发,要不然贺许看到了一定会打趣她的。

“这窗户是不是坏了?扯半天都扯不动。”

“那是你没找对方法。”

纪可伸手便去扯窗户,贺许的手还没收回来,可偏偏窗户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卡着了,一用力不但窗户没动,她还没坐稳,身体向后倒去。

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纪可人都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贺许用手给拖住了。

“小心点,别摔了。”

声音轻轻的,像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正缓缓撩拨着她的心弦。

“……知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