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0067. 神明公敌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34字
  • 2020-03-15 10:59:52

尽管罗哲无比讨厌前世今生的这种说法,甚至是带着恶心和鄙夷,但目前只有相信这个女人,自己所谓的心理保护机制。

没想到的是用来嘲讽蓟的那一番话,结果成了自己的真实写照。

就连血疫,猎杀之夜,这些无法理解的事物都出现了,何况是转生的特殊仪式,自己通过这种神秘手段累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而作为数据分析师的自己,也不过是无数个自己的其中一个。

只不过庆幸的是,占据主导的,仍是链条最前沿的,故事最前方的,身为数据分析师的自己。

通过精神世界的电梯,他不仅仅只目睹到了地球上的自己,据乔雅说,地球也只是神的梦境分支而已,在其他的梦境中,甚至是未来世界里的,末日废土里的,核冬天里的,星际殖民战争中的,乞丐,间谍,裁缝,强盗,盲流,司令,相互之间毫无关联的,共同点仅有追寻源代码这一点而已。

陡然的,他感到了厌烦,或许是知道了自己惊人意志力的由来,每个人生来都是脆弱的,面对外界的精神冲击是只会妥协与服从的,自己并无不同,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缺陷,也并非是因为自己还是婴儿时就克服了所有恐惧,那不是人类所能做到的事。

只是自己的潜意识,深植于灵魂中的东西,是堆叠过无数次死亡,通过无数次精神冲击,对一切情感经历都漠视到如同无机物的,就算被极刑处置也不会皱下眉头的,冰山一角下潜藏着的深渊般的怪兽,可匹敌神明的强大心智。

回到了沿海的别墅。

自感染血疫后,罗哲罕见的露出失眠症下的憔悴与焦虑神情。

就算是自己的精神世界,也不过是一个梦境,但和其他所有梦境不同的是,自己是这里的,唯一神。

“所以说,我是被谁给创造出来的么?”

罗哲捏住眉心的手指发着抖,尽管确认了自己的使命,但他却感受到了羞辱。

“你的创造者,是你自己,转生仪式必须要自己主动投身进去,否则是成功不了的,而最初的你发现了神血的秘密,实验之后发现人类根本无法控制这股力量,所以制定了生命之源计划。”

乔雅面无表情。

“最初的我?”

罗哲无法想象。

“实际上你已经见过最初的你,你真正的自我了,正因如此,你才能控制意象的怪物,但你已经遗忘了。很遗憾的是,我并不知道其他更多的,我只负责引导你,别试图去了解你自己,祂相当狂暴以及不安,祂负责给你提供力量,你负责冷静的判断和行动,做你应该做的。”

乔雅平静说道。

“但是……到底该做什么?虽说是要杀神……但这只是一个伪命题而已,其可行性有待论证,而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证明。”

在这猎杀之夜中,一切简单的东西都变得无比复杂,这让罗哲感到焦虑。

“你所处的猎杀之夜,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如果把地球比作是某个神祇的梦,那么这里就是原初混沌绝对真实的世界,盲目痴愚之神的梦境,主梦境,在这里你可以见到其他神的实体,并可以将其斩杀吸食,直至穷极一切,抵达,或是超越,原初。”

乔雅不动声色的说着。

“盲目痴愚之神……”

罗哲印象里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但已经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这并不是意味着祂像一个白痴一样,而是一切的思想智慧都无法理解触及到的地步。

“名字并没有意义,究其根本也只是不负责任的代号。”

乔雅面无表情。

“这样……看来最初的我自己,也不过是个利欲熏心的恶棍。”

但罗哲至少明白了这一点。

“为什么这样说?”

乔雅手肘抵在桌上撑着下巴,仿佛也好奇他是怎样得出这样的结论。

“如果这就是生命之源计划的最终目的,那我也只是为了自己的神化,或是飞升之类怎样都好的目的,并没有提到其它任何的东西。”

罗哲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因为现实中的乔雅,她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自己。

“这就是你得出的结论么……事实的确如此,但作为一个普通人类而言,能将自己作为实验体投身进无法预计后果的狂暴计划,已经相当值得钦佩了。”

乔雅轻笑着说道,态度有些玩味。

罗哲冷哼一声,那种烂事怎样都无所谓了,不就是要穷极原初混沌么,那就做给你看好了,最初的自己。

“你告诉我的只是概括后的流程,并没有给出细节,我需要弑神计划的细节,这样我才能在猎杀之夜中有所行动。”

罗哲已经得知了,在绝对真实的世界中,死亡的概念是被淡化了的,就如同乔雅以前所说的一样,或许并不能证明这就是真理,但定量而不是定性的世界,很接近于这里,“死亡”对概念的存在来说只是被淡化了而已,死去的人都将以另一种形式存活,只是被存在被淡化了,或许是疯了,或许是彻底自闭了,但那怎样都好,在这里意志力就是生命。

而自己是……不死的,无法崩溃,无法被打倒的,神一样的力量。

“很好,你有着觉悟,但我能给出的信息也很少,因为生命之源计划制定的时候全部都是基于你的理论。猎杀之夜,这是一个完全无序混沌的世界,而你所处的环境之所以有一定规则可循,也是受到了神的浸染,你要做的是找到你这个区域所在的神,并将其斩杀,别拒绝灵视,灵视会为你指引方向,即使你自己会崩溃,但单数的你也只是消耗品,崩溃后也会马上恢复,由于要对付的是神,我们所考虑的击杀方式或许并不是物理手段,也可以是潜入祂的梦境中,在祂的精神世界将其溺死,很可能……不,极有可能你会陷入比死亡还要更加艰难的境地,因为这个计划本身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并没有任何相似的案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

乔雅给出了罗哲细节。

“狂暴的欢愉,只会带来狂暴的结局么?但血疫是由某个神弄出来的,在我杀了这个神之后,没有了灵视,我该如何找到其他的神呢?”

罗哲这样说着,但那都无所谓了。

“不愧是你么……竟然考虑到了这种地步……”

“能做到再说吧。”

“打开你的内心。”

“加入狩猎。”

“猎杀……神明。”

乔雅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喉咙里穿来异样,可罗哲已经习惯了。

鲜血淋漓的手臂从身体内部开始,将他给撕裂,脱壳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