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0051. 冷血盛宴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76字
  • 2020-04-14 10:32:49

5.8—5—PM8:25

蓟拉开落地窗的窗帘,观察着外面的变化,呼啸的台风席卷着树木,各种重量较轻的物品在空中乱飞,明明没有太大的恐慌,为什么血月却越发逼近了?

血疫更严峻的真相是……

感染血疫的,并不是人类,准确来说,真正染上血疫的,是人类的因果命运交织之地。

当感染者基数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触发真正的,猎杀之夜。

届时不仅仅是人类会变成怪物,就连这个世界也会彻底错乱,不局限于建筑或是道路,甚至是星球天体,都将变形扭曲,或许是历史未来的景观全部重叠,又或是全部崩塌粉碎,谁又知道呢。

这是无法逃离的结局,唯一能做的只有延缓狩猎噩梦的到来。

一切的罪魁祸首,皆是因为……

神的血液。

酒店房间的电视里放着Phantom幻象的辟谣专栏,蓟才放心不少,索性不再去看了。

“你们的思想家,来保证我是疯狂的,那么又有谁,来保证他是理智的?”

电视里突然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叫。

蓟转过头去一看。

电视中穿着竖黑条纹西装的男人公布了血疫的真相,接着整个左臂化为血肉模糊的节肢,顶部覆盖着一柄骨质的巨大镰刀,啪嗒嗒的滴着鲜血,随即直接斩下一个男人的头颅。

“什么!?”

蓟整个人愣在原地,无异于发现行星下一秒就要撞击地球。

“你们会自食其果……”

那个男人最终用低沉的语气进行了这样的诅咒,嘶哑的嗓音仿佛喉咙里卡了十万根鱼刺。

随之他彻底狂化,失去了理智,沦为嗜血的野兽,头颅身躯开始变形,千百只血淋淋的触手连接着骨质剃刀凌空乱舞,直接砍杀掉了节目的女主持人,然后对观众席进行屠杀,还冒着热气的鲜红血浆溅射上了摄像机镜头,从电视里看过去只是一片猩红,逐渐的彻底被红色覆盖,直至再也看不到任何画面。

蓟颓力的瘫坐在椅子上。

是的,如同艾滋病,现如今的技术是无法治愈的,只能控制病毒载体,不让各种症状爆发,用鸡尾酒疗法来保持潜伏期。

自己所在的组织,差不多也是做着这样的事,

恐慌……是会蔓延的。

这种极度恐慌,最古老,最原始的情绪将会加快血疫的蔓延速度,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加快,而是暴涨,疯涨,以航天火箭的速度,不需要几个月,也不需要几天,可能只需要几个钟头。

欧美以及东京等地已经彻底沦陷,就是因为真相的公开,感染者的基数已经控制不住,而这里也快要沦陷了。

蓟深嘶一口气,绀蓝的眸子黯淡下来,不知道避难所计划进展到什么程度了,但是时间应该赶不过来了,已是……

回天乏术。

狩猎噩梦,杀戮的永夜,很快就要来了。

已经……没有黎明了。

她拨通了罗哲的电话,也没有其他的原因,正是这个男人欺骗了自己,才在某种意义上,提前宣告了世界的宿命。

……

PM8:30

电视台外,周围的建筑燃烧着熊熊烈火,铺天盖地的红焰,就连台风和暴雨也无法将之浇熄。

装甲车,导弹,火箭筒。

但没有人用这些武器了。

地月距离缩短了十倍似的,而血色的满月,散发着浓浓的不详。

最原始的撕裂与啃咬,最古老的咀嚼与研磨,大雨的冲刷使血液无法凝结,饶是周围已经沦为一片鲜红的血河。

不仅是互助会的人,就连前来剿灭他们的官方人员,也纷纷化为了血淋淋的畸诡凶兽,但他们只是普通人,没有强大的意志力,直接崩溃为无智的狂乱怪物,什么也做不了,只是在渴血的冲动下互相撕咬搏杀。

消防斧孤零零的躺在下水道盖子上,而它的主人已经不见踪影。

……

PM8:40

令安芷蕾狂喜的是,码头的集装箱内,不仅仅只是有武器和陆地代步工具而已,还有一艘快艇,终于可以履行诺言,航行到太平洋中心,一同沉入海底。

她违背了命令,进入电视台内,要去找自己的爱人。

电视台的控制室内,一片血肉模糊。

罗哲看着詹子良的尸体,他半个身子狂化为怪兽,另外一半还保留着人形,当自己回来时,他已经被发狂的狄狱给宰掉了,污秽之血也被吸食掉。

那发狂的怪胎几乎屠杀了电视台内的所有人,包括他的追随者,甚至是互助会里的伙伴,就连和他走得近的薛绍北也没有避免被吞噬的命运,彻底沦为渴血的狂兽。

罗哲看到那大家伙的体型,吞噬了几十个染血者的他强到夸张的地步,自己的血条没了一半,差点就要死在那家伙手上,最终分解成群鸦才躲过一劫。难以想象是什么级别的,A级么?或者是S?

“是你杀了他么?”

安芷蕾进来后发现这一幕,向罗哲问道。

“我并不能证明不是我杀的,不过他已经死了。”

事实证明,无论是再亲近珍爱的人,当他的血要流到脚边时,也是会倒退几步的。

安芷蕾本以为自己会撕心裂肺的哭泣,但实际上却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这一幕早就存在,不用自己去创造,去描绘,去经历,只是需要去发现。

是的,或许是因为早就在脑海里训练过无数遍的原因,当它真正发生的时候,居然会有……手到擒来的错觉。

她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用双手横抱起詹子良的尸体,尸体上的鲜血流了一身。

她面无表情的抱着他离开,只是离开,并不知道要去哪里。

罗哲毫不在意,目送着她离开,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

发现是蓟打过来的,想必她已经发现自己欺骗她的事情了吧。

“人们需要知道真相。”

罗哲接起电话,顺便抹掉脸上的血渍,尽管过程相当残暴,但人们总算明白了他们在面临什么。

“你什么也不懂,罗哲。”

“你让末日提前到来,或许就在今夜。”

蓟的语气也相当平静,因为让她自己都感到惊奇的是,居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很多必须面临的缓慢冗长的令人绝望的东西,已经不再用去坚持了。

“这样么……那我倒是快刀斩乱麻了。”

罗哲平静道,末日什么的,要来就来吧。

“你就不会感到羞愧么?”

不过倒是问出这句话的蓟倒是有些羞愧,因为事情本来就会发生,罗哲并没有去阻止的义务,只是任它顺其自然。

“这样么……”

“真相就是真相,无论它会引发什么,天国也好炼狱也好,但必须需要真相。”

“个人观点,或许是一个悲剧。”

罗哲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景象,有被震到,因为似乎……已经见不到人类了,只有怪物相互厮杀的,冷血盛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