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0068. 死者苏生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63字
  • 2020-03-27 15:39:35

单个泛黄车前灯的微弱光束,范围可怜的投射在被血液浸没的柏油路上,罗哲撑着地面缓缓站起,周遭依旧是熟悉的光景。

至于自己是通过什么方式活过来的,以及消失掉的怪物,还有周围那些花花绿绿的残肢肉块,都是罗哲无从解答的谜题。

或许那些怪物,是无法承受自己的血液,爆体而亡了,罗哲并不得知,腕表上的血条显示是满的,但身上被巨大眼球怪物所刺穿的伤口依然顽强的流着血。

他让黑红色的血管像粘合剂一样填塞所有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缝合,然后全部治愈。

这里是混沌无序的原初世界,之所以这里还保留着人类熟悉的地貌特征,以及相近的物理规则,是因为这片区域被某个神给浸染。

在这里,死亡的概念是被淡化了的,但并不意味着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要面临的是更加古怪未知的处境。

腹部开了个大洞的蓟还新鲜的冒着热气,尤其是她狂化后的半个身体,一只手臂连同半个胸口已经变形,逆生长的骨刺突出皮肤,这些畸状的躯体更像是沸腾着的般烧灼着烟雾,但还保存着人类特征的地方在抽动着,似乎是还没死透。

罗哲认为她无法坚持下去了,就要回到车上看看乔雅的情况。

“别……抛下我,不然……会去噩梦边缘。”

虽然她惊异于死透的罗哲还能复活过来,以及就连那A级的眼球怪物在吸食罗哲的本源之血时都彻底崩溃暴走最后自杀,他的血液对其他怪物来说像是剧毒一样。

不过目前最要紧的是,不被拖进噩梦边缘。

她苍白的嘴里每倾吐出一个字,都要溢出大量的血浆,通常来说是必死无疑了。

罗哲见她还有说话的余力,直接拽着手臂拖上了克罗曼房车,所幸的是,乔雅并无大碍,只是呆坐着发抖,在发现罗哲后,恢复了一丝镇静。

“我还以为你死了。”

罗哲随意把蓟扔到铁板床上,尽管那些流淌滴答着的鲜血浸染了整张床单。

“我也以为你死了。”

乔雅深吸一口气,前面做的所有思想准备都失去了意义,本来已经鼓起被怪物嚼成稀烂也不怕的勇气来着。

“那个鬼佬的尸体呢?”

罗哲记得自己干掉了萨曼莎,因为狂化后的她试图去攻击乔雅。

“你知道屠宰场里的超高压灭菌大型设备么?”

乔雅仍然不想回忆刚才那一幕,饶是已经足够坚强的她,也无法抵御那种畸诡猎奇的视觉冲击。

罗哲“……”

他只记得是一种较为恐怖的设备,乔雅想说的应该是,她像是处在那种环境下,被粉碎或是稀释了吧。

“她……被……拽进了……噩梦边缘。”

蓟吐着血说着。

罗哲捏住眉心,这种情况下就别说话了好么?他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这女人快点好起来。

“后面……血疗……”

蓟断断续续的说着。

乔雅立刻明白了过来,想必她说的是车上有剔除了杂质的污秽之血,立马到房车车尾搜寻了一番,找到了血瓶以及输液装置。

作为一个医生的乔雅固定了血瓶,然后用针头刺进蓟手背的皮肤,往内里输入着血液。

蓟沉沉的闭上了眼睛,狂化后的身体也缓慢朝着正常人类恢复,进入了睡眠。

虽然并不得知蓟所说的噩梦边缘是什么,但直觉听起来就是不太好的地方。

“你被吓坏了。”

罗哲坐在驾驶位上,头也不回的说道,至少他从来没见乔雅露出过那种神态。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

乔雅不得知他那强大的心理素质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不,你错了,正因为我是每个人,所以才会这样。”

罗哲发现在B—074嚎叫的撞击下,似乎把车给撞坏了,无法发动。

“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乔雅一脸茫然。

虽然罗哲得知了自己不需要惧怕灵视,只要随着灵视前进就能找的神的实体,但这种无谋之勇真的值得提倡吗?自己要以这种状态去对付……无人目睹过真容的不可名状之物。

他认为还是先去蓟所在的组织比较靠谱,他们的目的和自己一致,也是为了飞升或神化之类的所以才研究神的血液,更可能就是诸如此类的势力鼓捣出了血疫,他们有着更多的情报,自己也只是无头苍蝇罢了。

更主要的是,能给乔雅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在这猎杀之夜。

“你找找蓟身上的翻盖手机拿给我。”

罗哲记得她是用这个方式来查看目的地,真是诡异,这组织居然在这种鬼地方也有着神奇的通讯手段。

不过他已经无所畏惧了,因为现在的他,是彻底不死不灭的,腕上的黑色电子表甚至可以扔了。

乔雅嗯了一声,翻寻着蓟的身体,明明和自己一样是个女人,但皮肤却极其柔韧,血疗使得她腹部的巨大创伤愈合,擦拭掉上面的血迹后,能看到轮廓清晰的马甲线。

“你在干什么?”

罗哲无语。

乔雅回过来神,找到了翻盖手机,然后拿给了罗哲。

罗哲查看了手机里的所有内容,找到了所谓的地图,让他无奈的是,这根本算不上地图,只是在一张白纸上注明了目的地,以及当前剩余的距离,其他东西一概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定位的,这手机也是某种魔法道具么?

在翻到地图之前,他还看到了几张照片,但因为像素问题,效果很差,一张似乎是在拍摄海边的风景,还有另外两张是不认识的小女孩,在麦田里打闹着的照片。

但那种事无论怎样都好了。

罗哲的手按上方向盘,黑红色的血管疯狂的在其上蔓延,渗入了仪表盘,渗透了车身内里,覆盖了整个外表,紧接着损坏的车前灯也被修复,长出的却是眼睛一类的奇怪物体,眸子还在转动着,散射着鬼片一样的阴森红芒。

就在罗哲准备继续赶路时。

“我……”

乔雅欲言又止。

“有什么就说。”

罗哲看着自己的腕表,血条一下子空了四分之一,但没差,现在无论是血条和SAN条都不管用了,全部都是锁住的。

“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乔雅依然感到后怕,不靠住什么,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不。”

罗哲觉得她会影响自己开车,然后发动了引擎,以罗哲的血液为燃料,排气管狂飙着红浆,一往无前的行驶着。

乔雅气结,但总算彻底冷静下来。

路上或许还有很多挡路的怪物,罗哲开了一会儿始终觉得不放心,因为脆弱的乔雅说不定突然就暴毙了。

“不是不可以。”

罗哲这样说着。

此后一路上重复着单调的风景,渐渐的向着目的地靠拢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