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滴血:所谓惩罚游戏

“玲珑玲珑,你的百里太帅了!没想到你玩游戏也这么厉害!”玲珑一下台,便看到她的粉丝一脸星星眼,崇拜地说道。

“还好啦,你再夸我我要骄傲了。”玲珑摸摸后脑勺,被不相熟的人这么表扬她略有些不自在,于是岔开话题道,“行了行了,看最后一局比赛吧。”

第三局比赛赢的是FN射手清酒他们带队的一方,不过BO3的体制,最后赢的还是雁九一方。

根据活动规则,输了的队伍会接受主办方制定的一个小小的惩罚。

“咳咳,现在我这里一共有三个惩罚,请K神一队派出代表从这里面抽取一个惩罚。”主持人一边解释着游戏规则,一边把手里拿着的三张卡片向大家示意。

“我来我来!”话音刚落,一向爱凑热闹的小七便积极主动地举手,跑到台中央,从主持人手里随便选了一张卡片,凝视两秒后,幸灾乐祸地念到,“两人为组,分别从一根饼干的两端向中间咬,如果中途断掉,先断掉的那一方将接受进一步的惩罚。哈哈哈,这个惩罚简直了,不愧是我,永远的神之右手。”

要知道,从两端一起向中间咬饼干什么的不要太暧昧,于是现场不少腐男腐女的血在疯狂沸腾着。

“咦?可是清酒他们一共才三个人啊,凑不齐两组。”在败组众人闻言纷纷满脸黑线的时候,小七提问道。

“所以,这又需要你们这一组出来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啦。”主持人笑着回答道。

也就是说,不是雁九就是小七,得和清酒他们一起参加这个特无语的惩罚游戏。

于是台下粉丝们一齐尖叫着起哄道:“K神!K神!”

莫名躺枪的雁九:???

而主持人当然不负众望,朝坐在比赛席里的雁九说道:“K神,你看看你的呼声如此之高,拒绝的话太伤粉丝的心了吧?”

所以哪怕雁九再不情愿,脸色黑得堪比锅底,也还是被强迫着参加了这场游戏。

“K......K神......”清酒自然是和他的好搭档中单猫九一组,没得选择的刚从二队提上来的上单辣条,只能犹犹豫豫地迈步朝雁九靠了过来,弱弱地喊道。

“嗯。”心情很不好的雁九单手插兜,只懒懒地掀了掀眼皮,闷声应道。

这时工作人员已经将道具饼干拿了上来,就是细细长长的一根,看起来便特别容易断掉。

“要想不再受惩罚,我看他们得亲上吧?”绝不承认自己内心已经开始染色的玲珑,一脸纯真地说道。

“大,大概是的吧?”粉丝咽了咽口水,回道。

嘤嘤嘤,一想到待会儿会看到高岭之花•K神面无表情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上一个男孩纸——嗷,玲珑表示不要太期待。

可是我们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K神表示,你们绝对想多了。

因为在游戏开始的第一秒钟,在许多人还没有回过神的刹那间,雁九便直接,毫不犹豫地咬断了饼干。

雁九:亲上去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大不了接受惩罚。

辣条:TAT

于是再一轮的惩罚又新鲜出炉了——主持人示意该惩罚由队内成员提出。

“嘿嘿,K神我会好好关照你的~”作为平常在基地里受雁九大魔王剥削压迫最为厉害的小七,眼珠子不怀好意地转了转,又自我感觉十分体贴地说,“大家伙儿不是经常说你不食人间烟火,一张臭脸铁定找不到老婆吗?我来帮帮你——”

雁九感到无形之中一股浓浓的恶意包裹住了他。

下一秒,便听到小七举起话筒,高声说道:“我有个惩罚,就是让K神现场找一个小姐姐,对着她把大话西游里面那段最经典的台词饱含深情地说一遍。”

雁九:???招你惹你了???

小七:( ̄▽ ̄)“

这不可不谓女友粉的福音,台下一片令天花板都震动的尖叫。

“不行,换一个。”如果可以的话,雁九可能想直接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辅助来一场爱的教育。

“那就让一个小姐姐坐在你背上,你做二十个俯卧撑。”小七想了想,又道。

“不行,再换。”了解雁九的人都知道,他对陌生女性都有着洁癖,不允许肢体接触的。

“嗯......那就找个小姐姐,一起合唱一首《学猫叫》”眼看着雁九皱眉似乎又要拒绝,小七赶紧补充道,“不可以再换了,我都说了三个了!”

雁九顿了顿总算没再开口拒绝,只是转身前朝小七投去的那个饱含深意的眼神——其余队友表示:可怜的小七,回基地后请保重自己,或者来年清明,我们会给你烧纸钱的。

“好的,我们K神答应了‘和在场一个小姐姐合唱《学猫叫》的惩罚’,那么,就请K神自己选择一个吧。”

于是在场女友粉纷纷开始又是挥手尖叫,又是蹦蹦跳跳企图吸引雁九的目光注意。

“诶诶,你快点把你那个‘生猴子’的横幅举起来啊,说不定人家一个乐意就答应了然后选你一起唱歌呢?”曲沉香用胳膊肘杵了杵意外安静的玲珑,玩笑道。

“你够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唱歌一言难尽。”天生缺少音乐细胞的玲珑对此福利只能报以遗憾的心态,翻了一个白眼。

奈何,落花无意流水有情,四下突然鸦雀无声,感到奇怪的玲珑一抬头,便眼睁睁看到那命运一般的手指,不偏不倚指向了自己。

玲珑:......

男神想和我一起唱歌可我五音不全,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好的,请这位小姐姐移步台上,和我们K神一起唱一曲《学猫叫》。”主持人示意玲珑去到舞台上。

“我有点方。”玲珑朝曲沉香小声嘀咕道。

“那你有本事拒绝。”

“好吧,我没本事。”于是我们玲珑两股颤颤,走到了台上。

“那个,我不是很会唱。”舞台留给了这两位主角,玲珑站在雁九身边,事先打着预防剂。

“嗯。”从他这个高度只能看到女孩乌黑的发顶和一支晶莹剔透的玉兰簪,雁九轻声应着,淡淡道,“我也不会。”

其实,要问他为什么会选择玲珑,可能只是因为见过几次,略微在脑海里有着印象,或者,那次医院突如其来的关心,在一直平静无波的湖面荡起些许涟漪,又或者,只是因为方才的一局游戏,她的过人天赋吸引了他的注意。总之,就是在一种不可名状的心情下,他伸手指向了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