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0065. 终焉和起始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98字
  • 2020-03-11 23:53:28

罗哲腕表上的红色血条,快速的消减着,或是他的胳膊被扯得稀烂,或是直接被锋利的爪子拦腰斩断。

但那抽动着的电子条纹方块总能及时的将致命伤也给愈合,罗哲明白,没有下次了,人类形态的自己死后,会有怪物形态的自己复活。

如果连怪物都不能解决危机,在这种情形下死去的话,那么自己将没有任何悬念的彻底死亡,消陨在这所谓的猎杀之夜。

血量46%。

即使只是诸如D级C级的怪物,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致命,人类的脆弱,就算是在发狂的恶狗面前都会惊惧,何况是猎奇诡异动机不明完全狂乱的邪恶生物。

消防斧已经彻底变为红色,多次砍在角质层以及骨骼的它本应变得迟钝,但在黑红血管的加持下,却越发的锋利。

罗哲如入无物的用手斧切割那些狂涌而来的兽群,每一次都伤及脏腑使其破裂爆出大量的血浆,但拥有夸张恢复力的不只是罗哲,怪物也一样,在其血条为零前它们永远是死不了的,即使被斩下头颅或者拦腰斩断,剩下的躯体也能重新缝合在一起,再度扑来。

饶是罗哲试图用D—012木偶的能力让它们的动作变得缓慢,但是毫无作用,目标太多,甚至在来不及杀它们之前,自己就已经耗空了血条。

血量32%。

被粉碎咀嚼后的罗哲也渐渐感到不支,或许真的要到此为止了。

仅存的车前灯光线也越来越微弱,黯淡的为这血肉模糊的可怖屠场提供着可怜的照明,苍白死光打在几只被宰掉的怪物上面,散落一地的不可言明物冒着滚烫的热气。

蓟的肌肉开始痉挛起来,似乎已是在透支力量了,挥刀中依旧有力,只是没有剩余的工夫作出闪避,被怪物群层层包围,身子被那些有力的肢体开出一个个血洞以及断口,快要被淹埋掉。

罗哲正想去搭救时。

或许是怪物的污秽之血沾染到了她,血中的杂质以及神的思想让她陷入狂乱,也或许是在猎杀野兽时渐渐的被兽性充斥,她的嗓音变得嘶哑,低沉吼出一些意义不明的话语。

“既然怪物可以吃禁止的东西,我也该吃掉怪物。”

啃咬的尖牙,撕裂的利爪,口器附肢倒刺尖锐凸出关节穷极生物的本能物,扭曲状的饥饿血肉大军将她围在一起啃噬,她已经完全不顾受到的伤害,那些分裂出的湛蓝蝴蝶也一一飘碎在空中化为粉末,她似乎……也开始兽化了,就算是混合魔药,其中的主要成分,也是怪物的污秽之血,神的血液。

“蓝……蓝色,咯咯咯。”

她发出扭曲的狂笑,两只手臂增生着白骨从皮肉中刺出,一只手用打刀砍着怪物,另一只手直接用那些长出的骨刺插入怪物的喉管,飚溅出的血液把她淋成纯粹的血红。

“去死猪猡,可笑的死肥脸。”

她兴许已经陷入狂乱,沉溺于狩猎噩梦,绀蓝的眼眸也不再靓丽,瞳孔化为了和野兽一样扩散糊状,只是为了猎杀而存在。

罗哲想要给她一剂阻断药,但自己也被怪物给包围住。

血量24%。

或许是即死的危险性令罗哲开始全力以赴,内在之眼对身体的协调掌握,以及对力量的调动,完全贯彻到极致,周围所有扑来的攻击,都被他找到缝隙与死角躲避过去,灵活的闪躲着,怪物们的生命也被罗哲耗到了最后一丝,用斧子将其全部解决掉。

即刻冲杀进包围蓟的怪物群,可蓟已经彻底狂乱,就连罗哲也毫不犹豫的攻击,即使罗哲反应迅速的躲过,但打刀依旧第二次划破了胸腔,溢出些许血液。

罗哲没有办法了,试图让萨曼莎开车碾过来,这样说不定会化解危机。

此时。

在罗哲回头的瞬间,怪物们不知为何的怔住了,全部木在原地,紧接着纷纷逃离开来,蜷缩躲在了车前灯照明范围的边缘。

只见车子上方匍匐着一头身形巨大的怪物,因为车前灯的照明无法抵达,只能通过波及到上方的微弱光线看到它的面目。

饶是罗哲都怔了那么一霎,因为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眼球,仅仅只是一只眼球后面连着不知名的物体。

这只眼球罕见的清澈,兴许只是因为其浮夸到猎奇病态的体型而已,因为能从“眼睑”的边缘看到那些血丝,以及形状怪异的巨瞳。

在这只眼球的凝视之下,罗哲的灵视也迅速暴涨,腕表上蓝色条在迅速消失。

“什么?”

因为这个只见到冰山一角的怪物,似乎有着直接让人发狂的能力。

罗哲已经通过没有玻璃的车窗,看见车里的景象。

萨曼莎也开始兽化了,手臂变成和她鞭剑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那是可伸缩的骨骼,和蓟一样,她也开始疯言疯语。

世间没有一种残暴,能比得过这冰冻太阳的冷酷与邪恶,因为宇宙终极,因为神的血液。

因为真理。

“死比生更有价值,狩猎噩梦必须醒来,只有这样才能解脱。”

她的嗓音带着哭腔,眼角处溢出血液。

然后。

直接用骨鞭一样的东西,抽打向车中的另一个人。

罗哲毫不犹豫,直接用冲锋枪狂扫萨曼莎,枪口爆裂出大量血水,弹无虚发,全部命中在萨曼莎身上,在其背部开出筛子一样的血洞,阻挡了她的攻击。

但这并未使萨曼莎停下,她丝毫不顾罗哲的攻击,趁罗哲弹匣用完的空隙,肌肉组织愈合,身体不再僵直,又朝着车内的另一个女人攻击。

虽然没有任何的尖叫,除了周围宇宙虚空一样的死寂,只有怪物的喘息嘶哑瘆人的悉索,但罗哲能想象出她的惶恐。

罗哲直接用血液装填着子弹,疯狂的射击在萨曼莎身上,不仅是打成筛子那么简单,重机枪一般的火力,直接把她打成一片片血泥。

血量15%。

萨曼莎仍有余力,已经发狂的她还试图去攻击乔雅,即使她自己的生命也是风中残烛。

血量4%。

萨曼莎终于倒下,罗哲浑身失血肤色惨白,瞳孔也开始黯淡下来,冲锋枪上的黑红血管渐渐消退,那些抽搐痉挛着的电子讯号也不再发挥作用,慢慢破碎为光点消弭在虚无中。

尽管车上匍匐着不知名的眼球物,并在干扰着他的神智,但他依然缓慢的向车内蹒跚的走去,要去检查乔雅的情况。

咔!

那眼球只是冰山一角,潜伏在冰山下的巨大怪物,在一瞬内刺出无数道角质的尖刺,尽数插进罗哲的身躯,穿起来挑在半空中。

只有丝血的罗哲嘴中呕吐着血液。

那些尖刺杀死罗哲后,又在顷刻间缩了回去,只剩下莫名的眼球,不知道带着什么心绪看着罗哲。

血量0%。

“反正……也不过是余生。”

他颓力的跪倒在地,已经是不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