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飞机上的救助

  • 重生之娱乐女神医
  • 白色夜曲
  • 2108字
  • 2020-04-04 20:47:00

聊聊,吃吃,睡睡,看看书,画画一千零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十几个小时,窗外白了又黑,黑了又亮,还有三个小时不到了。

全身挺累的,这时候空姐来送最后一份中餐了,这点时间也都知道商务舱有了个可爱的小客人,一位华国空姐端来了中餐“小妹妹,这是今天的中餐,我们也是特意准备的,有土豆蔬菜沙拉配黑醋汁,然后是蜂蜜拌菌菇芝士,烤鲑鱼配鹅肝酱,澳牛肉粒搭配鱼子酱,法式冷汤,主食有意大利奶酪饺子,还准备了甜品哦,这是花生奶油蛋糕碟。”

食物精致,但份量都不大,夜萝也吃的完,程蝶衣没有胃口,只稍微吃了点,而旁边的朗文先生和她一样吃了同样食物,另外一位外国空姐送来的,就份量多了些,外加一杯低度酒。

快要到达,让大家心情都不错,黄若霓总算睡够了,夜萝打个哈欠,反而她有点昏沉了。

微微转头,忽然一惊,只见旁边朗多先生脸色极其难看,大量流汗,手抓着喉咙,然后捂住胸口,脸色开始逐渐发青,但似乎发不出声音,夜萝急忙跳起来,按了呼叫按钮。

空姐过来,夜萝指向朗多“快,姐姐,这位叔叔好像很不舒服。”

朗多已经昏迷过去了,脸色极其难看,空姐大惊,急忙通过对讲机呼叫,同时把朗多的椅子略微向后调整,让他身体稍微舒展一下,同时询问旁边人员,确定他是单独坐机,这时候,飞机里响起了呼叫声“各位乘客您好,本机商务舱有乘客突发病症,请问有无医护人员在,请您和空乘联系。。。重复一边。。。”

空姐领班和副机长赶了过来,已经找过了朗多随身的行李,没有发现任何药物,就是说明这是急发性疾病,不是朗多本身的慢性病,夜萝坐在椅子上观察,她也不可能靠近,脸色发绀,呼吸异常,昏迷,类似突发心脏病状态,不过看朗多身体不错,应该不可能吧?

这时候,一个女性跟着空姐过来了,不过她一直在说“我只是个刚刚毕业的护士,我不是医务人员啊。”

“是的,小姐,我们知道,但是这部航班实在没有医护人员,您是唯一一位了,过来帮忙一下吧。”

急救箱已经搬了过来,他们快速拿出呼吸器,就在帮朗多带,那个护士看了一下,也感觉应该先上呼吸机,然后说做心脏按摩。

看不下去了,夜萝开口道“姐姐,你们不解开朗多叔叔的衣领看看吗?”再被她们折腾下去,就要错过最佳救治了。

衣领,几个人奇怪的看了眼夜萝,但动作都没停,总不能听一个小孩子的吧,黄若霓也拉下了小夜萝“乖一点,别闹。”

人小没人权,夜萝无语了,但这样下去,朗多就危险了,但总不能看对方死吧,翻翻白眼,夜萝加大嗓门,大叫起来“别做心脏按摩了!马上帮朗多叔叔注射肾上腺素,他不是心脏病,是过敏性休克!”

孩子小,嗓门不小,一下震住了所有工作人员,加上夜萝的话语中有专业的医疗术语,不是一个小孩子可以说出来胡闹的,让众人迟疑了一下,夜萝跳下椅子,钻进人群里,解开了朗多胸口的衬衫纽扣,猛的一拉。

“哦,我的天那!”小护士捂住嘴大叫一声,朗多的胸口、腹部,甚至弥漫到了四肢,出现了大片的红斑痕迹,是明显的过敏症状,临床能力差,但幸好小护士手法还是很迅速的,急救箱上也准备了肾上腺素,急忙帮忙注射,然后装上呼吸器。

三分钟后,朗多的呼吸平稳了下来,虽然红斑没有退散,但总体稳定住了,算是救了回来,如果没有及时处理,朗多可能导致其他危险并发症,甚至死亡。

黄若霓和程蝶衣,还有成凯歌惊讶的眼神,平时小家伙已经够早熟天才了,可是医学方面完全和天才没有关系啊,黄若霓惊讶的问向夜萝“小雪,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小夜萝平时的天才都在学习和文学影视作品的创意上,本来她也以为女儿会在这条路上走的很远,可是现在却出现了一条截然不同的岔路出来,而且还是被称之为医学的,不明前途的道路。

“妈妈,你多久没进我书房了吗,我早就在看这些书了。”夜萝可没胡说,她也收集了不少这个世界各个学科的医术,学习并且研究着,医术没有断层,必须要循序渐进。

“你看那些干什么?”黄若霓有点不舒服,因为医学,伴随着死亡,她并不想女儿那么小就去接触那些。

“放心拉妈妈,我知道那是什么,我会管理好自己的。”夜萝轻轻靠近黄若霓耳边“而且,我的理想一直都很确定,我要做什么。”

这时候,飞机落地了,准备好的机场医生抬着担架上来,把朗多抬上去,同时在询问副机长情况,夜萝看见了过去插了一句“哦,医生您好,患者是过敏性休克,过敏源应该是花生。”

流利的英语术语从一个亚洲孩子口中吐出,让医生也愣了下,副机长也说了一句“医生恐怕你也要听一下,因为也是这位小淑女,让我们给患者注射了肾上腺素。”

机场医生都是急症专家,他已经检查过了朗多,确实是过敏休克,但一个孩子居然能看出病症?他蹲了下来“哦,孩子,让我惊讶,不过感谢你的诊断,你能说说看为什么吗?”

“因为朗多先生身体看起来很健康,肤色也有光泽,不是心脏病人会有的状态,而且之前一起坐了半天的飞机,他也相当有活力,不过今天的午餐菜单里有一道花生奶油蛋糕,花生味道很浓,应该是放了很多花生,而朗多先生从来不吃坚果,所以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会花生过敏,而且他在昏迷前是抓着咽喉,而不是胸口,那酒不是心脏不适,而是咽喉不适,比如过敏导致的喉头肿大,阻塞呼吸。”

医生相当震惊,全中“让我惊讶,女士,全部说中了,谢谢你为我们提供的信息。”朗多已经在担架上固定好,要送去医院了,医生匆匆点头,跟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