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滴血:小菜鸟成长记

大半个月后。

你有见过凌晨四点的哈佛吗?

玲珑没有,但是却见到了凌晨四点的F市。

大半个月的时间,她已从当初的那个菜鸟,一步步从青铜到了现在的铂金到钻石晋级赛。

窗外漆黑一片,玲珑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浓咖啡,抱着不上钻石绝不睡觉的气势,秒选貂蝉。

队友有个也想选法师的,正与她打着商量。

玲珑活动了下双手手指,敲下“相信我”的字眼。

毕竟上百局貂蝉的锤炼,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她了。

可是一直顺风顺水摘星星的她,这一把似乎被老天爷耍了个把戏。

对面的法师也是貂蝉,但是在匆匆两波兵线的交手中,玲珑意识到对面比自己厉害多了。

单从经验条和血条压线便可见一斑。

怎么办?

玲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在中路一直和对面貂蝉耗着,于是在塔下清完兵线后,从野区绕道准备到下路帮射手和辅助抓对面一波。

但是没意识到对面貂蝉可能会先她一步在草丛里蹲她,于是玲珑草率用脸探草,直接被埋伏的对面貂蝉加辅助一套带走。

敌方貂蝉第一滴血我方貂蝉。

(我方)牛魔:???就这?抢我法师位?

玲珑抿唇,自知这波是自己的问题,没有吭声。

可是过于紧张的心情和这个队友疯狂的搞心态话语,玲珑的脑子嗡嗡作响,操作起貂蝉来技术甚至比不过当初黄金的自己。

并且对面貂蝉看上去像是代打哥,走位、意识厉害得不得了,玲珑的貂蝉毫无还手之力。

(我方)牛魔:这么菜还好意思抢貂蝉。

(我方)牛魔:还说什么相信你,我信**

……

除开刚开始打王者的那几局被队友骂过,一直以来排位的顺风顺水在这把被搅了个翻天覆地。

失败。

玲珑望着我方水晶的炸掉,指间颤抖着退出界面,队友声声嘲讽还在耳边不住回荡。

对面貂蝉是比自己厉害不止一点,自己的心态也不够稳,被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毕竟涉世未深的心不是铜墙铁壁,这些字字诛心的话还是令玲珑十分沮丧。

大床上,玲珑关掉手机,蜷成一团,漆黑一片中默默放空着自己。

也许还因为夙夜未眠,脑袋像浆糊一样的黏糊,太阳穴的神经还有些抽痛。

玲珑睡不着,躺在床上又不禁想到初次和雁九打巅峰赛的情景。

于是又拿起手机,解锁,点开破站,找到雁九最新一期游戏视频看起来。

依旧很厉害,意识超群。

玲珑感到一股从心底弥漫开来的沮丧。

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有能和K神并肩作战的技术啊?

刚刚那一把的失败,好吧,的确很大一部分是她的原因,但是,辅助的嘲讽和不配合,也算是……

“这有什么不能骂的?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逃避的思想在萌芽阶段便被淡漠的声音打断。

原来视频里雁九的一个队友,因自身技术问题,好几波团战带错节奏导致输团掉龙。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么?

雁九的话恍若一颗石子砸进了玲珑死水一般的心湖里。

她明白了。

眼前是拨开云雾见光明的豁然开朗,玲珑翻出刚才一局的回放,细细分析起自己的不足,并且疯狂汲取着对面貂蝉的技巧和意识。

“不就输了一局嘛,没关系的,技不如人。”玲珑自我安慰道。

失败乃成功之母,磨练才始得玉成。

未来的路还长着呢,她可是要上王者的人,怎么可能摔倒在铂金这里。

于是彻夜无眠,玲珑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下楼吃早饭时,把顾玲钰吓了一大跳。

“你……偷菜去了?”

“打农药。”玲珑几乎是飘着坐到餐桌前的。

“你疯啦?不怕猝死啊!”顾玲钰只感觉这小祖宗跟磕了药似的疯疯癫癫的。

“偶尔一次,没事的。”玲珑掩唇打了个有气无力的哈欠,目光却炯炯有神,“我跟你说,姐上钻石了,要不了多久就得把你甩在后面。”

“上钻石了?”顾玲钰倒没嘲讽玲珑的得意模样,神情意外。

不到二十天,从一窍不通不同到钻石,也是有点天赋。

不过至于把他超过嘛……

“哥可是全区第二好吧?你别太得意忘形。”顾玲钰敲了敲玲珑脑袋。

“你别不信,总有一天比你牛。”玲珑三下五除二解决掉早餐,拖着步子回房间补觉前轻飘飘落下一句,“我可是未来要带K神上分的人。”

顾玲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