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0046. 无所事事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229字
  • 2020-02-29 23:45:43

4.28—2—PM8:02

翡丽酒店自带着各种娱乐场所。

任何打发时间的东西都没有,罗哲提出要去宰几个怪物,因为蓟有着渠道可以随时给感染者来个“上门服务”。

但这个提案直接被否决了,规矩很简单,只做任务内的事情就好。

完全没有事做。

美式风格的粗粝棕榈木陈设酒馆,极其冷清,台球区内。

蓟和罗哲打着台球。

“我已经挑衅了,一个叫狄狱的染血者,据说是东区这边最强的染血者。”

罗哲抱着球杆,面无表情的看着蓟一个又一个把球全部打完。

很无聊,无论是感染血疫的怪物,或是注射混合魔药的猎人,都有着超强的力道控制以及精准判断。

与其说是台球,不如说是一项健身运动,和引体向上一样,只是一个体力活,没有任何策略以及技术性可言。

“那他会出来吗?”

换了一张台球桌,蓟面无表情的看着罗哲一个又一个把球全部打完,如果不用等到袭击电视台,提前宰掉几个也是可以的。

罗哲于是直接在讨论群里打字。

HFKCE:【明天中午十二点,城郊的精神病院见,@一个懦夫。】

既然是所谓东区最强的染血者,罗哲也不是鲁莽的人,让蓟那边的人设下埋伏,直接围剿,作为主要谋划者,得到狄狱的污秽之血应该不过分。

“还不知道。”

“目前我关心的是,神的血液……你们口中的神是怎样定义的。”

罗哲不问蓟背后的组织,反正她也不会说,只好撬一点其他信息。

“没有谁知道,反正我不清楚,我的职位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只是比最普通的猎人要好点。”

蓟直接摊牌了,别问,问就是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那换一个问题,血疫是来自至高无上的终极存在,还是有着具体的概念以及形体?”

罗哲通过内在之眼目睹到的绝对真实的世界,所有组成都可以这样形容,可能不太恰当,但就是由概念辐射出的物质形态/意识形态,唯一需要搞清楚的就是概念的来源,所以又回到了那个无解的问题。

由谁来“命名”/“定义”/“界说”概念,以及概念的根源。

神……

“所以你想问的是神的血液来自哪里,是来自究极的真理,宇宙原初混沌。或只是一个从神之类的吧,从神……呵呵,搞得像儿童故事一样。”

蓟对台球失去了兴趣,到吧台前要了一杯马丁尼。

罗哲也要了一杯伏特加。

“没错,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罗哲一口闷了,再要一杯又闷,又要了一杯,调酒的人有点被吓到,不仅是罗哲惊人的酒量,更是他们讨论的神棍得不能再神棍的话题,看起来还很严肃的样子。

“你问到了点子上,目前的结论是,血液并不是来自原初混沌,而是其他的东西,但也是不可名状的恐怖事物了。你居然会对这种事上心。”

蓟轻抿了一口酒,她是认为自己永远接触不到更多的真相了,因为知道的越多,除了能更加确凿的证明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外,什么也做不到。

“宇宙原初混沌……听起来很迷人,我决定掌握它。”

罗哲刚刚说完。

蓟嘴里的酒差点没喷出来,这个男人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先活下来再说大话。”

蓟把杯中的马丁尼全部喝完。

……

PM8:09

“我有艾滋病。”

詹子良看着安芷蕾毫不嫌弃的用自己使用过的注射器,于是决定逗一逗她。

“那太好了,我把你给掰直了不是吗?”

注射完麻醉药,灵视总算缓解下来,安芷蕾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男同之间相对来说更容易染上艾滋。

詹子良一愣,心脏都要被融化掉。

讨论群里来消息了。

裴卫年:【@HFKCE,互助会是用来互相帮助,至少等到小组活动结束。】

远处的薛绍北直接抢过狄狱的手机,不认为他能做出什么合理的判断,为了大局着想不是内斗的时候。

一个懦夫:【既然管理都这样说了,那就这样吧。】

眼看新人还没回复,他是那种不看消息的类型,于是裴卫年马上私聊了詹子良,因为新人是这对夫妻带来的,他们应该负责去劝劝。

直接拨通了詹子良的电话。

詹子良看到是互助会的管理人,选择了接听。

“嘿。”

詹子良有些意外,一般来说没有正事是不会打电话来的。

“那个新人是你们带来的吧,群里的消息你们也看见了,你们该劝一劝他。”

裴卫年很是无语,这个新人可能也是一个狠角色,但在袭击电视台之前全部同归于尽,那还玩个什么。

“好……我一定去说说。”

詹子良有些焦头烂额,没想到自己还带了个麻烦回来。

“嗯,你们保重。”

裴卫年挂了电话。

“找你什么事?”

安芷蕾靠在詹子良的肩膀上,反正互助会里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好事。

“小问题而已,我给罗哲打个电话,那天来的新人。”

詹子良查找着通讯录里罗哲的号码。

……

PM8:10

翡丽酒店内的酒馆,调酒师的下巴已经快掉在地上。

有很多人吹牛的时候都喜欢说海量,但人类的肝脏解毒功能是有极限的,真的喝多了,那是要酒精中毒死亡的。

而这两位已经不是海量了,调酒师愿称之为银河量,甚至就连微醺的状态都没有,他这么多年下来的经验能够判断。

罗哲看到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他并没有把无关紧要的角色存进通讯录的习惯。

“你是谁?”

罗哲问道。

“额……我是前天打电话给你,邀请你加入互助会的。”

詹子良知道这人性格有些古怪。

“你想说什么?”

罗哲单刀直入。

“其实也不是我的主意,只是管理人让我来劝劝你,在小组活动之前不要……嗯……杀掉其他成员。”

詹子良也有一说一。

“这样么……”

“那好。”

罗哲直接挂断了电话。

詹子良:“……”

于是讨论群出现了这样的消息。

HFKCE:【@一个懦夫,放你一条狗命。】

“怎么样?他会出来么?”

蓟只希望互助会晚点去占领电视台,最好等一两个月之类的,这样自己就还能多度一会儿假,在世界末日之前。

“看来是没希望了。”

罗哲面无表情。

“既然小组活动还有段时间,你这期间准备做什么?”

蓟也不知道让罗哲干什么去,因为这松散无比人都见不到的互助会,根本就找不出什么线索。

“我得去找一个失踪了的熟人。”

罗哲假设况泽语感染了血疫并理智尚存的话,他不会甘于平庸的,绝对会做出一些骇人的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