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故阳悠然有灵香
  • 隔墙梨雪又玲珑
  • 瞎蹦跶的相机
  • 2274字
  • 2021-09-05 20:39:24

“哎?听说了没有?故阳城有个奇女子,区区筑基修为,竟能炼出上品丹药!”

“谁说不是,据说长得天仙儿一般,多少人都要去那一睹芳颜呢!”

“我怎么听说是个老太婆呢?”

“是个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传闻她的丹药,还能提升修为!”

“别吹牛了,真有那么奇,她自己怎么还会是筑基,可见以讹传讹并不可信。”

“哼!这种人,放着正经修行不做,竟然做起黄白之术,怪不得会不得突破!别是表面上是她,背地里卖的是别人的药?”

“嘘!轻声些!若真是这样,能炼出这等丹药之人,想必修为也是极为精进的,你也不怕她背地里的人听见了,割了你的舌头!”

……

这传言其实并不假,故阳城有个悠然居,里面住着个姑娘,以前拜在别人门下时,小小年纪时就已经是筑基修为了,当时大家都以为她是个奇才。

可说来也怪,许多年过去了,却依旧在筑基无法突破。

她也是个没耐心的,偶然间发现了自己的炼药天赋,干脆下山做起了丹药生意,久而久之,竟做出了些名堂。

还真别说,这修行她是真的一点天分都没有,可这炼丹却可谓是天赋异禀了,每每一炉丹药内总能炼出几颗上品,有时居然还会有极品出现。

这炼丹嘛,总是需要一些奇珍异物,这不,为了下一炉丹药,她特意跑来岐州城寻宝来了。

岐州城坐落在四城交汇处,北临蛮洲,南接韶关,东西分别是沧州和谭渊,很多商人都喜欢来这交易货品。

另外岐州城还有一大门派——太上宗。

太上宗是近年新起的门派,不足百年,却以破竹之势迅速崛起,许多修行之士慕名而至,或答疑解惑,或比试切磋,或拜师学艺。总的来说,吸引了不少人的前来。

灵香就是其中之一。

没错她就是传言中不务修行正业,却去做丹药生意的炼药师。

其实她也努力过了,可这修行嘛,天赋最重要,上天不予便宜,让你不得进展,总不能老死就嗑在上面不是。

活着就得变通。

再说虽然老天爷不赏脸堵住了她修行大道,可毕竟还是给了口饭吃不是。

抓住机遇及时止损,她满足着呢。

言归正传,灵香虽然也是冲着太上宗去的,不过却是为了太上宗常云峰上的一味药而来。

此药名为重楼。

普通重楼可以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凉肝定惊。可这常云峰上的却不一样。

常云峰上有一处灵脉,本来重楼在那种地方是养不活的,可创教真人烈阳硬是把它种在了灵脉边上,久而久之,竟然也郁郁葱葱起来,甚至还窜出了许多。

且那的重楼经日月精华滋养,又有灵脉加持,竟是九叶一花,生的果实血红血红的,实在是炼药的佳品。

可听闻这太上宗的掌事巽风真人是个刻薄小气之人,不会轻易许出如此珍贵的药材,灵香已经做好了非常手段的心理准备。

实在不行就去偷呗!

当年灵蛇娘娘为了救夫还去盗取仙草呢,这丹药若是练成了,指不定能造福多少人呢,她才不会为此感到不齿。

太上宗外,递了拜帖,便有童子领她进了议事堂,不久便见一道人疾步而来。

只见这道人须发皆白,却满面红光,目光锐利,身形挺拔,大步流星,稳健有力,一看便是道行匪浅之人。

“这位便是宗门掌事师叔。”随行童子随即介绍道。

原来这道人便是巽风真人。

灵香也不客气,起身行礼自报家门后便直接道明来意,且很诚意地拿出两粒上品洗髓丹。

所谓洗髓,便是将修道者自身经脉骨髓从头到尾洗炼一番,令修行者之后的修炼更加顺遂,甚至能借此突破也未可知。

金丹一出,饶是见多识广的巽风道人也有些动容。

可这巽风道人确也不虚传言,又是常云山重楼珍贵异常,又是掌门闭关未出不敢擅断。

“听闻姑娘丹药之术了得,求取重楼想必也是为此,又闻煅体丹在姑娘妙手下更是出神,若是……”

诸般理由,无非是想在她这只蚊子腿上揩下二两油水。

“来前听了坊间有关真人传言,现下见到,还真令晚辈开眼,想必操劳这一大门派的俗务也着实不易吧……”

“哎~小女娃这是拐着弯说老夫吝啬呢。”巽风抚须笑道“虽是修行之人,理当超然世外,但既在俗世,又经俗事,总归还是得讨还一番。当年玄奘法师灵山求经,至精至诚,不也得用紫金钵作了福法。”

“如此说来,我这两粒洗髓丹还不足以交换,那依真人之意,需要多少煅体丹呢?”

“哈哈哈哈!女娃如此直白倒显得老夫市侩了,那老夫也不多说,十颗如何?”

“十颗!?”灵香惊得从座上跳起。

且不说这煅体丹炼制火候考究手段复杂,单这成丹率上就得全凭天意,更别说炼制一炉还得七七之日,悉心看护,否则稍有不慎便会一炉尽毁。

再者说,一颗煅体丹化水服之,足以练二三十人之筋骨了。

这老头儿怕是没吃过丹药,还当此物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作个零嘴儿还能消灾免难不成。

看来,非常之事就得非常手段了。

灵香转念间便有了主意,面带微笑轻轻坐下,顿了片刻开口道:“看来,晚辈研制的下一炉丹药是无缘面世了,虽不知成功与否,却也曾想与贵派共享成果,可代价太大,既如此,还是算了吧。”

突然地转变令巽风道人猝不及防,被茶水呛了一番。

这女娃娃可真是直接,讨价还价都不会,生意是怎么做成的。

巽风道人思存忖着正要开口,灵香便已起身行礼道:“如此,便不叨扰真人了,告辞。”

收起药盒转身便走出议事殿往山门去了,留下巽风道人独自在那捶胸顿足:何苦为难一个女娃呢,就算不为那新药,那可是两粒上品洗髓丹哇!!

巽风老头儿着实小气,两粒洗髓丹不知卖了他多大的便宜,竟还如此贪心,甚是可恶。

可所炼之药确实需要九叶重楼,怎么才能弄到呢。

灵香思索间,一个道童叫住了她。

“姑娘留步!”

灵香回头,只见一道童疾步走来,两人互相行了道礼后道童说道:

“掌事师叔吩咐了,姑娘远从故阳来,让你如此这般回去,非是太上宗待客之道,特命我请姑娘在宗内小住几日,或参禅悟道,或辩机比武,如往常客人一般。”

灵香并不长于修行,更别提参悟辩比了,本想婉拒,但转念又想,这不是一个极好打探重楼的机会么。

“巽风前辈如此盛情,那晚辈便打扰了。”

便随道童往待客厢房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