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奔现现场
  • 我们奔现吧
  • 吻妹
  • 2344字
  • 2020-04-13 01:42:51

“先不说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搁下手机我的心中泛起了温热的浪,阵阵涟漪泌入心扉。因为和她认识这两年以来,只有这个“明天见”是真的明天就可以见面了。

有人说,在现今的婚姻登记中,网恋结婚占据30%的高数比,我不知道这个数据是从哪儿得来的,俩个未从谋面的陌生人凭什么能走到一起?可事实上很多的年轻人利用网络成为情侣,他们恋爱、结婚、组建家庭,这是这个时代所具有的特征。而在他们认识到相爱乃至修成正果的过程中,有一个必然要经历的重要环节,叫做奔现。

明天就是我和胡珊珊奔现的日子。两年前在一条文学论坛中和她结识,像很多网友奔现前一样,在经历过一段时间上的考验之后,我们又开始考虑突破空间上的屏障。当对浪漫相逢的憧憬战胜对一个陌生人的警戒时,网线两端的信任感就会不断上升,奔现也就在某一时刻契机而生,水到渠成。

我对胡珊珊的认知还很局限!无非是她的一些自拍照片,以及平日聊天中对她的感知。我只知道她今年25岁,是一名初中教师,应该……很漂亮吧!

教师这个职业不免给人一种庄重和严肃的感觉,而我认知中的她却风趣、搞怪,有时候还有些娇蛮和刻薄。

有一天她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就在我搜肠刮肚,脑海中组装着自己的女神时,她又附上一句:“恋爱吗?不管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都能p”

我今年25岁,在一家小企业做文员。高薪高位、五险一金,……这些我都没有!

工作三年,落入社会的反差感已被磨去大半,迷茫和自卑也渐渐自愈着。面对工作和生活,我有时慵懒,有时激情,有时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态度去面对。

和很多同龄的伙伴一样,我也到了别人眼中该谈婚论嫁的岁数,“脱单”在某一天忽然就成了比评职更加首当其冲的大事。

‘恋爱吗?’胡珊珊的这句话在某一时刻触动了我的心弦,虽然只是一句玩笑,但它就像一根火柴,点燃了网恋的导火索。

又看了一眼车票日期,我的心里越发亢奋,忍不住还是翻开微信里和她聊天的页面。

“你应该给这个‘明天见’打上引号,因为我们真的是明天见”

“哈哈,对对对”

胡珊珊很快回复我。我想她一定和我一样,期待而又紧张着明天的见面吧。

“我还在思考你的那些照片是不是p的,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我说。

“真人丑多了,见光死!”

说完她又附上一张搞怪的动态表情,一张男性特征明显的女人抠着鼻孔,眼神还不时猥琐地挑逗着。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约网友见面,也不是第一次跟网友玩暧昧。尽管有过类似的经历,并且以失败告终,但是这一刻我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种美好的靠近!就像明媚的阳光正在前方等着我,仿佛闭上了眼睛就能感受到灼脸的光芒。

武市有一栋坐落于长江水岸的古楼,和这栋古楼一样闻名遐迩的是一段关乎仙鹤的神话传说,于是很多游客慕名而来,沾沾仙气,麻醉一下灵魂。那里也是我和胡珊珊要去的地方,我们的奔现现场。

腊月二十六上午十点,赶了两个小时火车的我第一次来到武市,出于对这座城市的新奇,一出站我就不停的拍照,寻找自己认为颇具特色的标志物。

然而每个城市都长的差不多,拍着拍着也觉得索然无味。

胡珊珊还有半小时才能到,我思索着是不是要准备点什么?这么一想,就错过了接胡珊珊出站的时间,当她站在出站口四处张望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一丝被愚弄的慌张感呢?但我想她是信任我的,就像我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信任她。

“你人呢?”

胡珊珊在微信里问,文字后面附上一个发火的表情。

“对不起,我临时有点事情跑远了,等我两分钟,……就快到了。”

我高估了自己的脚程。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手捧鲜花埋头奔跑。如果有人把这个场景拍下来,一定是悲壮的!但也是唯美的,至少它见证了我此一刻对待这段感情的认真和期待。

“你在这里能有什么事?不乖乖的等我,瞎溜达什么?”

“买花”

“……”

上午十一点整,在武市火车站南广场的大花环下,我与来自饶市的网友胡珊珊见了面。她穿一身白到耀眼的羽绒服,双手并于腹前勾起一只白色小包,拘拘而立。艳阳下,长发及腰的胡珊珊款款而落,一对银色耳环闪着光晕。

两个人相见无言,就这么站着!最终胡珊珊忍俊不禁,腼腼地抿了抿唇,看一眼我手里的玫瑰,咀着笑声问:“你买花干嘛呀?真够矫情的!”

我没来由的拘谨,挠了挠头皮不知所从。鲜花捧给她的时候竟然有些心跳,仿佛空气此刻间都凝固了,有种窒息感。

接过花,胡珊珊的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抿着盈盈璀笑埋脸细嗅,又伸展洁玉般的手指抚了抚花瓣。我看到她指甲油的颜色与花瓣一样鲜艳夺目,清秀的脸陇在红光的簇拥中美若仙人。

胡珊珊真的很好看,比照片中的她更多了几分灵动与妩媚,看着她我甚至有些感动。

不知道为什么网上会有那么多奔现闹成‘案件’的新闻,看来是我太走运了。

奔现也是存在一定性风险的。有些人因为跟想象中的落差大,不欢而散;有些人接触后才发现三观不合,悔不当初;有些人甚至落入陷阱,被无情的欺骗。无论你对那个人有多么信任、也无论他对你有过怎样的承诺,有一点是不争的事实:你们还是陌生的。

所以我想,网络上的信任应该打点折扣!因为每个人都有虚荣的一面,你所摆在桌面上让人家看到的,都是自己想让人看到的东西。

我不知道和胡珊珊后面的接触会是什么样的,但这一刻我很激动,也很欢喜。

‘你比照片上漂亮多了’,我在心中对她说。但当面我却不知道说点什么,抬头看一眼晴朗的天空:“武市的天气真好啊!”

“你真的是吕夏吗?”她忽然提一口气斜了斜头问。

“什么?”

“我认识的吕夏那张嘴不要太甜!”

我的拘谨还是影响到了见面的氛围,甚至影响到了给她的印象。她一定在想,网络里油嘴滑舌的吕夏原来现实中会拿天气来搪塞人。

“额……,可能是我太紧张,因为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我一本正经的说,拿出手机找到她的照片,指给她看。“我女朋友很像你,呐……她叫大珊珊”

“少来!”

胡珊珊拿花捧甩在我的胳膊上,呮笑声飘荡开来,三两片鲜红的花瓣在暖阳中飞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