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滴血:动我男神试试

由于第二天玲珑和某汉服商家约了去录平面照的工作,于是十点钟她便和桑和拜拜下线了。

汉服妆面和发型对皮肤发质要求还是蛮高的,玲珑作为一个精致的猪猪girl,在抹完各种精华乳液护肤品后,才慢吞吞上床准备睡觉。

不过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几分钟后,玲·夜猫子·无法入眠·珑生无可恋地坐了起来,想了想还是打算把今天的图P了发个微博再睡。

这万恶的生物钟。

V玲珑骰子:(图片)(图片)(图片)(图片)今天的展子有你吗?和男神的互动真的是三生有幸~K神好帅!(捂脸jpg.)

发出去的瞬间便有了好几百条评论和点赞。

玲珑姐姐的红豆骰子:啊啊啊啊,姐姐神颜,吸溜吸溜(流口水)

想娶玲珑老婆:呜呜呜,今天有课,没去见到我可爱的玲珑老婆,仿佛错亿!

我是K神小迷妹:在现场!!小姐姐真的好幸运~还有,唱歌好好听的!

……

玲珑开开心心在评论区和粉丝们互动了一会儿,才在睡意渐起后心满意足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玲珑是在倾盆大雨的雨落声中醒来的,看看时间连昨晚设定的闹铃都还有半个小时。

不过负责人那边发来消息,原本定在场外的拍摄,因为天气原因给临时改在了室内。而拍摄地点离她家还挺远的,所以玲珑也不贪睡,揉揉朦胧的睡眼,直接起床。

果然,宁愿相信男人骗人的嘴,都不相信气象台骗人的天气预报。

顾妈上班前在厨房贴心地准备了甜甜糯糯的粥,玲珑草草解决掉早饭,正准备出门,却撞上了拉着个大行李箱看上去要出远门的顾玲钰。

“大清早的,你这是要离家出走?”看着眼前提着大包小包的人,玲珑瞬间在脑袋里脑补了几千字昨晚谈判失败后某人扬言要离家出走云云的画面,于是惊恐地问道。

“谁要离家出走啊?”顾玲钰递给玲珑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解释道,“哥这是要去FN基地报道好吧?”

“啊嘞,这么早就要走啊?”玲珑一愣,她还以为签约啊各种复杂程序前前后后要弄很久的,没想到顾玲钰只要过了父母一关,隔天就可以直接收拾包袱走人了。

“对啊。”顾玲钰说话间走到玲珑身侧,弯腰穿鞋,一边说道,“经理说我的房间都收拾好了,过去签个合同,再在微博上官宣一下,就可以直接入队开始训练磨合打比赛了。”

玲珑闻言点头表示明白。

可惜了,如果不是今天约了工作,她就去送顾玲钰了,顺便还可以再近距离和雁九接触。

不过也还好,毕竟自己这个便宜哥哥争气,进了FN,还是一队首发,以后多的是机会见男神。

玲珑若有所思地支着下巴盯着顾玲钰,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咧嘴笑得一脸荡漾。

顾玲钰眨眨眼,总觉得这小妮子在他身上要图谋不轨些什么。

互道再见后,玲珑径自打车去了摄影棚,在门口便碰见了来接她的小助手。

不过这下着大雨的,也不知为何大门口站着好几个女生,有的脖子上还挂着名贵的摄像机。她们三三两两地凑一块儿,一边低声耳语,一边伸长了脖子往里面望。

玲珑有些好奇,路过几人时,还问了问身侧的小助手。

“她们啊?”小助手好像也是知之半解的,摸摸脑袋回答道,“好像是今天摄影棚有什么挺出名的明星来吧。”

哦,追星啊。

只是某个小姑娘手上拿的海报,那人让玲珑感到有些熟悉。不过只是一晃而逝,她盯了一瞬便抛在了脑后,专心工作去了。

拍摄很顺利,而且在室内拍摄也有个莫大的好处,那就是有冷气,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穿里三层外三层的汉服捂痱子了。

中场休息吃午饭,玲珑胃口比较小,所以吃的比谁都快。她将垃圾收拾好后,见开工可能还有一会儿,于是跟负责人说了一句,溜出了房间准备去其他地方转转。

而且之前不是说大概率有什么明星也来了吗,四处走走说不定能凑个热闹啥的。

于是好奇宝宝玲珑提着飘逸的裙摆,在走廊上到处溜达。

结果,明星是没见着一个,男神倒是逮到了一只。

并且,玲珑感觉自己手中仿佛从天而降一口大瓜——红艳艳的,保熟。

“阿雁……”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柔柔弱弱的嗓音,撒娇又委屈一般的语调。

玲珑在拐角处堪堪收住步子,没让自己进入两人视线中。

“阿雁,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而已,昨晚吃饭时我也不是故意让你粉丝知道我们关系的,你别生气。”说着说着还带上了哭腔。

什么什么关系?还叫得那么亲昵?难道我男神早已经名花有主了?可是他不是K神吗,电竞圈公认的高岭之花,孤狼一匹啊!

玲珑瞪大了双眸,瞳孔地震,终于镇不住那一颗砰砰直跳的心,往前曲着身子,悄咪咪探出半个脑袋,暗中观察。

我这才不是偷窥别人隐私,只是关心一下男神而已。玲珑暗自想着。

只见拐角不远处,一位穿着甜美系Lo裙,栗色长卷发披肩的小个子女生,背对着她,伸手紧紧拽着三步之外高大青年的衣袖,仰着脑袋,娇声道。

真是金屋藏的娇?然后昨天FN聚会时不小心被粉丝发现了恋情,然后小情侣吵架了?

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的玲珑,说不上为什么有些小小的难过。

第一次粉上一个男神,而他居然有主了。

玲珑秀气的弯弯眉眼都忍不住低垂了下去,就像在表达着原主低落的情绪一般。

然而心情仿若过山车,在听见雁九冷漠得仿佛夹着冰渣子的声音中,又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放开。”雁九逆光而战,冷色调的光晕之下,冷峻的面部轮廓更显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垂眸盯了一眼被女生捏住的衣袖,皱起的眉头显示着主人明晃晃的厌恶与不耐。

“阿雁……”女生抬头,一双秋眸啜然欲泣。

啊,看这正主冷漠的表现,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

玲珑内心愉悦起来,想知道自己男神待如何解决掉这个胡搅蛮缠的女生,于是身子更往外面倾了过去。结果过于大意,弯下的幅度过大,插在云鬓里的一根簪子,直接啪唧一声掉在地上,清脆的声音明显极了。

糟糕,大意了。

场面似乎一度非常尴尬。

雁九抬眸望了过来,那女生也是一脸被人打搅的不满样子,偏过头来。

六目相对间,玲珑十分不自然地扯出一个礼貌而又不失优雅的微笑,还傻里傻气地抬手挥了挥:“嗨?”

这辈子没这么尴尬过。

玲珑内心泪流满面,与两人相顾无言。

“放手。”雁九对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只侧目了片刻,便收回视线,依旧冷漠地说道,“请自重。”

嗨呀,她就知道K神哪是那么容易攻略的。哼哼,小伙计,你动我男神试试?

“阿雁!”那边女生无比委屈地抿唇,这边看戏的玲珑深深埋下脑袋,掩去快与太阳肩并肩的嘴角。

“我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也不会有什么关系,希望自重。”除了比赛时雁九觉得自己还没说过这么长的一句话,且目光如刀般落在女生手上,“以后请你不要再跟踪我的行程,这会给我造成困扰。”

果不其然,女生一副深深受伤的样子。

跟踪?完了,男神不会也以为她是在跟踪他吧?玲珑总觉得雁九这番话仿佛在敲山震虎。

“不是要拍摄了吗,还不走?”

玲珑低头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呢,却忽然听到耳畔传来一道平淡的声线。

“啊?”四目相对,电光火石间玲珑懂了雁九的意思,“是的是的,主编叫我来喊你回去。”说罢便屁颠颠跟在他身后离开。

留下那女生站在原地忿忿不平。

两人一路无言,在快到雁九拍摄的地方时,玲珑才想起什么,赶紧抬头,然后道:“我不是跟踪你,我只是也在这个地方有工作!”

雁九停下步子,淡淡往她身上扫了一眼,看到她一本正经解释的模样,呲笑一声道:“我又不瞎。”

是哦,谁没事找事穿这么繁复的衣服跟踪人?生怕不被人发现吗?

玲珑后知后觉自己的多此一举,傻愣愣地张嘴,干巴巴地哦了一声。

“行了,不是有工作?”雁九挑眉,言下之意便是赶人了。

玲珑也识趣,不过目光中还是有点不舍,抬起右爪子挥挥,说道:“那,K神拜拜?”

啧,幼稚的告别方式。

虽然这么想着,雁九却是鬼使神差地,同样抬手挥了挥。

有毒,傻兮兮的神经是可以传染人的吗?

可能这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未解之谜,只不过现在的雁九还不知道罢了。

得到了男神的回应,玲珑一本满足地离开回到了摄影棚。

仔细想想自己最近是不是命犯桃花啊,这与男神的见面次数也太高了吧?

而且雁九他不愧是电竞之星,女粉真多。玲珑想到之前漫展时人山人海的现场和刚刚的女生,还有大门口那些默默等待的小姑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真有眼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