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滴血:只是怕你晒着

几天的时间就在冲分和带桑和上分中度过了,转眼便到了玲珑期待已久的周末时间。

“你真的找的到吗?要不要我找个人去接你?”

“没事没事,那么标志性的建筑你当我白痴嘛找不到。”

本来说是顾玲钰来接玲珑过去的,但是突然有些急事,玲珑便只好自己去了。

不过拒绝时信誓旦旦,到头来打脸来得飞快。

站在岔路口的某人,打着一把小洋伞,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三条岔路。

“不是,这导航绝对有问题。”玲珑生无可恋地盯着地图导航上一直转个不停的罗盘,懵圈道,“为啥就不能人性一些,说上下左右它不香吗?一定得东南西北吗?”

在原地研究了五分钟的玲珑表示放弃,承认自己可能是个白痴,然后认命般掏出手机,准备给顾玲钰打电话搬救兵。

但是抬眼的一瞬间,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朝她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雁九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戴着压得低低的鸭舌帽,只露出一截白皙的下巴。他显然也是看见了傻兮兮站在那里的玲珑,浅褐色的眸子瞥了过来。

得了,这不就是天降救兵吗?

玲珑删掉打出的号码,收起手机,把伞往后挪了挪,扬起脑袋露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完美的微笑,轻声道:“K神。”

“嗯。”雁九单手插兜,目光不易察觉地扫过玲珑微微出汗的额际,另一只手朝前指了指,“中间,右转,直走。”

他是知道顾玲钰的妹妹今天会来他们基地玩,只是没想到就是有过几面之缘的玲珑,而这番话显而易见就是在给她指路了。

就是这缩句后的指路方式,让玲珑依旧愣在原地。

而雁九见女孩儿还是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不动,淡淡挑了挑眉。

“咳,K神这是要去哪儿啊?”玲·要面子·珑坚决不想承认自己的无能白痴,眼神漂移地询问道。

“买东西。”

“啊,正好我突然想到来的时候没给你们大家买见面礼呢,要不我们一起?”玲珑星星眼道。

拜托拜托,这样一起回来,她就相当于是有人带路了,也不用在男神面前暴露自己路痴的属性了。

玲珑想得十分美好。

她以为他要去的是超市一类的地方。

雁九默然不语。

“可以吗可以吗?”

“不需要。”

意思是不需要带礼物吗?玲珑眨眨眼,继续争取道:“不行不行,还是要的。”

面对“热情”的玲珑,雁九不再多语,只迈步离开。

所以,这算是同意的意思吧?

于是玲珑赶紧小跑几步跟上,如愿以偿地和雁九一起离开。

没想到雁九是要开车的。

玲珑看到眼前的黑曜石色跑车,脚步顿了顿。

她记得离这里最近的超市才几百米啊,根本用不着开车的。

“怎么?”拉开驾驶座车门的雁九回头见女孩儿还愣在原地,于是屈手敲了敲车玻璃问道。

“没没。”算了算了,大神的心思你别猜。玲珑赶紧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内是淡淡的雪松夹着烟草的气味。玲珑系好安全带,膝盖并拢,双手乖乖放在上面,坐姿乖巧极了。

她何德何能,能够坐上男神的副驾驶。

雁九开车不喜欢放音乐,于是两人一路沉默来到目的地。

“K、K神,你确定没有开错吗?”下车后,一片叽叽喳喳的背景音中,玲珑望着眼前全市最大的花鸟市场,陷入深深的怀疑。

原来,K神之前说的“不需要”,不是不需要买礼物,而是花鸟市场没有什么队员需要的东西啊!

玲珑是知道队内没人养宠物什么的,那么,雁九来这里干什么呢?她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身边的人。

“没有。”雁九吐出两个字,便抬步往里面走去。玲珑见状只好撑起小洋伞,三步并两步跟上。

直到雁九带着她走进一家满是绿植花卉的店。

“小九啊,你要的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还需要其他的吗?”那老板看上去和雁九挺熟悉的,看到两人便从柜台后面走了过来。

“谢谢,不用。”雁九检查过袋子里的东西后,便从兜里拿出手机结账。

期间老板似乎颇为新奇地盯着玲珑看了好几眼,玲珑在在原地,回以一个微笑。

“K神,你买的什么呀?你喜欢种植物吗?”作为粉丝的玲珑开始研究自己男神的喜好。

“土。”

土?玲珑一脸莫名,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买一捧土?这就是大佬的特殊癖好吗?

“它喜欢。”雁九又补了一句。

只不过,它?喜欢土的,只有植物吧?可是植物怎么可能有什么喜不喜欢的,土不都那一个样吗?玲珑匪夷所思,还想继续问下去,又怕雁九不耐烦了,于是只好怀着满腹疑问闭口不言。

因为玲珑跟着来的借口是给队员们买礼物,海口都夸下了,即使是花鸟市场卖的东西都不怎么合适,她也要硬着头皮买上那么一件两件的,所以雁九便带着玲珑逛了起来。

“你们俱乐部,有没有规定不能养什么呀?”这里不是各种各样的鸟,就是鱼啊乌龟啊啥的,玲珑一脸纠结,仰头问道。

“没有。”雁九思索片刻又道,“猫九对猫毛过敏。”

但是这里不卖猫,也就是说她可以放心随便买。

玲珑这下放心了,逛了大半圈后,最后选定了喜静又害羞的玄凤鹦鹉。那洁白中夹杂鹅黄色的羽毛,还有两腮侧红彤彤的腮红,简直可爱极了。

玲珑又为它选了个漂亮精致的笼子,还拉着雁九听老板娘洋洋洒洒地讲了好久的饲养指南。

雁九本是不怎么耐烦的,架不住玲珑天真的一句:“你认真听呀,买回去是给你们养的,又不是我养。”于是不得不认真听教。

这到底是送了个礼物还是接了个麻烦?

直到快中午时分,两人一鸟一捧土才慢悠悠晃出了花鸟市场。

此时日头正旺,玲珑侧目看着在烈日下暴晒的雁九,歪头踌躇了一下,便将伞举高,然后朝他那边偏过去。

可是她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身高加手长,眼睁睁便看到伞边的尖角,狠狠戳到了雁九脸上。

玲珑:……

雁九:……

听我解释,我不是在谋杀你。玲珑感觉自己的眼神真的无比真切。

而在她真切无比的眼光下,受害人雁九的脸,肉眼可见地通红起来。

“我只是怕你晒着。”窒息般的沉默在两人中间弥漫开来,玲珑差点只差两眼泪汪汪了。

回应她的是笼中鹦鹉清脆的鸣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