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chapter 10

台上老师正讲着与课堂无关的事,台下学生昏昏欲睡,无精打采倒成一片。

贺许又在睡着,这才是上午第三节课,他就已经倒下了两次。她低头盯着课本看着,余光却下意识地瞥向右侧,瞥向了他。

她莫名有些不开心,仅仅只是因为他睡觉时没有将脸对着她这个方向。贺许身上依旧披着他那件校服,皱巴巴的,纪可特别想将他的那件校服丢进洗衣机好好洗一洗。

“去年啊,我和我的爱人还特意……”台上老师还在津津有味地讲着自己的经历,也就只有一小部分好学生在认真听她讲着。

教室也已经有些年头,墙面上总是布满许许多多的小坑,墙皮也脱落了不少,蜘蛛网占据着每一个小小的墙角,教室中间位置的天花板上悬挂着一个已经坏掉的吊扇,开关已经不管用,所以它现在还在转得飞快。

在教室里坐久了就会感到十分寒冷,幸好纪可的校服正安安稳稳地躺在她的抽屉里没有拿出来过。她穿上了校服便趴在了桌上,像贺许一样。纪可的脸正对着他的后脑勺,她眨了眨眼,就等着他将脑袋转过来了。

早上纪可走得急,没有吃早饭,现在胃又开始隐隐作痛。她呼出一口气,左手捂着胃部,不知道为什么,胃一痛,头也跟着痛起来。太阳穴和眉心处正痛得厉害,她瞬间便没了力气,头贴在桌面上,脑袋转向了身旁的那面墙。

墙上似乎还写着字,字迹有些模糊,已经快要看不清。纪可皱着眉仔细地看着,妄想用这种方式来转移注意力。看了半天,她才只看清楚几个字。

……喜欢李……

原来是表白啊。

纪可略感新奇,也顾不上痛不痛了,拿起笔便打算在这面墙上留下点自己的痕迹。可笔已经在手中,却不知道该写什么。

她做贼心虚一般回头盯着贺许看了好几秒,竟感到有几分紧张。他还在睡着,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思考几秒,落笔即是“纪可喜欢贺许”这几个字。

或许是她认为这样做太羞耻,那几个字很快就被划掉,墙面上只留下了一块黑色的痕迹。

身旁贺许翻了个身,脸对着她继续睡着,纪可心中一喜,这才有机会好好地看看他。贺许的眼睫毛很长,如同羽翼一般遮住眼帘,漂亮得像个女生。他的黑眼圈有些明显,可能是经常熬夜导致的,所以他的皮肤也并没有那么好,但却耐看。

纪可又一次趴了下来,脑袋埋进手臂里,偷偷地盯着他看。

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

“现在全班齐声朗读一下这一段历史故事,都别睡了。”台上老师看样子是讲完了自己的经历,终于回归正题,开始讲课。

贺许似乎没听见,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他没动静,便推了推他的手臂,他坐了起来,满脸都写着不爽。纪可看过去,他翻开的课本上多了一摊水渍,见他正擦着嘴,纪可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这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

纪可摇头,笑得没了力气。他黑着一张脸,嫌弃地用纸擦拭着被自己口水润湿的课本,模样甚是好笑。

“看样子你建立的完美形象彻底崩塌了。”

贺许瞪了一眼过去,随后拧开保温杯的盖子仰头喝了一口热水,“咕嘟咕嘟”几声后,他才开始盯着课本开始朗读那一段文字。

她打了个哈欠,看向了窗外。窗户明明是紧闭的,纪可却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凉意正席卷而来,北方的天气真是要命,热的时候走到哪都感觉是在汗蒸房里,冷的时候可以被冻到哆哆嗦嗦半天都说不出话。

那个吊扇像是没完没了一般转动着,原本坐在吊扇底下的学生纷纷受不了搬上凳子都坐到了前几排,恨不得远离自己的座位。

纪可只想坐在这里,只想坐在他身边。每天能够见到他,能够听见他说话,即使他不会属于自己,那也心满意足了。

***

周一是期中考试的时间,上午只考语文这一门科目,所以纪可有足够的时间去好好休息。贺许成绩还算挺好,这次期中考被分到了第五考场,而纪可在遥远的第十三考场。

这天早上便开始下雨,一天都没打算停,空气变得湿冷,风吹在脸上涩涩的,冰冷刺骨,整座城市都笼罩在阴暗的氛围里见不到一丝阳光。

考完语文已经是中午了,纪可站在檐下,手里拎着一把伞,想要等人少了一点再走。本以为自己今天是见不到贺许的,可她却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那边路灯下站着一个女孩,她撑着伞低头看着脚尖,也没注意到贺许已经走了过来,站在了她面前。他伸手捏了捏女孩的脸蛋,女孩意料之中地被吓了一跳。

他好像在笑。

似乎笑得很开心。

这一刻,纪可收回视线。

她不想再看下去了。

那女孩将伞收了起来,躲到了贺许的伞下。贺许将她手中的手提袋给拿了过去,左手提着,右手撑伞,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朝着校门去了。

纪可轻咬着下唇,叶绍齐正推着车从她身边经过,孟繁星站在他身旁,她先是对上了叶绍齐的眼睛,却又很快错开视线,她不想被他看出端倪。

倒是孟繁星注意到了她,撑着伞便朝着纪可走来。

“你是纪可吧?之前我在学院论坛上看到你的名字了。”

纪可没什么情绪地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抬起视线,平静地看着眼前的孟繁星。

“我对你挺感兴趣的,能和你交个朋友吗?”

眉头微微蹙起,纪可不是很明白她想做什么,但见她已经向自己伸出了右手,她便回握过去。

“行啊。”

叶绍齐似是没看明白身边两个女生有些迷惑的行为,但还是认认真真地对孟繁星说:“她是我发小,从小一起长大,人还挺好说话的。除了平时脾气臭了点,没什么太大的缺点。”

纪可闻言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小子说话给我注意点。”

“你回家吗?”

“嗯。”

“那我们一起走,顺路。”

“不了,我待会儿到校门口就打车回去,好冷。”

纪可撑开伞,孟繁星见她的伞大,便挤了过来和她撑同一把伞,所幸雨不是很大,两人肩膀上都没有淋到雨。

“你语文考得怎么样呀?”孟繁星开口问。

在纪可再三确定她是在对自己说话后才回答:“还行,就是古诗词默写好像错了一道。”

孟繁星又转过头问另一边默默推着车走的叶绍齐:“那你呢?”

“我文科一般般,这次勉勉强强吧。”

她似是有些颓废,叹了口气:“我这次感觉考得还没上次好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