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四滴血:喜提醉酒玲珑

对于感情,这辈子都没这么主动过的玲珑,在鼓起勇气撩了一下下雁九后,不待人反应,一溜烟跑回到包间。

砰砰直跳的心脏仿佛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即使是在没有他的地方,也紧张到呼吸急促。

狗胆包天的玲珑,觉得自己有必要先喝口冰汽水压压惊。

于是急匆匆抓起面前桌上的易拉罐,仰头就是一口干掉大半。

只不过,这股弥漫在口腔里的冰红茶味道是怎么回事?

舌尖舔了舔被冰过的上颚,玲珑一脸疑惑地砸吧砸吧嘴。

奇怪地低头一看——好家伙,同样是易拉罐,她偏偏拿成了雁九的那一瓶。

其上写着:长岛冰茶。

长岛冰茶?

什么时候冰红茶都改名字了?

而且,味道还怪怪的……

又酸又甜。

难道,过期了?

眼前的视线突然朦胧起来,玲珑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使劲甩了甩。

奇怪,难道是饮料过期了?

明明室内开着冷气,脸颊却像是烧起来了似的。

“玲珑,你这是——”隔壁的猫九,发觉玲珑脸蛋红得像火烧云,惊疑不定的目光从她手中拿着的易拉罐移到那双水汪汪的、迷离的,明显已经不大清醒的眼睛上。

“你把K神的酒给喝了?!”猫九低声尖叫道。

既是惊讶于玲珑敢动雁九的东西,更是惊恐于——

长岛冰茶啊!那可是酒精度数高达百分之四十的酒啊!

被当成饮料,给一口干掉了?!

“什么酒?这明明是我点的肥宅快落水!”玲珑噘着嘴,反驳道。

猫九:哦豁,这小姐姐已经醉掉了。

“不对啊……你、你你你怎么有三个头啊……”玲珑突然伸出手,直指向猫九脑门心儿。

其实是直愣愣朝猫九眼珠子戳去。

要不是人反应快,可能明天再见到的,就是一只瞎猫了。

猫九面对这个摇头晃脑的玲珑,手足无措,果断扭头叫来顾玲钰这个哥哥。

“我滴个神啊!”顾玲钰摁住玲珑不老实安分的双手,无语道,“小祖宗你就没一天给我省心的。”

而此时,酒意上头的玲珑,已经失去对外界正常的感知,一个劲在那里胡言乱语。

顾玲钰死死逮住玲珑的手,转头正想向服务生要一碗醒酒汤,却蓦然间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

“嗷呜嗷呜~五分熟的牛排,好好次……”玲珑那尖尖的两颗虎牙,就直直地、毫不留情地咬上顾玲钰手上的软肉。

顾玲钰:……

牛排你妹哦……

眼见着玲珑的小嘴要接着往上祸害其他地方的肉肉了,顾玲钰眼疾手快就要伸手去捂。

然后,嗷嗷叫的玲小珑,脑袋才伸到一半呢,就突然被提住了命运的后领子。

“K、K神……”顾玲钰的手顿在半空中。

“大胆!哀家的衣服也是尔等小小太监可以染指的!?”玲珑小手翘着兰花指,横眉冷对。

看上去倒是颇有些气势。

被cue为太监的雁九&顾玲钰:……

“还不快快放手?!”玲珑吊着嗓子道。

“搁这儿唱戏呢?”雁九挑着眉,仗着身高差,直接拽衣领子,把小小只的玲珑给提了起来。

某人的小短腿还在半空中扑腾了好几下。

后来酒醒的玲珑:这辈子没这么丢脸过。

这时服务员来告诉店里并没有醒酒汤。

没办法,玲珑这样子肯定是得回家的。

于是顾玲钰便想接手,将这个不省心的妹子带回家去。

“不用。”哪知雁九一手提着玲珑,一手将自己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拿着。

看这样子是要自己去送了。

难道,这两人真的有情况了?

此时此刻玲珑仿佛又换了个身份了,像是粘人的小奶猫,没被束缚的双手,径自交叉,挂在雁九脖子上面,软乎乎的脸蛋还一个劲往人最为敏感的脖颈处蹭来蹭去。

最令人震惊的是,雁九还、不、管、她!

“软fufu,舒fufu,嗷呜嗷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