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滴血:所谓鹦鹉学舌

吃饱喝足后,队员们又开始了紧张忙碌的训练。而玲珑则又返回了三楼露天花园,拿出了鸟食去喂那只玄凤鹦鹉。

“可怜的崽崽,买回来没人亲没人爱。”玲珑嘟囔着,伸出指尖戳了戳鹦鹉的脑门。

虽然大家都对她的这份见面礼表示了感谢,但是似乎是大家都全身心投入到了比赛训练之中,以至于喂鸟的这种差事竟然还是落到了赠送人玲珑的手中。

“可怜,可怜。”玄凤鹦鹉被卖家训练的挺聪明,张着嘴便复述着刚刚听到的字眼,“没人亲没人爱,没人亲没人爱。”

玲珑以前也没养过鹦鹉,这番互动倒也有趣,索性便跟它一人一鸟,一唱一和起来。

“说,玲珑今年暴富。”

“玲珑今年暴富,玲珑今年暴富!”

“玲珑是我女神。”

“玲珑,女神,女神!”

自恋的玲珑一本满足,嫣红的唇咧开,嘴角上扬。

突然圆溜溜的眼珠子一转,玲珑将脸更贴近了笼子一些,悄声道:“雁九是个大冰块。”

“雁九是个大冰块!大冰块!”

“K神是大魔王。”想起小七惨痛的遭遇,玲珑忍不住吐槽道。

“大魔王,大魔王!”

突然哗的一声,窗帘被拉开的声音。

“玩得开心吗?”三十度的天气里仿佛刮来一阵暴风雪,玲珑瞬间僵硬了背脊,不敢回头。

“大冰块大冰块!魔王!”凝固的氛围里,笼子中的鹦鹉还在左蹦右跳着,清脆的叫声在清幽安静的区域里显得清晰极了。

玲珑想死的心都有了,怒瞪鹦鹉——闭嘴啊喂!再这么说,人不会嗝屁掉,保不齐K神一个不开心拿你这只蠢鸟开刀,洗洗涮了吃。

“嗯?”低沉的嗓音中是刚醒后的沙哑,又带着淡淡的被吵醒的不悦,尾音上挑着。

“哈,哈哈哈……”玲珑僵硬着假笑的脸,同手同脚地转过身,与站在窗户边的雁九遥遥对视。

原来雁九的房间,就紧挨着露天花园。加上这顶楼本就安静,鹦鹉的叫声传入未关上窗户的室内,自然挺大声的。而雁九,本就是容易被吵醒的那类人。

呵呵,大意了。

“K、K神啊,我不是故意的。”玲珑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一副老老实实准备被训的样子,“对不起……”

嘤嘤嘤,果然被吵醒的男神有点过于可怕。

卑微玲珑瑟瑟发抖。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等来回应,玲珑试探性地微微抬头。

不知为何最近睡眠质量出奇的差,刚刚又做了个不大美好的梦,内心烦躁不堪。雁九立在窗前,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一宿熬夜,缺少睡眠,大脑有些乱成糨糊,敏感的神经又扯得整个人泛起细微但钻心的疼痛。而且,明明室内开着二十二度的空调,却似乎热得人心烦意乱。

“K神?”

“嗯。”雁九眉头深深皱成一团,喉咙里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应答。

这脸色,虽说是刚睡醒吧,但是不是也太红了一点?

玲珑目光在雁九脸上犹疑片刻,顿了顿后抬步走到窗边,问道:“你有没有不舒服?是不是发烧了呀……”

“我——”雁九剩下的话湮灭在无声里,他的衣摆被人用力往下拽了拽,于是下意识顺着力道俯身。

有柔软的手贴上了额头,冰冰凉凉的,仿佛在沸腾的水里投下了几块晶莹剔透的冰。雁九遵循本能,舒展了眉头,身体还往前探了探。

只不过舒服的感觉转瞬即逝。

“你发烧了啊!”玲珑踮着脚尖,手掌心在雁九额头上一触即离,但是显而易见地感受到了发烫的温度,低声惊呼道。

“嗯……”头脑涨得快要炸裂开来,雁九垂下眼睑。

“你这不行啊,要吃药的。”玲珑如是说着,却有些手足无措。毕竟她还没自己照顾过病人呢。

“你,等我一下。”玲珑想了想,丢下一句话便飞奔出花园。

雁九在原地站了十几秒,听到房门传来急促的敲打声。他慢吞吞提着步子过去打开门。

“你先上床躺着。”玲珑现在的思绪有些乱,也顾不得其他,直接伸手拽上雁九劲瘦的手腕,将他往床边拉。

而脑袋迷迷糊糊的雁九,浅褐色的眼眸在握在自己腕间的白嫩小手上停顿了那么一秒,沉默不语,比平时看上去乖巧不少般跟着玲珑的步子,迈步到了床边,然后躺了上去,还自己乖乖把被子盖好,半眯着眼凝视床前的女孩儿。

好、好乖……这与平时高贵冷漠截然不同的三岁宝宝雁九,让玲珑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咳咳,我去找你们经理——你们俱乐部有备着常用药品的吧?”

没得到回应,只有一道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你先躺着休息,我马上回来。”玲珑在这视线的注视下,不自在地摸摸鼻子,然后退出了房间。

下了楼后,却是四处不见贺千朝的身影,队员们又是专注地在打训练赛,闫寒和但丁站在他们身后专心致志地记录着数据。

于是焦急的玲珑纠结地站在原地,打扰也不是,不打扰也不是。

最后,还是清理完厨房,准备离开基地的家政阿姨林嫂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退烧药在那个柜子里,小雁的杯子在厨房,我去帮你倒杯温水。”

玲珑应声,打开柜子翻出一盒退烧药。

“主要是家里有点急事,我得赶着回去。小姑娘你照顾他能行吗?”林嫂说着,“实在不行,还是去叫小寒他们吧。”

玲珑点点头,拿着药和水,转身朝楼上跑去。

回到雁九的房间,玲珑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按照说明书,掰出一粒药丸,隔着被子拍了拍雁九的手臂:“K神,快起来把药吃了。”

满脸绯色的雁九,从床上坐了起来,却是抗拒地看着玲珑手心的药。

“诺。”玲珑又往前递了递,另一只手把温热的水杯放在他手里。

雁九慢吞吞盯了她一眼,最终还是乖乖接了过去,仰头把药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