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0061. 真理的形式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60字
  • 2020-03-10 18:37:49

昏暗的房间内,几只形状怪异的蛾子围在钠灯旁打转,本就不明朗的空间一阵浮光掠影。

“你刚才说你灵视的形式改变了对吧。”

尽管知道马上就有一批恶汉来抢劫,但乔雅依然从容的打扫着房间,罗哲在“血疗”的过程中,手术台周围洒得到处都是血,她知道罗哲有办法应付,他不是那种鲁莽的类型,从而完全放心。

“没错……很奇怪,跟以往的形式完全不同,虽然我并不能仔细回想通过灵视看到的东西,但至少不是现在这样的,以前是一种奇妙又伴着苦痛的恍惚体验,而现在更像是一种实质的引导,让我前往某个地方。”

罗哲也是一头雾水,萨曼莎和蓟都告诉过乔雅她们会回来,也许要问她们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嗯……这样。”乔雅发现根本就不能打扫干净,因为并没有清水这种东西,水龙头里流的都是一些味道奇怪的物质,“你以前说过通过‘灵视’目睹到的是真理对吧。”

罗哲点了点头,实际上也并不得知“真理”的定义,因为绝对客观的来说,灵视只是帮自己进一步理解所处的世界而已,虽然也算是真理,但并非就是绝对意义上的真理。

因为“真理”应该是更终极的东西才对,而不会是溢于表面的肤浅物。

“你知道什么是二律背反吗?”

乔雅这样说着。

罗哲摇了摇头,甚至从记事起就根本没听说过这几个字。

乔雅大致的给罗哲说了一遍,而罗哲也理解过来。

“所以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一旦试图追问关于宇宙终极的问题,就会得出互相矛盾,但却又独立正确的答案,产生相悖的状态,你想说用理性来作出判断不一定是可行的对么?”

罗哲不得不承认很有逻辑,这或许就是人类……不,一切智慧生命,一切思想的局限性,若非“神”的话,是绝对无法得知宇宙终极的。

“没错,既然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能按以往的任何经验来作出判断,那么我们应该脱离知识谱系作出一些大胆的推测。或许就连很多学者都进入了一个误区,真理有没有可能并非是思想一类的东西,它不一定就非得以知识、想法这类形式存在,或许是某个物品,也可以是某个地点呢?甚至可以是生命、身体、我们本身之类的事物,真理以思想之外的形式存在也并非没有可能。”

乔雅捏着下巴,柳眉轻蹙,陷入了沉思。

罗哲沉默,有几秒钟都说不出话来。

“你还真是有够离经叛道,真的是学医的么?”

罗哲又一次被乔雅给震到了,这个推测不仅仅是大胆那么简单,也不是逃离知识谱系这么简单,完完全全就是疯子的逻辑了。

“当然现在还不能下定论,我也只是随便瞎猜,但这的确能在一定逻辑上解释你身上发生的事情。”

乔雅有些口渴,因为手上沾了水,摩擦力不够,所以让罗哲拧开瓶盖然后喝了一口,继续补充道。

“在蓟和萨曼莎的嘴里,这里是被叫做猎杀之夜或者狩猎噩梦的地方对吧,而且是神的使徒之类玄之又玄的存在弄出来的。那么有没有可能,你之前发生的灵视,也是一种让你前往某个地点,或是找到某个物品的引导,只不过你之前所处的地方并不在这所谓绝对真实的猎杀之夜,所以要到达目的地,必须通过‘神的使徒’这一媒介,与其说你在目睹真理,不如说你在窥视神的思想,无法穿透它,也就无法到达目的地,而神的思想能让人直接崩溃。”

乔雅轻抿一口水,接着说道:“而现在我们已经被拽入了绝对真实的世界中了,神的思想这一阻碍被抹除了,而灵视直接能让你抵达真理,只要你跟着它走的话。我不是让你接受灵视什么的,那样太危险了,会失去理智的,你要崩溃的时候,我还是会给你注射镇静剂。”

这一番话确确实实说服了罗哲,乔雅说的不无道理,竟让他产生了一种真理近在咫尺的错觉。

“你真是个好女人。”

罗哲这样说着。

猝不及防这样的话。

“你突然之间说些什么?”

乔雅捂住胸口深呼吸,不想像个小女生一样溢于言表。

“我是说,你不是一个累赘和负担,我会尽量保证你的安全,你不用感到亏欠什么的。”

罗哲永远是面无表情的一本正经。

“所以说我是一个工具人吗?这才像你会说出的话,另外,我可从来没有那些亏欠之类的念头,这是你欠我的才对,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给你开药,我已经违背作为一个医生基本的原则了,你是在还债。”

乔雅会心一笑,即使到腰的长发两天没有打理,也遮不住知性美的气质,饶是这所谓的知性美很大程度就奠基在本就惊艳的五官上。

“好吧,不过工具人这个词太难听了,有着歧义,应该是更纯粹的关系,你很重要,对我来说。”

罗哲这样说着。

乔雅背过身去,整理着桌上的罐头和水瓶,这绝对是罗哲的阴谋,平时看起来完全没有幽默感,想必肯定就是为了营造“我很严肃”,“我说的都是真话”,之类的印象,实则是一个超级坏的情场浪子,就是为了在特殊时刻随便几句话把女孩子搞定,绝对就是这样。

“嗯哼,继续说。”

乔雅的声线有些不自然,似是在刻意维持平常的声线。

“继续说?什么意思?要我再复述一遍,还是继续表达更多观点?没有了,就这么简单。”

罗哲不解。

在试图把罐头堆放得整齐的过程中,居然有一只罐头掉了下来。

罗哲弯下身子,轻松接住。

“你在搞什么鬼?”

罗哲一脸茫然。

“没什么,倒是你要想想怎么对付等会儿要来搜刮物资的人。”

乔雅平静说道。

“这个么……”

罗哲话音未落,屋外已经传来了打斗声。

……

躲在门外偷听的萨曼莎正听到高兴的时候。

十几个穿着亚麻衬衫黑马甲,手中拿着猎枪的高个男人从电梯上涌出。

“就是这里么?”

领头的络腮胡说道。

“没错,就是这里。”

两兄弟之中的兄长本来想替罗哲保密的,但罗哲竟然自己提出这种要求,实在是太奇怪,不过照做就好,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

“嚯?这婊子身材还挺火辣的。”

一行人到了罗哲房间所在的楼道内,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高挑的女人,领头的人一下子来了兴致。

显然的是,萨曼莎并不是什么烂好人,只是太过温柔的乔雅触动了她罢了。

她打开吉他盒一样的工具箱,从中拿出了鞭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