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地行参的老皮

  • 我有亿万年寿命
  • 宛若初痕
  • 2194字
  • 2020-04-26 18:30:31

“去你的。”

曲洛瞪了他一眼:“你别乱讲话,你才被大妖盯上了。”

“是真的。”

蒋礼严肃道:“我听人说过,大妖之血有灵,隔着万里都能感知道。

楚州曾经有个统领,误触了大妖之血,结果进入妖域的时候,被大妖伏击至死!”

“真的假的。”曲洛听着有点瘆人:“你别吓我,有这么邪乎?”

“是真的。”江昀点了点头:“我也曾经听说过,只不过那人触碰到的是大妖的精血。”

“我这应该不是精血吧。”

曲洛看了一眼圆坑,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有些心惊肉跳的。

“管他呢。”

想了想,曲洛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摆了摆手:“几百年前的大妖,说不定已经死了。

你没看墓志铭上,说擒大妖于此,那种人物出手,这大妖还能活下来?”

“也难说。”

江昀板着脸,认真的说道:“我看你最好还是小心点,最好找个风水大师感受帮你掩盖一下气息。

说起来风水大师我正好认识一个,就是价钱有点贵,不过咱们毕竟算共患难过,你把钱给我,我去给你商量商量,说……”

曲洛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而到后面越听越不对劲,他看了江昀一眼,狐疑的说道:“那个风水大师不会是你吧?”

“怎么会。”

江昀脸一红,打了个哈哈:“是我有一个朋友。”

“哦。”曲洛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无中生友,我懂的,出生便点满天赋的被动技能。

“我看你就是想圈我的!”

曲洛斜睨着江昀,用手摸着下巴,心里想道:“这小子,看起来沉默寡言,没想到忽悠人起来一套一套的。”

“我是这种人吗!”

江昀满脸气愤,一副被冤枉的表情,目视着曲洛。

然而很快,他就装不下去了,江昀眼珠子转了转,四处打量了一番,突然指着圆坑惊道:“你看下面还有东西?”

曲洛下意识的看了圆坑一眼:“想转移话题……诶,好像真的有东西。”

圆坑里,在那滴血的下方,有一截灰色的东西露了出来,刚才曲洛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滴血上,所以没看到。

曲洛立马俯下身,避开那滴血,飞快的将下面的土挖干净。

“这是什么?”

曲洛手里拿着一截干枯的老皮,问道:“这东西有好几个,你们认识吗?”

“拿来我看看。”

蒋礼接过去,端详了片刻后,突然惊叫一声,大喜过望:“这是那地行参幻化成精怪时,褪下的一层皮!”

“什么?”

江昀连忙凑过来,一把夺过了蒋礼手中干枯的皮:“没错!还真是这东西!”

蒋礼看着那黑乎乎、丑陋不堪的老皮,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东西蕴含着地行参的生命精华,吃一口能大补!

不过不能立即食用,有毒,要经过特殊手法处理后才可以。

等日后,我们修为突破的时候,以我们的修为,服下去,几乎百分百的几率突破成功!”

曲洛连忙将所有干枯的老皮都挖了出来,摆放在地上。

这东西蕴含着生命精华,对蒋礼等人可能是突破修为的利器。

可对曲洛来说是什么,是寿命啊!

是唰唰唰的加点啊!

“自己的实力又能飙升一波了!”

曲洛美滋滋的想着。

三人数了数老皮,足足有九截。

天地灵材幻化成精怪时,会褪下一层老皮,曲洛也有耳闻。

但一般,在褪下后,精怪都会将这些老皮毁掉,只是不知为何,地行参非但没有毁掉,反而还留了足足九块。

“年份越高的天地灵材幻化成精怪时褪下的老皮越珍贵,这地行参虽然只有一百年,但也算得上价值不菲。”

曲洛将地行参褪下的老皮分成三份说道:“这正好有九块,省的我们争了。”

历史上,经常有因为分赃不均而导致大打出手的,还好这地行参褪下的老皮正好有九块,如此一来,倒是不用担心这点了。

蒋礼二人拿起拿起地行参褪下的老皮收好,曲洛也将他塞进了自己的腰里。

这老皮并不大,所以塞下去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行动。

“算算时间,我们要走了,不然那精怪该回来了。”

看着众人都收好了自己的那一份,曲洛说道。

他们进来后耽误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少了,要是再不快点走,还真要再被那精怪堵在外面。

“好。”

蒋礼和江昀二人点了点头,三人一起向着出口走去。

“可惜这幻化之物我们到最后也没有找到。”

走在路上,蒋礼叹了一口气说道。

“已经找到了啊。”

曲洛显的很意外:“那滴血不就是吗?”

“血?”

蒋礼摇了摇头:“幻化之物最重要的是灵性,那滴血,虽然威能惊人,但说到底也没有灵性,拿来并没有作用。”

这也是他放弃那滴血的原因,不然的话蒋礼想尽办法也要将那滴血带走。

“说不定那真的是精血。”

江昀插口道:“精血带有灵性,应该可以起到幻化之物的作用。

说不定那大妖真的会来找你。

曲洛,说真的,你应该考虑考虑我那朋友,实在是物美价廉……”

……

空间秘境外,曲洛看着仍在喋喋不休对着自己推荐那朋友的江昀,无奈的扶了扶额。

“闭嘴吧你!”

蒋礼瞪了江昀一眼:“说来说去的,你烦不烦?”

“又不是跟你说,关你屁事?”

江昀毫不客气的怼道。

“吵的我耳烦,行不行。”

蒋礼看着仍想反驳的江昀,直接从腰里掏出他的匕首:“再多嘴,信不信我捅死你!”

“来来来,你动我一下试试?”

“试试就试试!”

曲洛走在前面,听着身后的吵闹声,满脸无奈。

……

嘭!

“废物!”

一道身影倒飞而出,撞断了一颗大树才停下来。

王双躺在地上,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厉呵一声:

“林书,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

林书欺身而来,一拳将王双锤到了地上,牙齿都打掉几颗:“一点小事你都做不好,连带着我又丢了一次人,还把令牌搞丢了,这种废物,留着你有什么用!”

林书气啊,那些谣言已经让他怒火攻心了,然而最气的还是那个令牌。

那是道院拨给塔会一学年的用来维护日常运行的额度。

塔会成员所有的福利,都是靠着这个额度。

这个令牌丢了,代表着剩下半个学年,所有的福利都要他自己来出。

这可是白花花的荣誉点!

林书身后,李生荣看着这一幕,打了个寒颤。

“会长他,太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