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 重生之娱乐女神医
  • 白色夜曲
  • 2235字
  • 2020-10-09 15:16:49

还有一点时间开学,小家伙乖乖在家复习功课,虽然她已经学很超前了,但还是要装装样子,老师也是要面子的。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一阵悠扬的音乐从电视里播出,夜萝和黄若霓看去,孟雨婷身穿一件白紫色的长裙,正在舞台上神情歌唱,这是华国七夕晚会,这首《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正是夜萝当时给她的一首歌,如此深情的歌曲,在七夕晚会上更是应景。

但黄若霓看的出,孟雨婷的精神状态还是不太好,这首歌成为了她的心灵寄托一般,情感完全融入了,她还没有完全走出阴影,想用这首歌为自己的感情道别,却没有那么快。

但是凭借这一首歌,孟雨婷再次爆火,所有歌手都听的出,这绝对是一首金曲,可以让一个歌手被永远记住的歌曲,再加上另外一首同样潜力无限的歌曲,孟雨婷八月这张个人专辑《跟自己道别》发布十二天,已经达到300万张销量,三白金的销量,这个销量已经让孟雨婷身份大涨,登上歌后的宝座!

歌后,金唱片,声望,名声,对于孟雨婷来说此刻没有任何意义,原来的娱乐公司多次邀请她回归也拒绝了,她表示自己会退出娱乐圈,过平静的生活,三百万销量唱片的分成,加上版权,和她以前的积蓄,孟雨婷也不是什么大手大脚花钱的,足以让她度过后面的生活,感情的事让她很是受伤,她本身就是比较脆弱的,唱片发布后,她除了参加了七夕晚会外,推掉了其他所有的邀约,闭门不出。

为此,黄若霓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多去几次陪伴而已,希望时间可以让她快点走出来吧。

————————————————————————————

台北,东洲医院。

位于八楼独间病房里,这里的病人非富即贵,一个头发灰白的老人躺在床上,面部线条硬朗,昏迷不醒,旁边坐着一个和他有七八分相似的青年男子,男子样子神色很不好,脸颊凹陷,双眼一片血丝,双手握拳,顶在额头上。

这时候,一个妇女走了进来,带了一束花,看着昏迷的老人和一脸憔悴的青年,她脸上也满是疲惫和无奈“逸鳞,你回去休息一会吧,你已经一天多没休息了。”

男子就是陈逸麟,他抹抹脸“没事,妈,我下午还要去公司,等下稍微睡一会就可以了。”语气很僵硬,他母亲自然知道,儿子是为什么那么痛苦。

床上的老人名叫陈涵,陈逸麟的父亲,台北涵和电子生产公司董事长,陈涵是移民,十七岁到台北,一辈子打拼下来,建立了这个电子仪器生产公司,这是老人一辈子的心血,自然是要祖祖辈辈传下去的,家业有了,自然也希望儿子能好好继承,可是陈逸麟在华国读书时,认识了当年的孟雨婷,两人一见钟情,孟雨婷是艺术学院,凭借歌喉在演艺圈有了发展,陈逸麟虽然在华国有一些成就,但比不上父亲的公司家大业大,而陈涵因为儿子和孟雨婷要在国内结婚定居,不打算回来,对于老人来说这算是不孝,一气之下就断了联系,他认为孟雨婷迷惑了自己的儿子,坚决不同意这个婚事,而孟雨婷极其坚定,认为如果不能得到家人的祝福,婚姻是会不完整的。

这样一来,陈逸麟被夹在中间,也就先专心国内事业,但这次,三个多月前,陈涵遭遇了大车祸,受伤严重送到医院,诊断脑出血、腹腔出血、多处骨折,虽然救了回来,但一直昏迷不醒,在这样的情况下,陈逸麟最终还是无奈的回了台北,如果陈涵一直不能醒过来,医生表示陈涵会变成植物人,虽然对父亲不满,但是这种情况,他只能回来,而他的情况他也清楚,这个时候,两岸关系复杂,他回去了台北,可能就很难再获得来这里的长签了。

陈逸麟一方面因为父亲原因回到了台北,也因为这个情况也被迫和孟雨婷道别,他也想过接孟雨婷来台北定居,但孟雨婷却有自己的顾虑,一方面陈涵现在病情严重,而且他始终没有承认自己这个儿媳妇,另外一边,如果过去后,陈涵出了意外,这会成为两人心里最大的刺,而且那个时候,公司也不可能放人,所以还是留在了这里,但两边的情况下来,让陈逸麟整个人心力憔悴,这段时间瘦了二十斤,还要负责工厂的运营,感觉自己随时就要崩溃了。

他母亲,陈涵的妻子,是个老实地道的好老婆,跟着陈涵不离不弃,跟着他来到台北打拼,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她都没有任何怨言,所以陈涵后面有钱了也没抛弃她,但她也没什么主见,都是听两人的,丈夫重伤,儿子憔悴,她也是非常痛苦,低叹一声,把电视打开,随后点了个音乐频道,一阵清雅的歌声响了起来,宛若一丝阳光,慢慢照亮房间。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梦是唯一行李”

一个让陈逸麟永远不能忘记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愕然的抬起头,电视里播放的正是七夕晚会节目,而那个站在台上的身影,他也永远忘不了,瘦了,这个瘦了好多的孟雨婷,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

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

如果相逢把话藏心底

没有人比我更懂你”

这句词,让他双手猛的握紧,是啊,没有人会比他们更懂对方,他记得孟雨婷的口味、他记得她喜欢的颜色、他记得她喜欢的香水、他知道孟雨婷了解他不爱吃香菜,坐火车会晕,他们都知道,他,陈逸麟,她,孟雨婷,他们两个有多么的爱对方!

“天还是天喔雨还是雨

我的伞下不再有你

我还是我喔你还是你

只是多了一个冬季。。。”

陈逸麟双手猛地紧握,紧紧压住头部,眼中泛起泪光,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哽咽,他的内心痛苦犹如撕裂般,他和孟雨婷之间,真的只是多了一个冬季吗?一个冬季,就能否定他们之间八年来,三十二个春天,三十二个夏季,三十二个秋夜吗!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别在异乡哭泣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

也许会遇见你

街道冷清心事却拥挤

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

如果相逢也不必逃避

我终将擦肩而去。。。”

“雨婷。。。我对不起你。。。”陈逸麟听出来,孟雨婷在用这首歌,为他们之间的感情道别,由始至终,她都在迁就着自己的感情。

没有注意到的,是身边的父亲陈涵的手指,似乎略微动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