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消失的玉面美人
  • 神秘娘子惹上瘾
  • 棠菱
  • 2040字
  • 2020-03-11 23:56:05

晨光熹微,东方泛白。

屋内之人还卧榻上做春秋大梦,并无早起之意……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兵马声,一佩剑男子粗鲁闯入。

门半虚掩着,佩剑男子不知自己力大如牛,门一推就开,还险些掉落下来……屋内榻上女子浑然不知,睡眼惺忪望向门口。

见女子未更衣,佩剑男子忸怩不安,目光闪躲:“沈先生可是居于此处?”

“正是。”女子翻了个身,还未有起身之意。

佩剑男子焦急如焚:“翟公子特命我前来请沈先生,还请沈先生移步翟府,为我府上三小姐占卜一卦,我家三小姐昨夜忽然离奇失踪,怕是……”

女子点点头,这才从榻上起来,慢慢悠悠穿了一件青衫。

女子打量眼前人,一个佩剑侍卫,手下兵将就数十个,将她的小庭院围得水泄不通……

翟府又是家大业大,名门贵族,恐是真的发生了大事!

那她这个算命先生岂不是……能大显身手,大展风采……大赚一笔?

“去是能去的,只不过,我这个占卜银两是不能少的,还得分头次二次末次……你们翟府可得弄明白,规矩不能错。”

“权听沈先生。”

“另外,还得备鸡鸭各二只,酒席一桌,丝绸二匹,以作答谢。”

“……”

佩剑男子听不下去了,直接将女子扛在肩上,丢上马背,粗鲁带走。

“诶诶诶……这架势不对啊,我不是要被大轿子请着出去吗?”

“你好歹给我几分薄面啊……罢了罢了,我就不要大轿子了,你让我走着出去可好?”

余音未了,女子家的大门摇摇欲坠,掉落在地。

早起的百姓都出来看了一个笑话,这年纪轻轻的沈晚月沈先生靠得住吗?怕是得罪人被押回去治罪了吧。

一路颠簸,沈晚月胃里翻腾,落地后依旧头重脚轻,被佩剑男子扛着进了翟府。

翟府是故去的翟大将军府,翟大将军为忠良之臣,也树敌不少,在一次出征中遭人暗算,滚入山崖沼泽林,至今七年未寻到翟大将军,不知其是死是活。

如今的翟家全凭翟家长子翟云山打理,而失踪的正是翟云山的三妹翟云敏。

佩剑男子乃是翟云山的侍卫齐御风,他人高马大,憨厚忠实,就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沈晚月被他像麻袋一样丢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门外便走来一面色阴沉的男子。

此人正是翟云山,他虽焦急,却不露声色。

他瞥了沈晚月两眼,觉得这人油滑不可靠,且年纪尚轻,但如今城中也只有这一先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他一个眼神示意,齐御风立即从翟云敏的房间内拿出一个木盒子交予沈晚月。

“我家三小姐昨夜忽然离奇失踪,屋内有一些奇怪痕迹,不像是人留下的痕迹……我们追寻痕迹,到底城外十三亩地就消失了……另外,三小姐的房中有奇怪的卦阵以及一箱子纸钱,纸钱上都沾有泥土。”

沈晚月神色一紧:“痕迹消失在十三亩地?”

齐御风也感觉不妙:“是的。”

城中人众所周知,这十三亩地是不可擅自闯入的……城中人称之为“禁地十三亩”,不听劝说擅自进去会受诅咒丧命,有的患了失心疯,再无清醒之日。

十三亩禁地曾经是一百善堂,周围是几户零散人家,剩下就是几亩良田,加起来正好十三亩地。

百年前一寻常之日,十三亩地被迷雾笼罩,其中百姓闭门不起,着实诡异,有人前去探查,却中了迷雾之毒,丧命其中。

七日后,十三亩地迷雾散去,人掩口鼻方得进入,而十三亩地里百口人暴毙,其中百善堂居多,其中都是落魄的孩子、妇女、老人,他们都眼口张开,尸骨干枯,死相惊恐残忍。

随后再无人敢靠近十三亩地,每逢月初,十三亩地还会生出迷雾,七日后又缓慢会散去……

沈晚月脸色大变,一改方才性子。

她沉声道:“可有打开这盒子看看?”

“还未。”齐御风看了一眼翟云山:“我家公子不敢贸然打开,怕有玄机,就等沈先生过来。”

沈晚月打开齐御风所给盒子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截芊芊玉指,外有一缕青丝。

玉指娇嫩饱满,鲜血微微干涸,被剁下来不过六个时辰,沈晚月用丝帕取出玉指递于翟云山眼前:“可曾识得这是否是三小姐的玉指?”

翟云山蹙眉仔细查看:“的确是我三妹的。”

沈晚月没说话,又看了看盒子里面,那一缕青丝下压着一张红纸,打开红纸一看,上面是翟云敏的生辰八字,属阴。

沈晚月狐疑:“三小姐身上可有什么贴身之物?”

一旁的小丫鬟泫然欲泣:“三小姐身子不好,阳气不足,女子本属阴,为掩盖阴气,三小姐经常佩玉饰,最心爱的是一玉面帘。”

进到翟云敏的闺房一看,翟云敏的床上立了三堆泥土,泥土上面分别插了三支香……

另外,床边还摆了一些奇怪的石头卦阵,阵中焚烧过几缕青丝,而那一箱子沾有泥土的纸钱就被摆在旁边,箱子上还贴有一单喜字,屋内有一种兽类脚印。

沈晚月大惊:“这是……阴人娶亲?”

翟云山不解:“这是何意?”

“箱子上单喜字乃为‘嫁’之意,箱中纸钱乃为聘礼,床上三堆土乃为祭拜长辈之意……阵已布好,三小姐又为阴时之命,恐怕难逃一劫……”

“荒唐。”翟云山大怒:“你这先生还未占卜,就说出这种草率的话?”

沈晚月愤愤不平:“我这看家本事,自然手到擒来,光看八字三小姐的事儿就很玄乎了,翟公子若是不信,我便与你打一赌……”

翟云山立即勾起一丝邪笑,眼神一眯,随即不见。

他轻启薄唇:“那好,那我们就打一赌,我们联手一探究竟这十三亩地,若是你胜了,我便赏你黄金千两,外如你一愿,若是我胜了……”

沈晚月被这黄金千两迷惑了眼,话还未说完,她就着急万分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