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小番外:小F牌狗粮

接近年关,FN基地的人都准备陆陆续续地回家了。

于是这时小F的临时归属就成了个大问题。

“我妈不让养动物的,拿回去准被连人带鸟扔出家门。”小七拒绝道。

“我家也是。”猫九附和道。

其余人,也都是各种各样的理由给推掉了。

最后轮到雁九——

“K神啊,你看这……”贺千朝搓着双手,看向沙发上老神在在的男人,犹豫着如何开口说服。

而尚不知自己被全队上下“嫌弃”的小F,正满屋乱飞,还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然后,扑腾着翅膀,落在雁九肩上。

“冰山脸,大魔王!冰山脸,大魔王!”

小F这鸟实打实的聪明,可是就是一点不好,总学它“妈”玲珑,爱在雁九面前疯狂作死。

这下好了,贺千朝恨铁不成钢地盯着小F。

你个傻鸟,知不知道你骂的是你现在唯一的临时归宿了?

“放心,我带回去。”雁九却是不生气,如玉的指尖挠挠小F下颚,淡声道。

今年过年雁爸雁妈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被困在国外暂时回不来了,家里只有雁九一个人。

“好嘞!”终于将小F安置好了归宿,贺千朝也不拖泥带水,拍拍屁股便麻溜地离开了基地。

人去楼空的基地空旷无声,在寒夜里平添一抹萧瑟。

雁九将闹腾的小F关进笼子里,也准备离开。

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K神!你回家了吗?”手机那端传来玲珑软糯的声音,雁九冷硬的眉眼瞬间柔和下来。

“还在基地。”

“你怎么每次放假都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呀。”客厅里七大姑八大姨聊的热火朝天,玲珑拿着手机,踩着棉拖蹬蹬蹬跑到了院子里。

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偶尔有遥远的天际,炸开的绚烂烟火声。

“嗯。”雁九一手提着鸟笼子,歪着脖子夹住手机,另一只手关掉大门。

他家本来就在F市,所以也不用带什么行李。

“你别敷衍我呀。”玲珑撅撅嘴,不满道。

“没敷衍你。”

“好吧好吧,知道你沉默寡言啦。”屋外冷风呼啦啦刮着,有些冷。玲珑在原地跺了跺脚,将身上的外套裹紧了些。

“没有,”因为要开车,雁九打开了扬声器,“对你不是。”

他天生性格冷淡,唯独对她例外。

“哪有……”玲珑想到当初在一起时的场景,拖长了绵绵软软的调子,打趣道,“当初还是我主动表的白呢!”

途中停顿了一下,又道:“不过之后你怎么就那么会……看上去真的不像第一次谈恋爱的说。”

人前冷冷淡淡,人后get了情话的某人,真的撩的她面红耳赤的。

那边雁九低眉思考片刻,答道:“天赋?”

“信你个鬼。”玲珑吐了吐舌头,突然想起小七跟她说过K神私底下抱着本《情话大全》看得专心致志的样子。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屋里传来妈妈喊她进去吃饭的声音。

“那我先挂啦?”虽然才分开没几天,玲珑却是已经依依不舍。

“嗯。”温柔的回应被隔壁响起的鞭炮声给淹没。

震天的噼里啪啦声,玲珑捂住耳朵,对着电话高声道:“替我向伯父伯母说新年快乐呀!”

在妈妈的催促声中,玲珑匆匆挂断了电话。

后来玲珑才知道大年三十,雁九是一个人在家里过的。

“你早说啊,我就陪你在那边过了。”想想雁九空荡荡的家里,玲珑不赞同道。

“不用。”雁九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过年节,他怎么可能让女孩儿抛弃自己爸妈转而来陪他。

“对了,小F最近有没有好一点。”上次听雁九说小F老是半夜闹挺,还经常不吃饭,于是玲珑问道,“我还上网查了查,有说生病的,有说到了发情期的……”

“老样子。”之前还叫个不停的小F,现在又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雁九瞥了一眼,淡声道,“过两天宠物医院营业了,我带它去看看。”

的确,过年嘛,到处都关门歇业,也没有别的办法。

不过玲珑左思右想,还是不大放得下心,加上雁九孤零零在F市,思来想去她还是订了明天的动车票,准备回去。

不过没有告诉雁九,预计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

但是到底是没给成——

偌大一个车站,居然半个小时都打不到一辆车。

走路去雁九家显然不现实,寒风瑟瑟中,玲珑只好无奈给雁九打了个电话。

“胡闹。”远远的就可以看见空旷的街边,站着名身材娇小的女孩儿。雁九停好车,三两步上前,握住玲珑冻得冰冷的手。

“别凶我呀,”玲珑嘟嘟嘴,“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雁九皱眉,还是一脸不赞同,开口还想说些什么,却在看到玲珑另一只手里的东西时,转而问道:“你哪里弄的只玄凤?”

鹦鹉小小一只,蜷缩在玲珑掌心,似乎身躯还微微发着抖。

“下车那里,不知道被谁给丢弃的。”玲珑撇撇嘴,“我要是不管它可能一晚上就给冻死了。反正家里养了一只了,再多一只就当给小F找的伴儿了。”

雁九轻应一声。

回到家里,玲珑叫雁九翻出条不戴了的围巾,裁剪后给小N做了个温暖舒适的小窝。

小N是给那只捡回来的玄凤取的名字。

小F小N,正好和上他们FN战队的队名。

许是感受到了温暖,小N也不再一声不吭了,玲珑给它喂食物时,也不认生,一个劲儿往玲珑身上贴。

倒是小F,自打见到了小N,就围着人家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但是当事人偏偏只愿搭理玲珑。

“卧槽,无情!”小F对着玲珑就是一阵控诉。

玲珑:……

这死孩子从哪儿学的优美中国话?

不过落花无意流水有情的情况,到了第二天便转变了,家里四处都可以看到两只鸟儿互相缠绵的景象。

“算算年龄小F也一岁了,看这样子应该就是到了发情期。”沙发上,玲珑托腮靠在雁九身上说道,“把小N捡回来也算是歪打正着。”

两人又看着小情侣打闹片刻,玲珑眼珠子转了转,拿出手机拍了几张两只玄凤的照片发在微博上。

V玲珑骰子:小F牌狗粮,你,值得拥有。欢迎小N加入我们FN战队大家庭~(图片)(图片)

接着又切换成雁九的号,转发评论道:(撒花花)欢迎小N~

不多一会儿官博和队员们也转发点赞。

KKKKK过期小娇妻:看~识人,今日份的K神微博,又是玲珑小姐姐发的无疑。

K神过气女友:什么时候开始,我竟全靠玲珑小姐姐替K神发的微博过活(大哭)

……

瓜田李信下:大过年的,还投喂狗粮呢?就不能让我们这群单身汉歇息一下吗?!

KKK大战KKK回复瓜田李信下:不不不,至少狗粮的牌子变了。

瓜田李信下回复KKK大战KKK:……好家伙,我竟无法反驳。

那边,雁九也收到了贺千朝的私信。

贺:大过年的,你从哪儿弄的?

K:玲珑捡到的。

贺:……她来陪你过年的?

K:嗯。

贺:……

K:?

贺:挺好。

K:嗯,你之前不一直在说基地里一群单身狗,天天被我和玲珑虐吗。

话题一时有点跳脱,贺千朝疑惑。

K:现在不是了。

加了对小F和小N,两对一起虐。

贺:人干事?

反应过来的贺千朝,表示无语极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K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