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道院还真是我家开的

  • 我有亿万年寿命
  • 宛若初痕
  • 2528字
  • 2020-04-07 23:49:59

叶涛:“……”

补你妹的身子!

你那什么眼神,看不起谁呢,我现在强壮的像一头牛!

“滚!”

叶涛直接骂出来了,他发现今天不适合和曲洛说话,这小子今天气人的很。

“你管我怎么得来的,反正我不偷不抢……当然也不出卖身体。

你要拿我当兄弟的话,我给你,你就接着!”

“行。”

曲洛乐呵呵的说道,同时打趣了叶涛一句:“你要真被富婆包养了,也没关系。

就是那富婆有什么闺蜜,你得给我介绍一下,我也不想努力了。”

虽然真正的曲洛和叶涛结识的日子不多,但毕竟继承了原主的感情,又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在心里,已经把叶涛当做兄弟了。

而做兄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学会相信对方,叶涛既然拿出来,就说明他自己没问题。

既然如此,曲洛也就不打算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在心里决定以后有事多帮衬帮衬。

“走走走。”叶涛挥着手,直接开始撵人了:“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你赶紧回去,别耽误我专修功法。

另外,记住了,这两本武技只能看三遍,超过三遍里面蕴含的意境和文字就会消失。

千万别没事乱翻,一定要在自己状态最好的时候再看。”

“好嘞。”曲洛被叶涛半推着走出了宿舍门,临走前还不忘说了一句:“涛子,你注意点,以后别再逃课了,再逃课,老师就要把你的分数清零了。”

武技秘籍只能看三遍,曲洛并不觉得意外,这是道院应该做的手段。

不然的话,要是能无限看,那岂不是一个人兑换,所有人都有机会学?

那还搞这个兑换干什么,多此一举,干脆直接免费教算了。

“知道了知道了。”

叶涛站在门口摆了摆手,转身回到了宿舍。

他坐到床上,眼神瞬间暗了下来。

……

清河道院,副院长办公室。

王辉云坐在办公室后面,翻看着卷宗,在他对面,站着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显的很紧张,有些手足无措,脸上的表情十分尴尬。

王辉云透过卷宗瞥了中年人一眼,淡淡的说道:“前线传来消息,说压力越来越大,伤亡数一天比一天多,各大军团每天都很紧张。

而反观我们后方,有些人在繁华世界待久了,就忘记了刀尖舔血的日子,心思也变得越来越活泛。

好好的一个战士,眼看着一天比一天腐化……有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该把他们送回前线,一方面缓解前线的压力,另一方面也让他们在战火中冷静冷静。

你说,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院……院长……我……”中年人早已大汗淋漓,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我不能上前线啊!”

这么多年安逸的生活,早就将他的热血消磨殆尽,如今的他,和当年那个冲锋在最前线,身上染血仍能谈笑风生的战士,已经判若两人。

再让他上前线,中年人很怀疑自己面对凶残的妖族,有没有拔剑的勇气。

“哼!”

王辉云一把将案牍拍在桌子上,怒道:“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还像不像一个战士!

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王辉云说着,越来越愤怒,声音也越来越大:“既然不敢上前线,在后方就老实一点,凡事都别做的太过!

你们以为自己做的很谨慎,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大错特错!

道院就这么大,有什么事能瞒的住?

这些年舒服惯了,所以做事就开始不懂脑子了?

愚蠢!”

中年人听着颤若寒噤,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王辉云的话宛如锤子,一下一下的敲打在他的心上。

怒骂了一阵,王辉云的气消了很多,他重新坐了回去,冷冷的注视着中年人。

“今天叶涯已经开始用话点我了,你们要是喜欢作死,就接着我行我素,但是别扯到我的身上!

是不是他叶涯太久没磨刀,你们就真的把他当成了一个只会蹲在办公室里签签字的老人?”

扑通。

中年人再也承受不住,终于一下子跪坐到了地上,声音颤抖着说道:“叶院长他都知道了?”

看着中年人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王辉云眼中露出浓浓的失望:“如果叶涯全都知道了,你还会好好的出现在这里?

他或许知道一部分,或许也只是听到了点风声,但他既然选择借我的口把这些话说出来,就代表他现在不想处理你们。

但现在不想,不代表以后不想,你们以后都给我老实点,再有下次,我刚才的话就不只是说说而已了!”

“是是……”

中年人连连点头,惶恐的如同受了惊的鸭子。

“你!”

王辉云刚想再呵斥中年人几句,却突然感觉一阵心累,他看着中年人,摆了摆手,声音疲惫的说道:“算了,你下去吧。”

中年人闻言,如蒙大赦,连忙爬了起来,头也不敢抬的快走了出去。

……

咣咣咣!

片刻后,办公室里传来了一阵摔东西的声音。

……

“怎么样,王辉云跟你说了些什么。”

中年人刚刚走过一个转角,就有人迎了上来。

“他让我们最近老实点,说叶院长已经知道我们干的事了。”

中年人淡淡的说道,表情十分淡然,哪里还有一点刚才的样子。

那人闻言顿时紧张了起来:“那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王辉云他会不会把我们推出来当替罪……”

“不会的。”中年人摇了摇头,“我刚刚装了会废物,现在他估计疑心消了大半,这次算是过去了。”

突然,中年人的语气变的十分不屑:“更何况,我们做的哪一件事,没有他的好处?

院长要是真的追究下来,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别看他现在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其实……

呵呵……”

“也对。”

那人闻言也放心了下来。

都是一条船上的,谁敢捅个窟窿出来?

“那塔会那边?”

那人眼神开始闪动起来。

“不用。”中年人摆摆手:“塔会那件事算什么,只是碰巧做了导火索罢了,真正危险的地方还是材……”

说到这,中年人就没有再说下去了,似乎对这段话后面的部分很是忌讳。

……

一座装饰精美的阁楼里,叶慕青正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捶着背。

“爷爷,您就打算这么放过他们了?”

“嘶……轻点,轻点。”叶涯的眉头皱成了一团,感受着拳头上突然变重的力道,他明白,这是自己的孙女跟自己发脾气呢。

“哎……他们毕竟对人族有功,都有功勋在身。”叶涯苦笑一声:“当年都是铁血的汉子,我想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希望这次过后,他们能够收敛一点吧。”

“更何况,证据也不齐。”叶涯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

“爷爷!”

叶慕青不满意的道:“还给机会!

你看他们把道院的风气搞成什么样了!

都说上行下效,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下面的学生就会跟着变成什么样。”

说到这,叶慕青有些急了。

她没办法不急,因为人坏了可以换一批,可风气要是坏了,几代都换不过来。

曲洛觉得道院不是他家开的,所以无所谓。

可是叶慕青的爷爷是院长……理论上来说,这道院,还真是她家开的。

“轻点……你要捶死我啊。”

叶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深邃。

“是啊……上行下效我又何尝不懂……他们只是中层领导,上面没人点头,怎么敢越来越过分……

那么多年的战友加同事,大家都是快入土的人了,你可千万别逼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