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0053. 神的使徒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335字
  • 2020-04-14 10:34:58

5.8—5—PM9:30

翡丽酒店3817号房,罗哲直接进入了蓟所在的房间。

“你想要说什么?”

罗哲的字典里根本没有客气这两个字,枪放在了边几上,像是坐在自己家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从落地窗可以看见城市中的暴乱,洛城也变得和东京一样,和所有沦陷的城市一样,到处遍布着渴血的怪物,以及前来屠杀的猎人。

“你做得很对,事实上是,如果真相不公之于众的话,人们将会活得很艰难,人性像是一次性筷子一样,如果照常使用,没有任何问题,但一旦想要考验它,就会像筷子一样,轻而易举的折断。在染血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人与人的生存竞争将会更加激烈,会发生甚至不敢想象的事,或许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

木已成舟,已经无法挽回,蓟不知道狩猎噩梦多久会降临,感染者基数早已控制不住,这里或许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快了。

“你不会只是为了赞同我,才要当面说吧。”

罗哲不以为意,此时的他还不知道血疫更严峻的真相。

“当然不是,把这世界看做一个整体,当腐烂溃败得越严重时,它就会产生症状,当染血者超过一定数量时,就会迎来猎杀之夜,狩猎噩梦。”

蓟平静的说道,本以为还有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但远远要比那更早。

“猎杀之夜?什么意思?”

罗哲饶有兴致,不知怎的,自己的身体竟对这四个字产生了惊人的反应,仿佛血管里的液体开始沸腾,似乎是早就烙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这种描述并不太准确,只是一种比喻的方式,就像一具尸体一样,当它开始即将腐烂时,有远见的苍蝇,就会赶来汲取尸体剩余的价值。你的预感没有错,白天越来越短,黑夜越来越长,而现在血月已经彻底降临了,已经没有黎明了,懂了吗?”

纵使蓟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只是听组织里的人说过,为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建立避难所,但事与愿违。

“这样么……意味着我或许该买一个夜视镜。”

罗哲这样说着。

蓟整个人傻在原地,她从未听罗哲开过任何玩笑,却偏偏在这种危机时刻调侃。

“你永远不知道害怕对么,远远不是如此,在世界这具腐尸上赶来的苍蝇,拥有着人类无法想象的力量,姑且可以叫做……神的使徒,懂么,血液的来源者,不可名状的神,祂的使徒,会让整个世界都崩坏,没有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许历史未来都会错乱,空间物理都会扭曲,一切存在的景观都会破碎重组,而你要身处那样的世界,那样的永夜,渴血怪物永无止境的厮杀,你依旧认为只是一个夜视镜就能搞定的么?”

蓟看上去是在对罗哲说,实际上也是在对自己说,那是名副其实的噩梦,除开血疫之地外,没有地方能被称作是地狱了。

罗哲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不就是神么,你们可能会觉得那是什么超自然不可名状的伟大存在,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绪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便是对于未知的恐惧。然而我……已经克服了这种缺陷,只要是存在的事物,就没理由令人恐惧。”

罗哲永远是一副无关痛痒的神情。

蓟极其难得的泛起了笑容,对罗哲的认知又深了一层,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吗?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是,就算是宇宙终极恐怖摆在面前的话,他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有那么好笑么?”

罗哲无语,无论是萨曼莎也好,还是蓟也好,在自己提及到关于“神”的态度时,都会抱以微妙的态度。

“不……我笑的不是这个,若是其他什么人这样说的话,我可能会嘲笑,但你已经证明了,你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怎么做,在自己上报洛城已经沦陷后,组织并没有及时的下达新任务,只是让自己待命,以及做自己最原来的工作。或许他们有更高明的决策,因为组织高层的智慧是一般人无法揣摩的,也可能是,他们也无计可施了。

“是么……我收回之前那句要把你的脸用子弹射成马蜂窝的话,你要是当时笑一个的话,我可能还真下不去手。”

罗哲这样说着。

蓟无语,那还真是谢谢你了,因为当时罗哲毫不犹豫的直接开枪了。

“够了打住。”

蓟骤然觉得气氛有些微妙。

“你出于什么目的才会把这些告诉我,你真正要做的是什么?”

罗哲认为事情远远没有简单,按理来说自己和这个银发怪女人是处于对立的关系,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达成潜入互助会的目标才有了暂时的合作关系,而现在自己欺骗了她,这层合作关系也站不住了,理应刀剑相向才对。

“或许我只是出于熟人之间纯粹的善意提醒呢?”

蓟平静说道。

“够了打住。”罗哲感到气氛有些微妙,“有话快说。”

蓟对完全没有幽默感的罗哲也毫无办法。

“实际上,我并不是猎人,我的工作是猎杀陷入狂暴的猎人,顺便收拾一些怪物,现在组织并没有其他的安排,我可能要做回我的本职工作。兴许你可以帮帮我。”

蓟这样说着,换做以前自己绝对不会这样说,可现在要面临的,是狩猎噩梦。

“就算世界都崩坏了,还要继续猎杀怪物么?难道你们不应该到某个地方躲起来?”

罗哲从开始就认为蓟所在的组织不会是为了守护世界那么幼稚的目的。

“你错了,不仅要猎杀怪物,不仅要猎杀猎人,甚至要猎杀……使徒,我虽然不能告诉你组织的任何信息,但有一点可以作弊,那就是无论我所在的组织,或是白银隐修会,或是其他的什么势力,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进化,飞升,超越这个世界,或许血疫就是某个势力弄出来的,就是为了迎来狩猎噩梦,因为对神血的研究已经达到了瓶颈,必须需要亲眼目睹更多恐怖的事物,你明白了么?”

“你是我见过意志力最强的感染者,甚至是不讲道理的那种强,至少就表现上来说,根本不像感染了血疫似的,你或许有什么特殊之处,包括你意象具现的怪物,竟然不在罪恶谱系里,说不定你是什么关键的东西……”

蓟这样推理着,这种家伙如果能呆在身边的话,说不定到了某个特殊节点会有作用。

“这样么……关键的东西还行。”

“像你们组织这一类的存在还很多……算是有了一点突破。”

“另外,不能叫做帮帮你,软弱的人,只用躲在强者背后就好。”

罗哲的口吻傲慢无比。

至少蓟感觉十分欠揍。

此时。

窗外巨大的血月上,突然浮现出一道黑影,盖住了这颗诡异天体的邪恶绯芒,并不是人类的形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