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入荒野

  • 我有亿万年寿命
  • 宛若初痕
  • 2032字
  • 2020-04-14 23:58:52

云城位于清河道院东南侧,相距数百公里,不借助传送阵的情况下,归元境修士全力赶路需要数日才能到达。

清河道院门口,曲洛一行人在对照着地图规划路线。

道院门口人来人往,不时有背着大包小包的修士疾驰而过,三人的样子显的有些格格不入。

“我说,咱们怎么不坐传送阵过去呢?”

看着蒋礼二人讨论的火热,曲洛无奈的问了一句。

“洛兄你有所不知。”蒋礼正色道:“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行走于山河田野之间,也是一种修行。”

“行走,也是一种修行……”

曲洛闻言陷入了沉思,在嘴中低吟了几句,总觉得其中蕴含着许多深刻的道理。

“不对!”

他猛的反应了过来,想着刚刚去兑换药品时,问出的二人的事迹,表情变的有些奇怪。

“我看你丫就是嫌传送阵太贵吧。”

曲洛斜睨着蒋礼,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

蒋礼有些尴尬,擦了一下不存在的虚汗,推脱道:“也有一部分的原因,一部分……”

曲洛笑了一声,将背上的包裹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这包裹里是他兑换的药品,足足用了几十个荣誉点。

“就这么走!”

突然,江昀抬起头用手指着地图,重重的说道:“我们从这片森林走,然后绕路这条溪流,穿过去后面的山谷,直达……”

曲洛顺着他手指的路线看去,发现整个路线图歪歪扭扭的,呈现了一个大大的“7”字。

“咱们直接走这条路不行吗?”

曲洛指着另一个方向说道:“这条路沿途全是官道,而且明显比你说的那条近的多。”

“此言差矣。”

蒋礼摇摇头:“你从江昀的路线图上,难道就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曲洛又多看了几眼那条路线,然后挠了挠头:“什么特别的地方?”

“那就是全是些人迹罕见之地啊!”蒋礼叹了一口气,用看萌新的目光看着曲洛:“而且这些地方距离官道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刚刚好。

这些地方,可都是宝地啊!”

“洛兄!”蒋礼拍了拍曲洛的肩膀:“俗话说,危险和机遇并存,这些地方,虽然有妖兽出没,但相应的,也有天材地宝。

若是侥幸寻得一株,上交给道院,所得的荣誉点,要比我们做个试炼多多了。

你想,你这次试炼的奖励是多少?

300荣誉点,抛去需要的药品,只剩下了两百多!”

顿了顿,蒋礼继续说道:“而这次的试炼来回要花费多少时间?

一切顺利都要十天半个月的!

万一途中再有什么意外,浪费的时间更多!

十几天200多荣誉点,你还不如多在灵神界打几场!

所以啊,我们不要那么耿直,能搞搞副业,就搞搞副业。”

蒋礼一番话说的曲洛一愣一愣的,这时候他才发现,赚个荣誉点是那么困难。

他得荣誉点太快,灵神界打一天,就是一百多,林书那边又敲诈了两千多,所以忽略了获得荣誉点的难度其实很高这个事实。

旁人哪有他实力提升那么快,如果按照普通人的修炼速度,毕业前能进前一千就已经不得了了。

自然不能在灵神界大杀四方,也就没机会招惹到林书这个散财童子。

其实想想就知道,要是荣誉点真的不值钱,那大家也就不用拼了命的去做试炼了。

“也好。”

曲洛点点头。

人族疆域内的妖兽实力都不会太强大,以三人的修为,只要不作死,出入一些荒野大泽,基本不用担心有生命危险。

蒋礼见状松了一口气。

他真怕曲洛是那种不知道变通,脑子一根筋的人。

道院由于是象牙塔,所以培养的学生,有很多,说好听点是耿直,说不好听点就是过于单纯,脑子缺根筋。

三人规划好路线,也不做停留,收起地图就开始上路。

……

密林深处,突然有三道黑影掠过,速度极快。

“洛兄,那边那个叫腐妖藤,以妖兽或者野兽腐烂的尸体为食,也会亲自捕猎过往的生物,十分罕见。

就算以我们的实力,被它缠住也十分麻烦,所以最好是绕过它。”

蒋礼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曲洛绕了一个大圈。

曲洛看向腐妖藤,那腐妖藤藤蔓苍绿,布满了青苔,上面覆盖着许多枯枝败叶。

难以想象,这看起来十分普通的藤蔓,竟然是以腐烂的尸体为食,甚至还会主动攻击过往的生物。

若不是蒋礼提醒,方才曲洛真的要没注意,一脚踩上去。

“这荒野中,危机四伏,我也是吃了许多亏,这才积累了些经验。”

蒋礼看着附近清秀的景色,有些感慨。

没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这看似安全,充满着鸟兽鸣叫的树林,其实充满着危险。

“有很多动植物,在荒野中不常见,一些图鉴里也没有收录,但它们往往,十分致命。”

蒋礼接着说道:“你是第一次参加试炼,也别怪我话多,有些东西,你没经验,我能告诉你的就告诉你。

也能让你少吃很多亏。”

“嗯。”曲洛笑着说道:“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你这是为了我好,我又不是那种不领情的人。”

曲洛在心里,对蒋礼等人的印象不错。

二人虽然抠门了点,但不得不说,十分热情,遇到问题也不藏私,短短半天,曲洛就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

曲洛看了沉默寡言的江昀一眼,心里感慨一声。

“也不知这二人怎么成为搭档的。”

经过半天的相处,曲洛发现了二人的性格有些不同。

蒋礼明显是那种自来熟的人,跟谁都能说的上话来。

江昀则不同,他很认生。

在曲洛的印象中,他只有面对蒋礼的时候,话才多点,而面对自己,往往只有几个字。

曲洛明白,这是因为自己和他不熟的缘故。

“穿过这个密林,我们就在前面的小溪那休息吧,不然再往前,就要在山里过夜了。”

蒋礼看了一眼,在心中考量了片刻后说道。

“在山里过夜,很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