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0055. 狩猎噩梦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72字
  • 2020-03-06 20:22:21

时间已经没有意义了。

海岸上的波涛轻柔的拍着礁石,像是时隔已久,重抚昔日的恋人。

知名建筑师设计的别墅,未来感的极简线条极其立体,具备美感的几何立体图形拼接在一起,可智能调节的双向玻璃覆盖了大部分的建筑外表,这种玻璃一样的东西可以自己生成清晰度极高的裸眼3D动态景观,闭门不出,就能体验世界各地旅游景点的顶级酒店景观房。

暖色调的室内装潢,原木色背景墙上挂着一幅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罗哲看入了神。

一阵汹涌的浪涛打在岸上,凶猛的撞击声让罗哲清醒过来。

“失眠症越来越严重了么?”

罗哲瘫坐在沙发上,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不过自己的车已经被撞坏了,工作也早就丢了,还砸烂了那该死的打印机,无论是周几都不重要了。

“我来这里多久了?”

罗哲试图看清墙上的电子钟,试图看清是什么时间时,飞蚊症陡然间变得严重,只好把目光移开。

“时间已经不重要了,你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即使脱下职业装穿着居家服的乔雅也显现出工作时的严肃,翘着腿严谨的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这个问题我想我已经很明白了。”

罗哲自感染了血疫之后,无论是对自身,或者是世界,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用不到乔雅来帮自己解答。

“不,你并不知道,你还记得你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吗?”

乔雅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那种事情……”

罗哲一脸不屑,试图打开内在之眼,只要开启这个,自己就能化身“神明”,对一切都洞若观火。

但却找不到了……内在之眼的“开关”。

“被你称作内在之眼的东西是不是不起作用了?”

无论多少次乔雅都习惯不了,因为每次他都是这样自以为是,然后却手足无措。

“你怎么会知道?我从来没给你讲过。”

罗哲好奇起来,不过周围的一切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仿佛自己以前来的并不是这里,尽管甚至已经忘记了以前是去的哪儿,但就是鬼使神差的有了这样的判断,没有任何考据。

“这是你的精神世界,罗哲,我也不是真实的,是你潜意识的映射。这个地方是你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而我也是你最信任的人,自然而然的,我算是你的心理保护机制,你问题的疏导者,危机的应对者,懂了么?”

乔雅这样说着。

“嚯?”罗哲饶有兴致,“继续说。”

乔雅:“……”

老实说,比起以前,罗哲越来越令人讨厌了。

“你还记得你到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乔雅试图知道此时的罗哲属于链条中哪一段的罗哲,不知道是从某部分抽取过来的,或是链条最前沿的,因为血疫的原因,罗哲越来越复杂,即使是自己是他的问题疏导者,危机应对者,也无法知道全部。

因为问题和危机,涉及到宇宙终极真理,原初混沌,神。

“和一个美女聊天来着,然后血月……你知道的,毕竟你是我的心理保护机制,你应该理解,不然就不配称作我的保护机制了,那上面出现了一个影子,嗯……形状也想不起来了,只是一道黑影,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罗哲的思路骤然清晰了起来,但是再把目光聚焦到电子钟上时,飞蚊症如跗骨之蛆般阴魂不散。

“这样么……”

虽然罗哲的话里夹杂着很多令人不爽的东西,但生命之源计划……总算成功了。

“那你应该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了什么了吧?这样的你,就算是下次再回到这里,也依然能够保持最前沿的记忆。”

乔雅这样说着。

“什么?下次再来到这里?我连怎么离开都不知道。”

罗哲站起身来,准备打开入户门离开,既然是精神世界,那么想必能看到很多有趣的东西。

能不能重新经历以前的事情呢?

“我劝你不要那样做,你的精神世界相当狂暴,这是你根据最安全的地方想象出的避难所,相信我,除开这里之外,没有地方可以称作是地狱了。”

乔雅警告到。

罗哲:“……”

因为他似乎陷入了一个悖论中,如果自己恐惧自己的精神世界,那么也不过是一个懦夫罢了。如果自己的精神世界连让人恐惧都做不到,那么未免也太软弱了。

“对,猎杀之夜,我记得要迎来猎杀之夜,你这个比喻有其他人也用过,那么猎杀之夜和我的精神世界,哪个更能称作是地狱呢?”

罗哲回想起了蓟所说的话,的确是这样,染血者的基数达到一定程度后,天外来客,神的使徒,就会触发猎杀之夜。

尽管并不知道猎杀之夜是什么东西。

“呵呵,你真的准备好了么?进入狩猎噩梦?”

乔雅面无表情。

“说得好像你比我更了解狩猎噩梦似的,如果你是我的潜意识映射,那么你应该只知道我已经得知的东西才对,就连我都不知道什么是狩猎噩梦。”

罗哲无语,不过想必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因为就连蓟那种危险的疯女人都会闻风丧胆的东西,一定相当可怕就对了。

“那就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你真的知道你自己是谁吗?我这里指的并不是你是什么性格的人,也不是你的本质,而是你的身份,你的使命,你必须去完成,而且没有任何权力去拒绝的使命。”

乔雅平静说道。

“是什么?”

罗哲无语,似乎这样的对话进行过不下一次,但似乎每一次都能给自己带来惊人的改变,虽然回想不起任何东西,但就是有这样的既视感。

“你会是猎杀之夜中,最为强大的猎人。”

“等你下次来这里就会知道了,知道我在说什么。”

“届时,我会带你去见另一个人。”

乔雅平静说着。

“莫名其妙……”

罗哲只觉没有逻辑,既然乔雅也只是自己的一部分的话,那应该是也只知道自己知道的事才对,或者是自己的潜意识里早就埋藏着什么其他自己并不得知的东西?

自己不在染血者的罪恶谱系之中,难道还有着其他什么更深层的原因么?

“打开你的内心,加入狩猎吧。”

乔雅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那种事情……”

话音未落,罗哲只觉喉咙里有什么异样,紧接着一双血淋淋的手臂从中窜出,撑开了口腔,呕吐出一只和自己同样体型的怪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