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三十四滴血:其实焉知非福

剩下的两局比赛,KiKi怕再触及雁九的霉头,倒是没再作妖,选了辅助再也不敢去下路粘着他,看得直播间和现场粉丝大快人心。

“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自己选种死法。”表演赛结束后,在回基地的途中,雁九对一旁的贺千朝警告道。

“我的问题我的问题,下次不会了。”贺千朝也是一脸的郁闷,你主办方想要热度可以理解,但是也不能踩到人底线上啊不是,这完完全全就是在作死了。

还有那个KiKi,仗着自己家里跟FN金主爸爸有那么点关系,老是时不时来恶心一下人,也是蛮烦的。

……

另一边,结束了大学生活的第一天的玲珑,即将迎来为期十四天的惨无人道的军训。

“可惜了可惜了,军训期间没有所谓的周末。不然FN秋季赛首次上场,我们就可以去现场看了。”结束掉一天枯燥乏味的站军姿,明杏瘫倒在床上,默默流泪控诉道,“这军训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这才一天呢,我的脸和脖子就黑了一圈!”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玲珑也无骨头般躺在床上,揉着自己酸痛的腰,安慰道,“又不是只有一场比赛,以后也有机会,而且我们这儿就是FN的主场嘛,机会多的是。”

“诶,也是,可是第一场比赛诶,多么有纪念意义的!”明杏用小拳头捶了捶床铺,不甘心道。

“那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你还要为爱牺牲一下,断个胳膊断个腿的,就可以以正当理由请假去看比赛了?”玲珑漫不经心道,“绑个绷带去现场看比赛,说不定你的小七男神,一下子被感动到了呢?‘你看啊,我的粉丝居然受伤了都要带伤看我比赛,真是太有心了’!”

这么绘声绘色地一描述,那头的明杏直接笑骂着扔了个枕头过来砸到玲珑脸上。

开玩笑而已,谁都没当回事儿,谁能料想,玲珑还真是个预言嘴。

只不过没灵验在明杏身上,给反弹到说话人自己身上了。

说来话长,那日忘记设闹钟的玲珑和明杏起床差点迟到,早饭也来不及吃,直接飞奔向操场集合。

可是昨夜里下了场雨,宿舍和操场之间有一段超长的青石台阶。平时下楼梯都得万分注意了,可想而知下了雨后的台阶有多滑。

于是只顾赶时间的两人自然而然滑倒了,加上当时玲珑在明杏前面,又在从台阶上滚下来时下意识护了她一把。

所以倒在玲珑身上的明杏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踝关节轻微扭伤。而当了肉垫的玲珑嘛,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右手手臂有点轻微骨折,后脑勺着地怀疑有轻微脑震荡。”校医务室里,年过半百的校医生一脸严肃地得出一个结论——军训是不能参加了,还得去医院拍个片子。

于是,苦命的玲珑从医院里出来后,右手手臂打了层厚厚的石膏,用绷带吊在脖子上。

“你这石膏得打个十天半个月的,最好安安心心在家休养。”

想到医生的医嘱,玲珑表示自己这张嘴啊,简直是在佛祖面前开过光的。

被顾爸顾妈接回了家中,明杏发来消息道歉。

玲珑骰子安红豆:没事啦,就是得有个二十来天才能回学校陪你了。

小七的杏仁老婆:TAT都是我不好,害你这么严重……不过,只是手的话——姐妹,你的机会来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

小七的杏仁老婆:比赛啊!而且你哥不是在队里吗,你可以走个后门,坐在后台看嘛!

玲珑骰子安红豆:……

玲珑不知是该笑骂这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没良心好友,还是该赞叹她一句真机灵。

小七的杏仁老婆:哎呀,去嘛去嘛。

玲珑骰子安红豆:说吧,这么想让我去的目的。

小七的杏仁老婆:矮油,人家就是想要一张小七七的亲笔签名嘛(害羞)去嘛去嘛~

玲珑骰子安红豆:好吧。

正好,拖了这么久了,得把雁九的衣服还给他了。

但是后天就是比赛了,也不知道顾玲钰那边可不可以。

想到这儿,玲珑又给顾玲钰打了个电话过去。

以往比赛多的是选手带家属进去的,所以玲珑的这个请求顾玲钰直接一口便答应下来。

“只是你的胳膊真的没有问题吗?”听到玲珑说自己的右手摔了一下,有点骨折,于是顾玲钰有点不放心自己这个粗心的妹妹,“要不要来接你一起过去?”

“没问题的,你们比赛为重,别来专程接我了,我自己可以。”玲珑赶紧拒绝,虽然她算得上是一个关系户,但是关系利用得太过了也就不好了,凡事都要有个度。

“那行,到时候我叫老贺在场馆门口接你。”

于是后天去看比赛的行程就这么敲定了,只是玲珑万万没想到,当她要打车去场馆的时候,顾玲钰发来消息说,雁九去接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