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0047. 妄想症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70字
  • 2020-03-01 21:55:31

5.7—4—AM8:00

一周后。

世界变得越来越诡异,自Phantom幻象的游行示威之后,没有谁知道结果如何,除了亲历者之外。

唯一能确凿的是,街上越来越冷清,天空也越来越灰霾,所有的事物都蒙上了一层淡不可见的灰雾。

破败的筒子楼,满是焦黑油污的楼道,表皮开裂的木门板,暴露出劣质人造棉的沙发。

看着手机的狄狱捏住眉心。

当真实世界都被质疑时,虚拟世界自然而然的沦为了炼狱,每个人都像是被逼到绝路凶相毕露歇斯底里的魔鬼,在屏幕之外按键杀人,散布着穷极想象的恶毒谣言。

他受不了网络上的这些疯子,失去共情心,践踏公平的恶魔,他们并非是喜欢公平,只是喜欢假想的公平,喜欢自己处在不公平中得利的那一方,这就是公平。

或许是因为妄想症的原因,自己已经分不开虚妄和真实的区别,若身处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或许能成为不同的人。

点上一支廉价香烟吸了起来,他紧闭着眼睛,让尼古丁在肺里滚荡,迟迟不吐出来,眉头紧得快压皱眼睑。

可依然回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

“妄想症越来越严重了么?”

他只隐约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化为血淋淋的怪物,干着一些残暴无比的事。

骤然觉得有些反胃,白瓷石的盥洗盆裂开缝子,露出灰黑的水泥,狄狱趴在上面呕出了一滩血水。

他不明白自己身上为什么会穿着西装。

但是自己得去工作了,这身衣服并不适合自己,从缺了一脚歪斜着的衣橱内,换上地摊的牛仔裤和T恤。

连忙服下几颗药后出了门。

……

AM8:55

雨水碎裂蠕动着,建筑以及穷尽所有事物的排列规则都成了矩形的方块格子,一丝不苟。

环卫局。

“你已经半个月没来上班了。”

他远远要比狄狱更加年轻,但却是狄狱的管理人,负责安排狄狱去哪个区域。

“我有……妄想症……中间可能发生了什么。”

狄狱掌心中渗出汗水。

“哇哦……真是惊奇,怪不得你会从事这份职业,抱歉,如果早知道的话,可能最开始就不会让你干这份工作。”

他有些肥胖,或许是因为高热量食物的原因。另外,实际上他还有极其微小的害怕,毕竟妄想症实在很稀奇,那是电影里的东西,现实中就不该看到,该被关进精神病院。

“再给我一次机会,不会再发生了,我有坚持吃药,我不知道还能去哪里找工作了。”

狄狱甚至是乞求。

“很遗憾,但我们可能会需要……嗯……相对来说稳定一点的人。”

他认为自己已经很关照狄狱了,大概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自己善良的人,尤其是在自己斟酌用词的时候。不过有趣的是,到底他有没有心怀感激,精神病人可不是正常人能够理解的,想到这里,下意识的竟然有些害怕起来,人无论是对陌生事物还是异类,都是会感到恐惧的。

慌乱之下尽快赶走了他,因为担忧后续的事件,甚至没有计较他旷工的事,把他应得的钱全部都发了出来。

……

AM9:10

狄狱坐在公园长椅上淋着雨,一千多元根本不够,不知道今后要如何打算,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稳定工作了,除非是去扮演宣传用的大型布偶。

手机的提示音把他从思绪中拉出。

是教养院发来的。

【你不能再住那间房子了……你已经很大了,我们需要把它空出来留给真正有需要的人。】

如果有可能的话,狄狱也不会选择住在洛城。

是的,虽然没有任何的文件。

但狄狱所居住的房屋,是遵守了契约关系,合乎道德的。他所寄读的聋哑人学校有一些捐赠房,通常是发生过恶性事件的房子,恶性包括到一些非人道的刑事案件,并不适合住人,所以捐赠出来,留给一些教养院在聋哑人学校寄读,成年后仍然没有自理条件的人居住。

他的尊严正在受到处刑,不只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接下来他自己所要说的话。

【我不知道要住哪里了,我被解雇了,搬出去的话,我只有死了。】

狄狱这样回复着。

【你可以想想其他办法。】

是的,她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因为狄狱的症状,也没有任何工作可以介绍给他,除了没有任何筛查条件的临时工,以及他之前在环卫局的工作。

【你知道的,除了你们,没有人在乎我了。】

狄狱试图故技重施,再次用这种方式打动他们。

然而耐心,早就已经被消磨完了。

【尽快搬出去吧。】

这样回复之后,无论狄狱怎么发消息过去,甚至是拨通电话,也没有回音了。

即使他早就深刻的明白,教养院的设立,只是为了巩固以及扩张信仰,因为那里的任何东西,生长十几年的一切,从白粥到几百人一间屋的上下铺厂房,都是最次的,自己从记事起就替他们劳动,布料缝纫或是手工道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作,换来的却只有这种下场。

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虚幻,脑海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要占领自己,自己的妄想,狂暴的臆想物,扭曲而邪恶的畸形事物。

连忙服下几颗药片,总算稳定了一些。

……

AM9:40

回到筒子楼中的住房,门前站着一个陌生人。

“嘿,又去宰了几个家长么?”

薛绍北这样说着,这一周过得都很奇怪,自从狄狱得到新手机后,就再也没联系过自己,这有够诡异的,信息或是电话也从来不回,讨论群也没在看到他的消息。

要知道这家伙很难找,前两次来他的家中也没人影,这次总算把他给逮住了。

“我认识你么?”

狄狱疑惑望着这个男人,下意识倒退了几步,他的手指缝中间长着两栖动物一样的蹼,说话时候露出的牙齿,是像锯子一样的尖锐物。

“这是什么新型的玩笑,或者是某种测试?”

薛绍北即使不明白狄狱,但他明白狄狱的小弟,那些混蛋总喜欢过度解读他所说的话,任何言语任何问题都变得像是一种试炼。

“抱歉……能让一让吗?我得回家收拾东西,然后搬出去。”

狄狱也认为自己不该继续住在这里,于情于理都不能。

薛绍北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疯了?”

是的,他在狄狱眼中看不到那种近乎盲目的自信,只有掩藏不住的卑怯与懦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