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 12

伤口挺深,鲜红的血液依旧不断往外流着,那群人围着她站,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仿佛这一切与他们无关。

纪可紧皱着眉,右手手臂疼得发麻,只能用左手微微撑着身子。她本欲站起来,却被其中一人一脚踢中了右边肩膀,正好撕扯到了那道伤口。

她调整呼吸,再次尝试站起,可却因为没了力气而以失败告终。

“哟,还嘴硬呢,道个歉不就完事了。”那人轻蔑一笑,伸手挑起纪可的下巴,她眼神阴鸷,看不出一丝慌张,一向沉着冷静的她此时扯了扯嘴角,下一秒眼前那人便痛苦地嚎叫了一声。

那人的右手腕险些被掰折,他接连后退几步,恨不得现在就把纪可给生吞活剥。其他人见状倒是气愤,眼看就准备动手,身后一声怒喝,众人回头看去。

“住手!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

纪可一抬头便见贺许站在那些人身后,眼神流露出的坚定险些让她以为他是只属于自己的男孩。

眼里刚亮起的光,在下一刻被尽数扑灭。

那些人怕死,一听见“警察”二字,跑得比兔子还快,片刻便没了人影。

她撑着墙缓缓站起,马尾有些松散,她将皮筋一扯,长发散下,无精打采地搭在了肩上。手臂还在流血,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我送你去医院吧。”

她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面对他,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说出话来,只是摇了摇头,有些窘迫地后退了一小步,身体紧贴着墙面。

距离考试开始也没剩下多少时间,她自己是没办法去了,但贺许不行,期中考试对他来说很重要。

纪可捡起之前打斗时不小心从口袋里飞出去的手机,虽然屏幕被摔得有点惨不忍睹,但还是能亮屏。她看了眼时间,又抬眸看了眼站在原地紧锁着眉头的贺许,突然就感觉到了一丝丝难过。

“考试快到时间了,你快去学校吧。”

贺许没理,三两步走至她跟前,轻轻地抓住了她的左手腕,纪可被迫跟着他走。

他停在了自己的山地车前,指着后面新装的车座,示意她坐上来。

反应过来时,纪可已经坐在了他的车后座上,莫名的紧张感席卷全身上下。她还是不太甘心地问:“你真的不要紧吗?还有十分钟就开考了。”

贺许笑着说:“没事,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就在学校前面一点,我送你到医院我就回去。你这伤口得立刻止血缝针。”

纪可弱弱地哦了一声。

这段路有些坑坑洼洼,纪可死死抓住车座,就怕自己一松手就屁股着地了。贺许骑得很快,突然开口,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身上钱够用吗?不够我借你点。”

纪可回想了一下自己银行卡里的几万余额,小声说:“……够。”

这几年罗盈一直会定期给她打一笔钱当做零花,纪可一直存着没怎么用,现在已经存到了好几万。

很快贺许的车就停在了医院大门口,她迅速下了车,不想再耽误他的考试时间。

“贺许,谢谢你。你……你快回去考试吧,我进去了……”

他颔首,看着她进去之后才离开。

***

医院里,纪可坐在诊室的床上,有些害怕地闭上了眼睛。医生反反复复拿着沾了碘伏的棉签在她的伤口上消毒了好多次才准备打麻药,之后便开始缝针。

纪可忍住疼,一直没吭声。缝完针的伤口看上去显得更加狰狞恐怖,丝丝疼痛感从手臂开始蓄力,随后逐渐开始蔓延。纪可眉头紧皱着,迷迷糊糊地听着医生交代的注意事项,有些木讷地点头。

至于嘴角的伤口,医生懒得动手了,便吩咐身边一个护士给她上了药。

她站在路边好一会儿才打到一辆车,回到家用冰袋敷了嘴角好一会儿,淤青才没那么明显。

右手在短时间里估计是握不了笔了,她看着手臂上缠着的绷带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晚上学校并没有安排考试,纪可又毫无疑问地见到了背着书包的叶绍齐。

她特意穿上了一件外套,盖住了伤口。

“又来复习的?”一打开家门便可以见到叶绍齐那副极其欠打的模样。这次纪可侧着身子让他进去,他将书包甩在沙发上,一边走一边问:“还没吃饭吧?我记得我上次看你家冰箱里还有几包速冻饺子,我煮点,顺便蹭顿饭。”

“你家没饭吃?”

“他们聚餐去了不喊我!”

她嘴角微微抽搐着,“啪”的一声,那个蠢货将客厅的灯给打开了,灯光下纪可惨白的小脸越发明显,嘴角隐隐约约可以看出青紫,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我回房间了,你煮好帮我盛出来放桌上。”

***

房间里。

纪可正小力地隔着衣服抚摸着伤口,眼神涣散,盯着手臂出了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兴许是十分钟,又或者是二十分钟,纪可耐得住寂寞,就算让她在一个空房间待上个几天,她都不会嫌烦。

“纪可!”回过神来时叶绍齐已经煮好了饺子,在厨房里喊了一声。她起身慢悠悠地走至他身旁,端走了那盘饺子,拿了双筷子,随后回了房间。

然后叶绍齐就听到了“啪”的一声,门被关上,颇有几分与世隔绝的意味。

窗外又在下雨,像是不会停一般,“沙沙”的雨声掺着风声,天空硬是沉了下来,黑压压的一片,看上去很不舒服。远处传来几声汽车鸣笛声,星星点点的霓虹灯闪着七彩的光,逐渐在雨幕中黯淡下去。

窗帘被拉上,声音小了许多,饺子也凉了不少,可以下嘴了。右手轻轻抬起,略显吃力地握着筷子,好半天才见一个饺子入嘴。

有那么一瞬间,纪可觉得自己特别蠢。

蠢到去喜欢一个那么优秀的男孩。

蠢到无论自己做什么事都要考虑他会怎么想。

蠢到喜欢上一个注定不属于自己的人。

她会在他和别人站在一起时黯然神伤,会在纸上写满他的名字,会在他睡着的时候提起他即将掉下的校服,会在他犯懒时帮他记下考试时间,会趴在桌上偷偷看他,会在墙上偷偷写下自己喜欢他这句话,会时时刻刻想起他……

做了这么多,就仅仅因为自己喜欢他,纪可觉得这样值得,很值。

***

叶绍齐还是知道了纪可受伤这件事,当时两人坐在一块复习,他注意到纪可的右手始终耷拉着,她这才发觉瞒不住,向他说了这件事。

“明天考英语,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不考了。”纪可愁眉苦脸地盯着自己摔烂的手机。

叶绍齐顿时无言,看着她就像是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女儿一样接二连三地叹着气。

纪可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叶绍齐识相地转过身,默背着英语单词,时不时回头偷瞄一眼。纪可正抚摸着手机屏幕,英语书被随意扔到一边,她似是有些困了,眼皮耷拉着。

“你要是困了我就先回去了,早点睡。”嘱咐完这些之后,叶绍齐背上包便离开了。

她家在六楼,向下望去,叶绍齐正骑着他的爱车准备离开,却有意无意地抬头朝楼上看去,正好与她的视线相撞。

他咧嘴笑了笑,招了招手便离开了。

纪可低着头弯唇轻笑两声,又一次地拉上了窗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