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滴血:抢了你的蓝Buff

第一局游戏最终以雁九的马可超神,玲珑的蔡文姬抱大腿得了个金牌辅助而结束,算是赢得了一个开门红。

第二局,虽然还是有个常用法师位置的玩家,但是奈何玲珑一楼,那人万年补位五楼,于是玲珑毫无疑问拿到了她自己最擅长的法刺貂蝉。

雁九拿了手最近在练的镜,小七拿了明世隐。

“K神放心往前冲,我是你的加油站。”一般比赛局什么的是不会拿明世隐的,小七这局显然是抱着随便玩,反正有大腿带躺的心思。

“滚。”凉薄的唇吐出了凉薄的话语,“不配。”

小七:……

【哈哈哈,笑死】

【你不配!哈哈哈哈哈,我要不行了。】

【K神就是K神,岂容你一个小小辅助玷污!】

【果然是辅助弟位】

【想开些,你以为是温柔的清酒大大呢。】

【K神:牵我?你不配!】

“弹幕笑什么呢笑什么呢?看我被嫌弃你们很开心?”小七深仇苦恨地盯着电脑屏幕,“一个个的,统统开除粉籍!”

【开出就开除,你的粉丝牌我十五级,K神的我二十级,不要也罢!】

【我还有K神的,貌似也不怎么需要你的。】

【无事无事,多你的一个不多,少你的一个不少。】

……

诸如此类的话只多不少,小七那个气愤啊。

果然,有了K神,他就如路边的野草,没人疼也没人爱。

“咳咳,其实啊,K神说的可能只是明世隐和镜不配啊!”这个时候,见小七欲哭无泪的样子,玲珑转头象征性安慰道,“你看啊,明世隐的牵就那么点距离,镜一开大,上下左右到处飞来飞去,你也不好牵啊对吧?所以,你不如跟我吧!我们中辅联动,打中核!”

四五楼选了双边,貂蝉中核也不是不可以。

感动得一匹的小七,双眼朦胧地连声应好。

【我咋觉得,小姐姐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呢?】

【安慰是假,求辅助跟是真。】

【小姐姐这波诓骗操作我愿称之为大气层】

【可怜的小七,被打野嫌弃,被小姐姐套路】

开局,对面中单火舞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辅助跟,清线比玲珑他们慢了很多,顺便被抢先二级的貂蝉一波一二一打掉了不少状态。

“走走走,下路抓一波。”玲珑带着小七往下路赶。

但是收到信号的敌方射手和辅助,很谨慎地躲在了塔下。于是帮助我方边路拿了河蟹后,两人又回到了中路。

对面打野是娜可露露,直接放掉了第一个河道蟹给他们。

吃掉河道蟹和中路兵的貂蝉直接升四,跟着辅助打野便直奔下路配合边路战士干脆利落收掉对面射手辅助。

“打龙。”

上路的人也被对面打野抓死,娜可露露应该是在打上路的主宰,雁九直接选择互换龙。

而且这个龙是头龙,他们还拿到了两个人头,于是双方经济差距就这么打出来了。

八分钟,又是一波团战。

我方三换五团灭对面。

剩下半血的貂蝉和残血的镜。

玲珑就着中路一波兵线推掉对面中一塔,从野区往上路转准备去清线。

中途,见残血的镜没有回家,在打蓝爸爸,而且已经打到了半血。但是,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三好热心青年,怎么能够不顺手帮队友一把呢?顺便,二技能借个位移赶路快一点。

但是当看到那个跑到自己脚底下的蓝色光圈时,玲珑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刮子,叫你手贱。

屏幕中的镜,似乎愣在了原地两秒,然后一言不发地回城。

气氛仿佛有点不对劲。

那一瞬间,某人感受到了当初被追杀整局的恐惧。

玲珑不敢抬头看向那边被人抢了蓝爸爸的受害者,只在小七“你完了”的目光注视下,默默在聊天处打下一串省略号。

啊,她错了,呜呜呜。

直播间的弹幕也是瞬间空了一秒,然后便被满屏地刷爆了。

【来来来,无奖竞猜一下,这位小姐姐的死法。】

【小姐姐你完了你完了,敢抢K神的蓝】

【连残血都要把蓝Buff先收入囊中的人,你居然敢抢……】

【即使没有画面,我都能想象出现场的血风腥雨】

“正负抵了。”

然而,没有横尸当场。

雁九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入玲珑耳朵里。

什么正?

不只是直播间的各位猜测纷纷,连当事人玲珑也是发懵的。

【呜呜呜,什么正负抵过?】

【?????】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说!小姐姐你之前是干了什么能让K神在你抢了蓝的情况下放过你?!】

玲珑懵懵懂懂地转头看向雁九,撞上那对浅褐色的眸子。

“忘了自己说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鸦黑色的眉尾斜飞入鬓,雁九平淡的语气却吐露出让直播间粉丝们好奇得抓耳挠腮的话语。

啊,她知道了。

也不知为何,提到下午的事情,玲珑没忍住就有浅浅的粉红从耳际漫上脸侧,她不出声,将眼睛挪回手机屏幕上。

要不是没有摄像头对准她,被粉丝们看到这么一副场景,不知道想法会歪到哪里去了——虽然,已经挺歪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