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0070. 禁忌遗物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515字
  • 2020-03-18 00:04:13

罗哲本以为他们的据点会是一些更神秘或者邪恶的地方,可以是有着石像鬼雕塑的漆黑古堡,也可以是屠宰场暗门下的邪恶实验室。

不过现在看来,也只是随便找了个废墟应付而已。

蓟把乔雅缓缓放下,随后按住肩膀拉着她倒退了几步,乔雅并不明白这个举动的意义。

只看见前方一大片碎裂的玻璃砸进水中,从高处砸下溅射出的水花像是爆炸一样。

罗哲正抬头往上看的时候。

一道黑影从几十层楼的高度跃下,手中持着武器一类造型夸张的东西。

罗哲双眼虚眯,只觉得那黑影落下的方向似乎是朝着自己。

亚伯打碎了落地窗的玻璃,从百米高空中一跃而下,锯肉刀的造型类似宰割用的屠刀,只是尺寸大得吓人,锋刃上还有阴寒的锯齿,若是这家伙剜一下,半条命都要丢掉。

“不用紧张,只是和你打个招呼而已。”

蓟认为很正常,因为组织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疯癫,并不是指真的有什么精神病,只是相对常人而言,一般人的思考方式都是以合群为前提,然而纯粹以热爱为思考前提时,即使是合乎情理的判断也变得疯癫。

“那我应该表现得友好一些。”

罗哲这样说着,单手持着MP5冲锋枪往头顶上扫射而去,因为他已经看见那人的动作,是要斩杀自己。

嗒嗒嗒……

冲锋枪狂扫,但命中率不高,只打中了几发,开出几个不痛不痒的血洞,罗哲明白,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就算子弹嵌进了皮肉之内,有的甚至卡在了肌肉之中,但亚伯一声不吭,痛楚是没有意义的,重要的是不是惨叫,而是带着创伤战斗下去。

骇人的锯肉刀直接砍进了罗哲的肩膀,亚伯砸在水面上扬出鱼雷炸裂般的水花,他用锯肉刀狠狠拉了几下,直接把罗哲斜切成了两半。

砰砰……

两声枪响。

乔雅用罗哲给的柯尔特M1911毫不犹豫的开火了,在射击训练场练习过的她准头相当之高,一发打中亚伯的眼睛,一发射穿了眉心,帽子都被都打掉,露出一张三十多岁的面孔,灰发金瞳,脸颊侧和鼻子上有着被爪子挠过的明显伤疤。

亚伯并不在意,剩下的一只眼看着被砍成两半的罗哲身子慢慢化为漆黑的群鸦,眨眼间黑色的风暴像龙卷风一样把他层层裹住。

“什么……”

亚伯只觉不可思议,除非注射混合魔药可以得到怪物的能力,但染血者是无法注射的,就算吸食同类也不会有这样的效果,只是进化成衍变者而已,果然是真货么?

眼前的一切都被黑色覆盖,处在暴风眼中的他,灰色长发被吹得狂舞,只见这些乌鸦群中睁开一只又一只的畸诡眼睛,恶心的泣着鲜血。

罗哲已经不在意血条的损耗了,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自己是无限的,自己的潜意识,已经可以抗衡神明,只是意志力这一点的话。

就在一场血肉搏杀要开始的时候,前方的大楼传来一声巨响,听起来是炸药爆炸的声音,接着整个大楼直接倾倒垮掉,要把在场所有人都给淹埋。

罗哲发觉不妙,直接停下了攻击,化为正常状态护住了乔雅。

“该死……又是弗朗西斯在搞鬼么?”

如果这混账不是据点里唯一的学者,亚伯会直接将他宰了,但只有靠他才能潜入其他梦境,是比猎人重要得多的职位,也是教会里资历相当老的前辈,参加过神血的核心研发项目,后来不知道怎的,又去研究罪恶谱系,因为其本身也注射过混合魔药,所以也有着一定实力,所以在猎杀使徒的任务中,担任智囊一样的存在,即使亚伯并不认为这疯子能做出什么合理的计划,但依然要全力保护他的安全。

磅磅磅……

无数几十上百吨的巨石砸下,掀起惊涛骇浪,包括罗哲在内的,蓟和亚伯,纷纷被砸得头破血流,染红脚下的水域。

硝烟散尽后。

还没反应过来的玛德琳艰难的站起身子,她还以为自己快死了,因为在这狩猎噩梦中,什么样的事情都有。

“这东西远远要比我想象的坚硬得多。”

弗朗西斯从废墟中站起身来,打量着手中毫发无损的黑色琴盒,是用来装小提琴的,但密封的盒子没有丝毫空隙,似乎不能打开,只有着一长串的转轮密码锁,也不知道是用来打开什么的。

他深棕色的卷发即使扎成了马尾也显得不修边幅,主要还是因为那双贪婪危险带着神经质的眼神,以及笑起来时露出的牙齿,本就不整齐再加上枯叶的颜色,像是烟龄五十年的人,骨架高大却瘦骨嶙峋,被风一吹就要飘走似的,尤其是衬上那松垮无比的白大褂。

玛德琳并不得知他手里拿的是什么,只是发觉自己还活着后觉得挺不错的。

护住乔雅的罗哲被砸得浑身是血,但没有大碍,蓟也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了。

亚伯看着佛朗西斯手里的道具,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立马冲过去抓住了弗朗西斯的手。

“你在搞什么?教授?”

亚伯质问着他。

“我在尝试TNT炸药能不能炸坏这个玩意儿,不愧是禁忌遗物么……什么样的攻击都无济于事,到底是什么家伙开发出的?”

弗朗西斯说罢,直接用这个琴盒朝着亚伯的脸抡去,用上全力似乎是想要把他给砸死。

亚伯伸出手毫不费力的格挡住,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可恨的是自己不能伤害他,因为权限的原因。

“拿开你的脏手!”弗朗西斯叫骂着,暴躁的口吻不像是在说话,而接近于喷射液体,“不用等了!现在就出发!现在就潜入梦境!废物来多少都是乌合之众!走了!”

弗朗西斯调试着密码锁上的数字。

亚伯额头上渗出汗水,因为真的拿这个疯子没办法。

“教授……你应该再考虑一下,我们必须有计划才行。”

亚伯彻底无语了。

“用计划来行事,只会像计划一样失败!”弗朗西斯发出咯咯咯的阴险狂笑,朝着蓟招着手,“都过来!要发车了!我可不想和一个智障过二人世界!”

弗朗西斯舔着舌头,说到智障的时候死盯着亚伯,生怕他不明白自己说的就是他。

亚伯汗颜。

罗哲:“……”

他有些懵,因为蓟所在的组织……就好像疯人院一样。

“变异的怪物,你也过来!快快快!没时间解释了!我已经设置好了!”

弗朗西斯眼睛瞪大,惊恐的望着琴盒。

罗哲:“???”

虽然他的说法的确很对,但被冒犯到了。

“什么!?”

亚伯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打开了潜入梦境的跃迁装置!没有任何准备,纯粹的无谋,像是开玩笑一样!而且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一群傻站着的弱智!”弗朗西斯陷入暴怒,只好临时调整一些参数:“嗯……调一下范围,这样!”

他慌张的倒退几步,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因为这玩意儿也是自己第一次用。

“喂喂……”

就连罗哲都没反应过来。

“理智即是诅咒,疯狂才是自由!”

“神还在襁褓中的婴儿……我要踩爆祂的脑袋。”

弗朗西斯十指抽动着笑了起来,就让自己见识一下吧,原初的力量。

紧接着,所有人全部消失在原地,连同被称作禁忌遗物的琴盒一起。

……

……

(中间卷·原初之暗·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