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0069. 狼族盟约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59字
  • 2020-03-17 00:00:16

按照以往地球的算法,已经过去了一周。

这里是一个被水给淹没的现代都市废墟,水深不过一米,刚刚没过膝盖,水质却十分清澈,甚至能看到脚底柏油马路上的纹理与裂痕,在漆黑帷幕上的绯月照映下,无论是漂浮着的报废车辆,以及浸泡在水面上的破旧家具,都盖上了一层妖异的红纱。

房车开到这里就到此为止,所幸的是,已经离目的地不远了,本应需要半个月的行程,在罗哲疯狂损耗生命加快速度的情况下,硬生生压短到了一周,按照地球的算法,只剩下三十公里不到。

蓟也苏醒过来,虽然乔雅依然对萨曼莎的离去耿耿于怀,但另外两人并没有在意,据说猎杀之夜死去的人就会被拽去噩梦边缘,那里是神的梦境边界,把这里比作祂的潜意识的话,那么那里就是无序混乱由无数畸诡物组成的思维废品海洋,用罗哲的话来说,就是系统产生的剩余数据文件存放地,垃圾箱一样的存在,在那里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敢想象的恐怖。

在这片被水浸没的城市中,腿长的人走得要更轻松一点,即使乔雅175的个子完全称得上高挑,但经不起长时间的折腾,毕竟蓟和罗哲两人都是流着神血的怪物。

尽管劳累让双腿都产生了疲软,但乔雅知道蓟和罗哲还要提防怪物,所以并未去打扰。

“这鬼地方到底有多大……”

罗哲都开始觉得不耐烦,因为按理来说,自己不眠不休所驾驶的距离连赤道都足够跑一圈了。

“按照你的说法,以前我们所处的宇宙也是一个梦境分支话,那么这里作为神的潜意识浸染地,估计这里得以尧米来算。”

乔雅有气无力的说着。

“尧米?”

罗哲从未听说过这个单位。

“大概等于1.05亿光年,人类可观测的宇宙差不多是900尧米吧,由于这里并不能参考梦境里的物理规则,万有引力之类的可能都不起作用,但这里如果没有了光速的限制,那么说不定能开发出一秒五万光年的车……我也只是随便瞎说。”

乔雅无端猜想,不然要徒步旅行的话,怕是走到身体变成化石也走不了多远。

“这样说来,地球上的人在进入猎杀之夜的时候,也不是随机分布的,而是同时进入了某一地域,不然的话可能几光年外都见不到一个人影。”

罗哲也开始胡乱猜想,对蓟说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你们的总部吗?”

蓟摇了摇头,说着:“只是据点,没有谁知道总部在什么地方。”

目前为止罗哲还有许多疑惑,蓟所在的组织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对会发生的一切都明察秋毫,是地球上的原生势力,或者是说本来就在这所谓的狩猎噩梦中,这一切都实在太古怪了。

不过联想到自己的诡异,罗哲陡然间也觉得寻常起来,自己精神世界中的乔雅提到过,最初的自己也是研究神血的人,但自己并不得知自己来自哪里,有着什么样的故事,说不定也是蓟组织里或者类似势力里的人。

除了要猎杀所谓的神以外,罗哲最要紧的,还有弄清自己的身世之谜。

察觉到乔雅速度慢了起来,不等罗哲侃几句,蓟直接背起乔雅,说着假如发生什么危险,双手不空的自己不能应对,只有靠罗哲一人撑着,工具箱也直接甩给了罗哲。

罗哲稳稳接过,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危险,就算是S级的怪物,也厉害不到哪里去,从梦境中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猎杀对象,已经变更为神了。

……

……

生命教会据点。

堪比帝国大厦的高楼,一个坐在办公转椅上的男人无视后方堆积的猎人尸体,吸着香烟通过落地窗凝视着这片被水浸没的湖中城市。

“蓟要到了么?”

亚伯认为已经不需要其他猎人了,自己手刃了那些发狂的家伙,到现在这里只剩下三个人。

他穿着《狼族盟约》海报一样的外乡人服饰,中世纪的皮革尖角帽与黑皮风衣把浑身大部分位置都给盖住,面料上的缝合部位透着古老的技艺,从他花甲老人一样的灰发以及金色的兽瞳,不似是人类。

“她还带了两个人,一个是之前提到过的特殊怪物,另一个似乎是普通的医生。”

玛德琳用刺剑给地上的尸体补着刀,尽管这些都是从前的同伴,但狂化后的他们也与野兽无异。

她瞎了一只眼,戴着海盗一样的眼罩,穿着却是和萨曼莎一样的,黑客帝国般的皮革大衣。

“不在罪恶谱系之中的怪物么,真是神奇,在以往的实验中,无论任何生物,甚至就连珊瑚和啮齿动物,也不能违背这一法则,这已经不是人类不人类的问题,甚至不是生物,难道说……是神么?”

亚伯嘴角勾起笑容,但粗糙皮肤上的疤痕,以及僵硬的皮肤,显得并不是在笑,更像是纯粹的肌肉抽动,让人不寒而栗。

“那样的话……不也是在我们的狩猎计划中么?神是无法击倒的,我们只有潜入其他梦境,搜寻神的子嗣,在胎儿时将其猎杀,这样才能有助于组织对神的研究。这个男人……说不定就是神的胚胎”

玛德琳拿出翻盖手机,联系着蓟,在同期的猎人中,蓟是为数不多还活着的人,也变相证明了她的实力。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呢?在这里把他杀掉的话,只会让他坠进噩梦边缘,污秽之血倒是可以留下,但只以血液作为素材可能什么也研究不出。如果想要生擒的话,我认为那是相当困难的事。”

即使是S级的怪物,也不能让他觉得多危险,真正危险的是,未知的东西。

“那可以作为活体素材,让他成为我们的一员,自愿配合工作。”

玛德琳这样说着。

“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是组织已经禁止让觉醒者成为猎人了。”

亚伯始终把教会的规矩奉为真谛,高层的智慧,是凡人无法渗透的。

“特殊时期,应该特殊对待,你的权限更高,你兴许能说服他们。”

玛德琳只是觉得太寂寞了,人越来越少,似乎再也回不到19世纪时,在城镇中围剿怪物群的狂猎。

亚伯已经通过玻璃窗,看到了地面上的人影。

“不管怎么样……先试一试是不是真货吧。”

亚伯站起身来,拿起了靠在桌上的锯肉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