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0057. 民兵工会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435字
  • 2020-04-14 10:36:22

本来这种情况下乔雅应该担心罗哲,因为对方是多人组成的集体,自己作为最早醒来的那一批人,以及身边有萨曼莎,才没有遭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在这样的环境下,总有人会催生邪念。

尤其是那轮血月,似乎有着放大情绪的古怪能力,蛊惑着人的心智,把很多人都变得癫狂和邪恶起来。

但现在乔雅比较担心那些人,因为他们只是普通人罢了,不知道罗哲会不会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来,因为就算劝他也没用,向来都是那种一意孤行的人。

“医生在吗?”

门外传来的声音极其有礼貌,但敲门的声音却显得急促。

两人所在的楼层处于建筑物的6层,这些几百米高乱序排列的哥特建筑内部有着敞开式的电梯,最老式的构造,电梯门是可拉伸的铁栅栏,锈迹斑斑,说是电梯,实则根本不知道其运作原理是什么,反正不是用电。

罗哲一手提着斧头,一手开了门。

令三人没想到的是,开门的竟然是一个男人。

光是在身高上,罗哲就压了三人一头多,气势高下立判。

唯一的区别在于,三人都拿着猎枪类的枪械,似乎是因为其他国家管制的原因,很多家中都有这种枪械防身,而罗哲只拿了一柄消防斧。

并不是亚洲人,三个都是白色的鬼佬,装束却和周遭的风格一致,亚麻衬衫和黑色的马甲,因为除了随身的衣物外,这地方可能就只找得到这些。

“你们是谁?”

这三把枪对罗哲来说没有太大的威慑作用,自己的血条还有90%多,就算是重机枪顶在脸上不停开火恐怕也能撑得上一两分钟。

“我们是民兵工会的人,为了讨伐怪物集结在一起,以及弄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来找医生。”

其中一个鬼佬这样说着,目光绕过挡着门的罗哲,他已经看到了屋内的乔雅。

尽管语言并不相通,但似乎是这个错乱的绝对真实世界的原因,语言都直接转化成了可理解的含义以及传递的情绪,只要一听尽管不知道说的什么爪哇国语言,也变成了一种统一性语言,能听得明明白白,这倒是让罗哲感到些许趣味。

“民兵工会……”

罗哲无语,那天血月上的黑影似乎把整个世界都拽入了所谓的猎杀之夜,无论是周围的奇怪建筑以及大得可怕的血月都在阐述这一事实,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就会建立起新的秩序么?眼前这些人显然是想要创立类似于统治机构类的组织。

“你们找她干什么?”

罗哲依然堵在门口。

“有人被怪物伤到了,需要治疗。”

其中领头的鬼佬这样说着,但目光中总有掩饰不住的热忱。

无论是漂亮的也好,身材曼妙的也好,都是很无趣的,唯有真真正正的大小姐气质,是最令人渴望的,那是装不出来的,平凡人也从不敢想的。

罗哲作为一个嗜好与即死之人对话的人,能分辨出哪些是谎言,因为基本上不需要判断,直接武断的认为是谎言,这样总是没错的,人类无非就是这样的生物罢了。

只要对人性完全否定,那么就能对局势完全掌握,之所以有人抱怨世界残酷的原因只是总对别人说的,书上写的,电视里演的信以为真,罗哲无法想象这些人有多可怜。

残酷的不是世界,只是自身太过脆弱罢了。

“我……”

乔雅就准备去救助他人。

“闭嘴。”罗哲平静说道,“你一个心理医生能做外科手术么?”

然后转头对领头的鬼佬说道:“让他死好了,这不就是你们民兵工会所要做的么?对抗怪物,然后去死,保护像我们这样的平民。”

两个鬼佬为之气慨,就欲动手。

领头的鬼佬拦下两人,看医生的确有要帮忙的意思,质问道:“你和医生是什么关系?我想你没有权力去干涉她的判断。”

乔雅莫名有些期待起来,终于轮到那种老套到甚至掉牙的桥段了么?为了达到维护另一方的目的,而不得不说出的谎言,比如说是另一方最亲密的关系之类的,妻子丈夫怎样都好,不会让另一方反感,反而显得很值得依靠。

“我有权力干涉任何人的判断,有什么意见么?”

罗哲面无表情。

乔雅扶额。

“你确定要和我们民兵工会作对么?现在可是有人需要救助。”

领头的鬼佬把枪对准罗哲的眉心,义正言辞的说道。

随后两个跟班也齐刷刷的举起了枪。

“别这样,罗哲,你不放心可以陪我一起去……”

乔雅知道有可能这些人在说谎,但是万一真的有需要帮忙的人呢?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领头的鬼佬说道。

罗哲并不觉得那些玩具能有什么威胁,完全没有必要去跑这一趟,因为这些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和乔雅才是对幕后真相更接近的人,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只是普通人罢了,绝大多数人肯定还发着抖呐。

罗哲捏住猎枪的枪管,直接抵在了他自己的额头上。

“有种的话,就开枪试试。”

罗哲的腔调平静无比,像是在说着红茶里不要加方糖。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么?”

领头的鬼佬面容狰狞,但紧张得额头渗出了汗液,两个跟班也是傻住,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你必须这样做,如果真想把什么民兵工会弄得更完善的话,你必须要有蛇蝎一样的恶毒,鬣狗一样的残暴,你们要比外面那些怪物都更加乖张暴戾,这样才能让人心悦诚服,感到恐惧,从而顺从。”

罗哲说完这些话,继续怂恿着他开枪。

然而领头鬼佬的手已经发起抖来。

“开枪!”

罗哲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三个鬼佬却直接被吓跑了,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说的谎言,为了把乔雅诓骗出去,本就心虚加上遇到一个疯子。

在猎杀之夜前谁都只不过是普通人罢了。

“终究只是半吊子的觉悟么……”

罗哲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发现智能手机还在,不知道能不能用,现在还有一大堆的疑问要问乔雅,萨曼莎应该跟在她身边才对,蓟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以及不知道哪里弄来的剔除了杂质的污秽之血,杂质究竟要怎么剔除?

“你醒过来多久了?”

罗哲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问着乔雅,这个把月来都有够诡异的,先是血疫,又是神,现在倒好,直接整个世界都错乱了。

“你……算了。”乔雅本想批评一下罗哲,“两三天了吧,但时间没多大意义了,这里一直是黑夜。”

乔雅恢复意识的时候也很懵,大半天才缓过神来,和萨曼莎找到了这里,罗哲这么快就接受了事实才是惊人。

“附近有便利店之类的么?”

罗哲也不大清楚。

“有……但估计都被抢空了,远点的地方可能还有东西,但我不敢走那么远,这片区域没有什么怪物。”

乔雅回答道,不仅有便利店,甚至还有各种4S店咖啡厅之类的,反正就是奇怪,这个世界已经不能用常理去进行认知了。

“那走吧。”

罗哲拿好了枪。

“欸?”

乔雅有些懵,这是要跟着去冒险的节奏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