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0050. 来自地狱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83字
  • 2020-04-18 18:56:59

碧朗晴空,万里无云,海边一处令恐高症晕厥的断崖,狄狱明白这也是自己的妄想。

“这世界是你的摇篮,也是你的陷阱。”

地狱这样说着,尽管他长得和狄狱一模一样,但挺直的脊梁使得与之判若两人。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狄狱只记得自己想要自杀。

“这是你创造我的地方,在你试图自杀的时候,在你唯一诞生出那点可怜勇气的时候,你创造了我。”

地狱讥讽着。

“你就是……我的保护人格么?”

狄狱知道自己有妄想症,心理医生说过自己创造了一个保护人格用来应对危机,不过没想到……竟然能和另外一个自己交流。

“保护你……不,没有人能保护你,我只是比你更了解你,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懦夫,什么样的杂碎,你是一个又唱又跳拿给他人取乐的垃圾。”

断崖边缘的地狱回过头来望着他,不带任何感情。

“我知道……”

狄狱轻笑着,像是在自嘲。

“不,你不知道,放轻松点,我的老伙计,你完全不用感到悲哀,你是人类语言的产物,受制于道德和所谓上帝订立的规范,你做的每一件事都陈腐,无聊,而且完全没问题。你深植于文化中,所以相对安全,你脑中想到的任何念头都不会出问题,那是你想到的东西。你没办法想象出任何逃脱方式,你绝对逃不出去的。你没有任何错,你只是需要我,创造了我来帮你逃脱。”

地狱面无表情。

“但是我的确有精神病,你不就是我的妄想么?”

狄狱认为自己很清醒。

“你完全错了,我的老伙计,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就会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甚至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你没有精神病,只是其他的精神病更多,需要攻击你才能维护自身。”

地狱不能让他理解,只能让他触动,补充道。

“想想我们的所作所为!”

“他们不喜欢手工布偶,他们只喜欢钱,只因为不是他们想要的就可以肆意践踏。衡定这些人渣品质的什么也不是,纸醉金迷下半身长了取款机的婊子只想物尽其用,社会底层的卑贱蝼蚁只会在一些比他们更悲惨的人身上获得存在感。”

“黄金的体积每年都要磨去一千四百分之一,这就是所谓的损耗。”

“因此全世界流通的十四亿黄金每年就要损耗一百万,这一百万黄金化作粉尘,飞扬飘荡,变成轻得能够吸入呼出的原子,这种吸入剂像重担一样,压在人的良心上,跟灵魂起了化学作用,使富人变得傲慢,穷人变得凶狠。”

“我们就是最悲惨的人伙计,我们就是所有人都想要凌虐侮辱取悦的对象,无论是妄想症,无论是教养院,我们的身份,我们的遭遇,都是他们精心编织而出的缺陷,汲取幸福的源泉。”

“我们穷尽一生的所有付出只是在为他们的观点堆砌神国,哪怕是倾尽所有挖空全部,感情,心,甚至灵魂,看看我们是什么下场。”

“他们觉得我们会老实就范,他们觉得我们会像个乖宝宝一样躲在角落接受惩罚,他们太强大了,压倒性的强大,以为我们不会化身野兽。”

“你是懦夫……还是野兽?”

地狱感到愤怒,至少自己,感到了愤怒。

“我不知道……”

狄狱竟开始抽泣,嗓音有些哽咽,他倒退了几步,脑子一片混乱。

“你还没有明白吗?我们总是被教育要过正确的生活,不能犯错。”

“可是错误越严重,越有机会摆脱束缚。”

“就像弗莱明让面包发霉。”

“像是哥伦布不畏灾难,朝着世界尽头航行。”

“真正的发现来自混乱,必须要前往看似错误、愚蠢、白痴的境地才能做到。”

地狱感觉到了,快要成功了。

“那……吞噬我吧。”

狄狱这样说着,既然如此,交给他就好。

“不,我永远也不会那样做,你要登上……属于你自己的王座。”

你无法两次在镜中注视同一双眼睛。

同时摘下因果倒置的酒杯两枚。

先后经过的死者无法接近更深的黑色。

而复数的你早已结痂,脱落而走失。

尽管全无目的。

为什么此刻还不开始谈论。

谈论火,和所有响亮的树枝。

如果一切都能简单的付之一炬。

谁还肯做命运的奴隶,终生。

……

5.8—5—PM8:25

苍白灯光下。

万众目睹下。

“精神病……没有人把他拉下去么?”

诸如此类的话语回荡在狄狱的耳中。

薛绍北扶额,考虑要不要现在开始屠杀,让人们意识到血疫的事实。

女主持人也发着呆,前些天在一起的时候,狄狱可不是这样的。

送葬的长列,无鼓声也无音乐。

在他的灵魂里缓缓行进,希望,被打败,而暴虐的焦灼在他的低垂头颅把黑旗插上。

无数人都在看着狄狱的笑话。

他抬起头来,虽然眼眶溢出了鲜血,但却在狂笑。

那种笑声掺杂着绝望,是野兽发出的嘶嚎。

低等生物的观点,根本就无所谓不是么。

规训权力,彻底瓦解了。

“实际上,你们喜欢精神病,你们需要精神病,如果不指认出一个疯癫的人,你们甚至不能判断出自己是正常的。”

“妄想症没有了,可以是抑郁症,抑郁症没有了,可以是同性恋,然后是肥胖病。”

狄狱捧腹大笑,撕裂声带溅射出鲜红的血浆。

然而他们根本不会懂,这些人的单细胞大脑根本就不会懂。

“疯子……”

一个正义人士看不下去,似乎出于什么原因没有负责安全的人员来把他轰出去,那么只有自己来了。

“你们的思想家,来保证我是疯狂的,那么又有谁,来保证他是理智的?”

“我发现了,我什么都不想要。”

“我只想看这个世界迎来终结。”

“这就是Phantom幻象,血疫,每个人都会化作畸形扭曲的怪物。”

“你们不得不去面对的事实。”

狄狱的左臂化为沾黏血肉的骨质镰刀,矫捷的跳劈,斩下了“正义人士”的头颅。

在脖颈处喷泉般溅射狂涌的血浆中。

万众喧哗中。

狄狱完全狂化,像是来自地狱的生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