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0049. 自我瓦解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604字
  • 2020-03-03 15:52:52

5.8—5—PM7:20

电视台恐怖袭击当夜。

洛城电视台,定档在夜晚八点黄金时间段的一栏访谈节目,针对时事新闻,本次将会邀请到医学专家来揭开新型传染病Phantom幻象的神秘面纱,并进行辟谣,结束时还有很多企业家到场,进行对此次灾难的慈善募捐。

台风来了,波及到沿海的洛城,但这对洛城的市民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之前已经有过预警,但远远达不到危害的级别。

尽管如此。

整座洛城也是风雨飘摇,笼罩在狂暴的雨幕之下,迅猛的疾风撕裂着树上的枯叶,生活垃圾以及报纸在道路上起舞乱飞,潇洒且轻佻的糊了这个世界一脸。

汽车,人流,统统不见了踪影,除了铺天盖地的雨珠狂响外,核冬天般的清冷与死寂。

时至如今,Phantom幻象的动静越来越大,不仅是北欧那边,基本上全球所有国家都关闭了机场和港口,人们基本不出门了,尤其是在今晚这种恶劣的天气下,全都蜷缩在家中,期待着八点准时开始的节目。

天空上悬挂着一轮血月,惊人的大,地月距离似乎缩短了五六倍,直接杵在世界的房梁,肉眼可触的天空之上。

绯红的颜色,诡异的斑点和纹路,像是产妇肚皮上的裂纹,像是暴虐孩童绞烂蟾蜍的卵池,像是氢化矿物油中的非活性胎盘悬浮物。

节目后台的化妆室。

高挑的女主持人穿着礼裙,华丽无比,尽管露背礼服的颜色是漆黑,因为在急性传染病的氛围下应该保持肃穆,怀有哀悼之心,但这并不妨碍她在镜头面前搔首弄姿。

她专业的POSE像是在被摄影师大吼。

给我欲望表情的表情,宝贝。

闪光灯。

给我冷漠的表情,宝贝。

闪光灯。

给我冷漠的存在主义忧郁表情,宝贝。

闪光灯。

给我近乎机械主义的偏激理智主义者表情,宝贝。

闪光灯。

或许只是失眠症越来越重的缘故,扮作安保人员混进电视台的罗哲不由脑补《隐形怪物》中的桥段,她的确是罗哲想要干的那种人,漂亮得像十套最新时装秀高端产品才能拿下的顶级娼妓。

但现在不是时候,罗哲看着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到了贱人表演的时候,或许说,是懦夫。

“为什么不和你女人一起?”

罗哲问向詹子良。

“或许死在一起并不是好事。”

詹子良这样说着。

“这算是哪门子的坏事?”

罗哲认为没有逻辑。

“这样总会有人活下去,如果她死在我面前,我兴许会也去死了。”

詹子良吸着烟,平静说道。

罗哲的思路这才清晰起来。

……

适当的雨令人轻快。

狂暴的雨令人窒息。

雨水通过黑色雨衣上的褶皱从裴卫年的表面流过,红白相间的消防斧提在手中,从脸上的洞窟渗入口腔的雨水,令他不适。

“你知道那个贱人居然还会做手工布偶吗?”

ID内脏涂鸦的人,韦斯特从薛绍北那里听到这个消息时,错愕程度丝毫不亚于刚刚树立两性观念的家伙发现自己是个双性人,听说狄狱小时候就是靠做手工小道具才没被教养院寄送给恋童癖养,实在难以想象自己会对一个如此邪恶的人产生怜悯,不过似乎是人格分裂还是什么的,现在的他像个孬种。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裴卫年手中的消防斧差点掉在地上,也多亏了官方内部人员的韦斯特,这周围的警力才会那么疏散。

两人杵在电视台周围淋着雨,手不得不扶住铁栏才不会被台风吹跑。

【我开着车过来了,会在8点20的时候抵达,早过来的话会引起注意。】

安芷蕾对裴卫年发过来消息,不仅是东区的互助会,包括其他区域的,整个洛城的觉醒者联合到了一起,从码头的集装箱,把运载着各种夸张火力军用装备的装甲车,开到电视台这里来。

……

PM8:20

聚光灯,舞台,多角度用钢架固定的摄影机。

在医学专家辟谣以后,人们的情绪得到了安抚,万米的高空中,他们戴上了弹出来的氧气罩。

狄狱穿着灰黑相间的竖条纹阿玛尼坐在嘉宾席上,他的腿紧张得在发抖,像是发动机引擎一类的东西,薛绍北坐他身边。

显然的是这个懦夫会对他人的话言听计从,互助会里的人替他准备了台本,届时上台后要说什么,届时不用他变成怪物,需要的是自己再加上互助会里的其他几个人。

上百的观众席中,还潜伏着好几个觉醒者,光是一个怪物说明不了什么,必须证明这不是特别案例。

终于迎来慈善募捐的环节。

薛绍北拍了拍狄狱的肩膀,他却被吓得一颤。

一个又一个光鲜亮丽的人物上台,发表自己关于传染病的鼓励话语,希望在隔离医院的患者能够坚持下去。

一轮又一轮雷鸣般的掌声,一位又一位感叹上流人士爱心的人类。

终于轮到了狄狱。

高挑的女主持人发现狄狱似乎变了一个人,无论是神态还是坐姿,更像是某个混蛋整容成了他的样子到处招摇撞骗,不过反正也没差,只要他愿意捐钱,那就什么都好。

在薛绍北的凝视下,狄狱跌跌撞撞的站起来身来,额头上渗出紧张的汗水,歪歪倒倒的走到舞台上。

耀阳的白色强光打在他脸上,仿佛是地下室中被审讯的犯人。

女主持人宣布着狄狱高贵的时装界大鳄身份,以及他惊人的捐款数额。

就在此时。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上台对女主持耳语了几句。

“狄先生,你的支票无法兑现,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女主持人十分疑惑,因为他不是那种会搞出幺蛾子的人。

狄狱一下子被这个问题给问傻了,在脑海里练习过千百遍的,关于公布血疫真相的台词,一时间说不出口。

薛绍北并不在意,因为互助会的BOSS说过,在狄狱还没变成这个人格前,只把这个计划告诉过互助会BOSS,狄狱似乎想趁这个机会顺便干点什么。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时装界的人物,我认识他,他是一个精神病,患有妄想症,你们怎么会请来这种人?滚下去!”

狄狱的一个追随者从观众席上站起了身子,斥责着台上装腔作势的懦夫。

薛绍北懵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看到过那人,是以前给狄狱抢着点烟的其中一个。

是的,狄狱根本没有存款拿来捐款,他真正要捐赠的是,一箱手工制作的动物布偶。

这些手工布偶被拿到了台上,女主持人露出尴尬的神情,因为这似乎是小孩才会玩的东西,患病者需要的是经济资助,而不是这些。

薛绍北突然明悟过来。

是的,狄狱要彻底瓦解自身,瓦解规训权力。

他需要观众。

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歇斯底里也无法发作,因为独自一个人惊慌失措像是在没有其他人的房间笑出来,感觉很蠢。

台下其他人看着那一箱手工布偶,虽然可爱,但是……在这种严肃场合开这种玩笑,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鄙夷的目光尽数传来。

“不是这样的!我被绑架了!被怪物!他们要我制造谣言!”

狄狱双手惶恐的扶在募捐箱上,腿软得快站不起来。

他依然活在他人目光之中,为着看法而活,而现在狄狱的发言,听起来像个货真价实的精神病。

尽管狄狱并不知道,整个网络都在嘲笑他的滑稽,装模作样扮成上等人,实则却是一个捐赠玩具布偶的精神病。

在网络上,人们可以不负责任的发出穷极想象的所有恶毒词汇。

人们并不关心真相,他们只在乎可以攻击谁以便维护自己的观点。

包括台下的人,开始辱骂他。

狄狱瞬间崩溃,妄想症开始发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