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0048. 暴雨前夕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062字
  • 2020-03-01 23:59:51

5.7—4—AM10:21

窗外下起了暴雨,伴着黑云中滚荡的闷雷。

“可恶!可恶!”

薛绍北发狂的踢着餐桌,巨大的力道直接把这些木头踢成粉碎的好几截。

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狄狱是疯子,这种人无论怎样都好,无论怎么疯都没有关系,但是明天就是袭击电视台,向群众公布血疫真相的日子。

而作为这场戏的主角,因为搞定好几个女性高管,而被邀请去作为节目嘉宾的狄狱,却在这最最关键的时刻掉了链子。

看着发狂的薛绍北,狄狱木在椅子上不知道作何反应,尽管薛绍北戴着金丝眼镜貌似是个很文明的人物,但他的口袋里却插着手枪。

薛绍北有些绝望,如果狄狱明天搞不定的话,那么自己的命也保不住,因为互助会的BOSS,动真格的了,装甲车,导弹,榴弹枪,现在全部装在码头的集装箱内,一周不到的时间内,他把互助会变成了一支军队。

“想一想!想一想!理性永远是激情的奴隶,好好想一想你的真知灼见!”

原以为和狄狱相识的那一天,就已经是自己人生中最诡异的一天了,没想到还有更加荒诞的,自己竟然要把从老师那里学到的东西,真正意义上奉还回去。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说的只是精神病而已,和我一样,应该矫正后尽量回归社会才对。”

狄狱开始怀疑这个人的真正动机,可能是教养院的一种手段吧,让一个疯子来恐吓自己搬出去。

不过就算他们不这样做,自己也会离开的。

“你被奴役了,你已经被规则奴役了,你活在别人制定的道德下,用别人的道德来审视自己,他们认为你是精神病,你自己也开始这样想了么?屈服于权威,在假想的枷锁,假想的规则中,连自己都把自己想象成失败者。”

薛绍北认为自己的表达能力实在很差劲,如果是让狄狱自己来和狄狱说的话,相信效果要好许多。

“那我该怎样?”

狄狱随口一问,即使很想离开这里,但他手中有枪不敢妄动。

“你不用怎样,你只用想起你自己是谁……大佬。”

薛绍北真的服气了。

他这才发现狄狱原来有着自己的手机,而自己给他买的新手机已经不知道甩哪里去了,就连证明此时的他不是真正的他也做不到。

“有时候……我的确会变成另一个人,但那不是我。”

狄狱听医生说过,自己的妄想似乎极其可怕,甚至催生出了一个保护人格,用来应对危机。

薛绍北抹了抹脸,彻底无语了。

他听狄狱说过,彻底被规则侵蚀的人,是极难跳脱出去的。

他们只能看见自己想看见的,听见自己想听见的,而一切有力的雄辩,都成了煽动家的阴谋。

“你的几个小弟呢?”

薛绍北这才发现狄狱身边没有跟着那几个比邪教信徒还要更烦人的狗腿。

“什么小弟?”

狄狱根本不知道。

难道这也是狄狱的什么有趣计划么?薛绍北根本搞不懂,他总是能琢磨出一些令人大跌眼镜的事。

薛绍北没有其他办法了,也只好将计就计,狄狱对那几个电视台女性高管的人设是时装界的富豪,而他被邀请去作为嘉宾,会在某一时间节点上台半分钟不到,进行慈善募捐,而那就是最好的时机,狄狱会在敌明我暗的情况下直接公布血疫真相并化身怪物,而互助会里的其他一部分成员会在埋伏中控制电视台的直播放映不被中断,另一部分的成员则负责迎击军队以及猎人。

薛绍北用枪指着狄狱的脑袋。

“你不得不这样做,懦夫。”

薛绍北发现,懦夫……远远要比贱人更令人作呕。

……

AM11:20

翡丽酒店的酒馆。

调酒师已经彻底和这两个常客混熟了,不知道是雌雄大盗还是什么之类的,每天游手好闲什么工作也没有,但就是能天天住一夜好几千的套房。

“你的马丁尼,女士。”

“你的伏特加,先生。”

调酒师驾轻就熟,反正这一周来,这两人每天来这里就喝这个,然后聊一些根本搞不懂的话题,现在估计又要开始了。

“我有时候……会通过灵视预见未来,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情况吗?”

罗哲灌了一杯伏特加下肚。

“准确的说那不叫预见未来,这种情况很正常,你知道拉普拉斯之妖么?”

蓟轻抿了一口马丁尼。

“似乎是一种学术假设,如果有着这样一个恶魔,他知道宇宙中每个原子的确切位置和动量,那么就能够使用牛顿定律来展现宇宙事件的整个过程,展现一切历史以及未来。”

罗哲不清楚和这有什么关系。

“没错,这算是一个恰当的比喻,灵视带给你超强的洞察能力,明确了周围一切物质/意识的概念以及流动轨迹,整个宇宙是不可能的,根据你意志力的强弱来决定地理范围以及时间范围,并不是预见了未来,只是判断出在不进行自我干涉的情况下有极大可能发生的事。”

蓟这样向罗哲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通过灵视也能够反推历史么?有趣。”

只是罗哲认为不能随时使用,这种不可控的东西有点让人反感。

调酒师放弃了思考,索性不去听,反正根本弄不懂,玄之又玄的,估计这两人是什么编剧或者创作者的职业,在玩什么角色扮演。

“你的那个熟人找到了么?”

蓟并不关心罗哲的私人生活,只是实在找不到话题。

“没有。”

罗哲也不是特别上心,只是让会里的人多留意一个叫况泽语的人。

“小组活动,袭击电视台的事情有眉目了么?”

蓟最关心的是这个。

“没有……”

罗哲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即使互助会里有过明确消息,明天晚上自己的任务是负责电视台内部的控制,不让工作人员切断直播,以及收拾那些外面没防住的士兵或是猎人。

“那样最好,这样我还可以悠闲几天。”

蓟喝完杯中的马丁尼说道。

是的,罗哲会帮助神秘组织宰杀怪物,但代价绝不是献祭无知者的生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