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0052. 黑暗侵袭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44字
  • 2020-03-04 17:45:33

5.8—5—PM9:00

被血月污染的异样夜空。

针筒,病毒,幻觉,似瘾君子的命运般令人焦虑。

黑红涌动的喋血夜幕,越过一幕又一幕怪物的虐杀。

鸟笼里的生物扑腾着双翼,可一旦堕入笑骂由人的世间,也终究无法翻越心灵的囚牢。

而终将归于黑暗的眼睛,无论曾经多么光彩照人。

也不过是一面充满哀怨的镜子。

宇宙终极真理的恐慌,血疫在人类因果命运交织之地暴虐的传播,医生、教师、律师化为怪物,劳工、商人、贵胄化为怪物,孩童、青年、老者化为怪物。

鲜血,肉体,苦难,折磨。

狭隘的世界观,软弱的意志力。

在“原初混沌”的试炼下。

所有的自以为是都被蹂躏践踏,所有的懦弱傲慢都被凌虐处刑。

疾风掠过,雨点狂响。

罗哲不知道世界在发生着什么,但这正是关键所在,假如一切都了然于目的话,那根本称不上是冒险。

蓟让罗哲回翡丽酒店,并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罗哲不得不去,她了解真相。

走出电视台的罗哲,随手扫射死一头怪物,枪口飚溅出鲜红的血浆,而怪物也被打成筛子,在高亢的嘶鸣后融成一滩血泥。

他望着那些没有足够的意志抵抗灵视,而纷纷化为怪物的人们。

不自禁的觉得有些可怜,但自己早已失去了同情心。

十字路口上,罗哲碰见了互助会的另一个人。

“任务结束了,BOSS说保持联系。”韦斯特摘下帽子,从铁盒中拿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可瞬间被暴雨淋成浇湿,最后无奈的把烟丢在了地上,“很可怕不是么,人们如愿以偿的击垮了懦夫的信念,却释放出了没有任何负罪感,只会处心积虑的把世界变成断壁残垣的梦魇。”

狄狱彻底疯了,它的体型大到可怕,比卡车还为之巨大,它撞破玻璃冲出了电视台,一路狂暴的吞噬所有挡路的阻碍物,巨力的触手以及增生的关节崩毁一栋又一栋建筑。

高楼倒塌,大厦倾颓。

本就血淋淋的怪异身躯,在吞噬无数染血者后,滚雪球一般,躯体越发茁壮,千百只血淋淋的触手一路横扫着道路上所有的车辆,每吞噬一个怪物,身体就越发的畸诡扭曲,长出令人反胃的恶心器官以及节肢,那些滴血的粘稠角质层或骨骼武器乱舞着,就连水泥地面也摧枯拉朽的出现地震般的沟壑,他一往无前朝着前方推进,暴力的破坏着一切,兴许它不需要目的地,它只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旅途。

“哼。”罗哲冷哼一声,“我并不了解他,但究其根本只是软弱罢了。”

狄狱还未彻底发狂前,最后说出的算是遗言一类的东西,那种事情……罗哲早就知道了,即使是在童年的时候。

是的,人只用几年就可以学会说话,但要用几十年才学会如何闭嘴,因为必须懂得如何去尊重无知的人。

乔雅说过的话让罗哲有所触动,正如血疫是一种遭遇一样,无知也只是一种遭遇罢了,尽管人们做着最残忍的事情,但却没有残忍的精神,并且毫不自知。

但就算再冷血,再残暴,如何欺辱异己的凶横,也不能评价其道德和人格的优劣。因为他们是没有选择的,和饥饿一样,和贫穷一样,和出生一样,他们无法基于最纯粹的爱与同情心去行动,只能基于多数人标准的“爱”与“同情心”去作出判断,无法做到公正,因为处于公正中得益的一方,而感受不到甚至完全忽略正在损害对方的利益。

但这正是乔雅所要表达的,正因如此,才要警醒他人,因为从来如此,不一定就是对的,事情的出发点不能完全基于多数人的标准,而要基于最纯粹的善意,精神病也好,同性恋也好,低能儿也好,艾滋病也好,无论什么样的“异类”,真正的和谐不是一百个人发出同一种声音,而一百个人发出一百个不同的声音,但彼此尊重。

但没人明白这一点,每个人都对不喜欢的人,弱势的人大吼大叫,评判是非,永远意识不到自己主观中的合理并不是公正的。

所以她致力于在一个对心理疾病存在谬误的地方粉碎偏见,罗哲再也没有遇到过比她更伟大的人了。

但谁又会懂呢?

无知的局限性,导致脱离无知都极难做到。

人们早已娱乐至死,什么也不关心了,除了通过各种“载体”探寻“人间至宝”。

让罗哲所反感的,远远不是这世界的丑陋,而是它所佩戴的漂亮面具。

通过粉饰,他早已掘出一个鲜血淋漓的地狱,而乔雅,是为数不多在这之中熠熠生辉的人,正因如此,才要把世界变得更好,这就是她的哲学。

“软弱么……可谁又是坚强的呢?所有人也不过只是垃圾场里互相舔舐伤口的野狗罢了,至少他不需要创可贴了,这也能算软弱吗?”

韦斯特反驳着。

“兴许是这样。”罗哲一脸不屑,随口敷衍,“你就是内脏涂鸦么?”

罗哲看着韦斯特,在恐怖袭击前BOSS公开了所有成员信息,以便相互了解展开行动,他金发碧眼,五官轮廓虽然立体,但却有着东方韵味,要不是穿着职业装的话,或许会对他生出一点好感。

“是的,你应该就是那串随便打的字符了。我记得那对情侣中男的那个是和你一起行动的,他怎么样了?”

韦斯特望着天上的血月,饶是心智坚韧,也难免觉得有些精神恍惚,那轮邪恶的月亮似乎在诱发人心中杀戮的欲望,不过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事,兴许只是自己的错觉。

“已经死了。”

罗哲无感。

“真是完美的HAPPY ENDING,谁也不会继续受伤了不是么,你也快走吧,猎人很快就会来了。”

韦斯特没有选择开车,不知道怎的好像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变成了染血者,到处都是怪物,必须得找个安全点的法子回到藏身处。

罗哲意外的发现路边有一辆杜卡迪959,直接乘了上去,内在之眼睁开,黑红的血管蔓延上了机身,车前灯诡异的化为一双鲜红畸诡的眼睛,深红的瞳孔还在猎奇的转动。

发动引擎,排气口泉涌般飚溅出黑红的血水。

他在满是怪物的道路上狂飙,留下一道骇人的血液轨迹。

一个张开血盆大口嘴里全是螺旋锯齿的血淋淋怪物张牙舞爪的以扭曲的姿态扑过来。

罗哲一脸不屑,几梭子直接打成了筛子。

在血月笼罩的暴雨夜幕之中,黑色呢子大衣的飘动着,朝着蓟所在的地方疾驰。

不知道她要说出什么,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