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0045. 社交网络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005字
  • 2020-04-18 18:56:33

4.28—2—PM7:20

两天后的夜晚。

饭点的餐厅本应座无虚席,然而此时却落针可闻,所有顾客都尖叫着发抖离开了,店长和服务生也是缩在后厨不敢出来。

在一地鲜血的情况下,狄狱一行人竟还能神奇的吃下饭,胃口丝毫不减,简餐一顿后出了饭店,狄狱从几万的衣服中掏出一包十元不到的香烟,几个小弟立马争先恐后的点火。

香烟点燃后嘶了一口,

“你们可以走了……”

狄狱对几个小弟比了比中指。

“这不是测试吗?”

一个小弟问道。

“不是测试……不是测试!快滚!。”

狄狱几乎是踹着把几个小弟踹跑。

总算清净下来,他像地痞流氓一般,蹲在路边花坛的石台上吸烟。

“你连规训权力都能瓦解,怎么连烟都戒不了?”

薛绍北和狄狱鬼混了几天,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全景敞视监狱。

“我并没有瓦解掉,很复杂,虽然你反感它,但你就是离不开它,和烟一样……齐根断了,是要命的。”

狄狱摸了摸兜里,发现只剩下几个镍币。

“反正你就是个谜对吧,该走了,餐厅老板估计已经报警了,再慢点警车就要来了。”

薛绍北数了数皮夹里的钱,找个时间应该多取点钱出来,只剩下一万不到。

“你玩过罪恶都市吗?”

狄狱饶有兴致。

“抱歉?”

薛绍北不明白狄狱的意思,记得自己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偷溜去网吧玩过。

“我们去整到六星,已经开了无敌秘笈不是么。”

狄狱突然觉得这很有趣。

“我不知道你开没开,但我可能受不了几发火箭筒。”

薛绍北知道狄狱和会里的大多染血者不同,他可能是A级的。

狄狱:“……”

“该死……现在才想起,BOSS让你进讨论群,不然的话,说回来宰了你。”

薛绍北如实转告。

“讨论群?我不用网络的。”

狄狱也只是偶尔用电脑玩玩单机游戏。

“我知道,只是会里有人说要杀你。”

薛绍北平静说道。

“我知道,那个条子,叫韦斯特来着,该死的杂种。”

狄狱骂着,但认为自己说得很对,因为那人的确是个混血儿。

“内脏涂鸦的名字原来叫这个么,居然是警察。”

薛绍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互助会的人员组成有够复杂,有没有可能还有明星呢?

“没错,貌似是专门收拾连环杀人狂的,只有精神病才能对付精神病。”

狄狱一脸不屑,目光中泛着鄙夷。

薛绍北大惊失色,这条街现在走着的所有人,都可以评价一个不正常的人为精神病,但唯独狄狱没有这个资格。

“不只他一个,还有一个新人,在我后面马上就进来的,反正也很拽就是了,说要同时宰掉你和韦斯特两个,应该是这么个意思。”

薛绍北如实转告。

狄狱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是么……走吧,去买个手机。”

狄狱掐灭了烟头。

……

二十分钟后。

某大品牌的手机旗舰店。

狄狱看花了眼。

“没有小灵通之类的卖么?”

阿玛尼左肩上的油污,被狄狱去超市搞来的洗洁精和牙膏给弄掉了。

女店员怀疑自己听错了,她认出了狄狱身上穿的是真货,可是……小灵通?

薛绍北额头一阵黑线。

他再也没见过比狄狱更穷的人,住的地方是筒子楼,不是租的也不是买的,而是这家主人去了外地他直接鸠占鹊巢,感染血疫前似乎也是无业游民,不知道日子怎么过的。

这些天狄狱凭着这幅言情小说男主一样的皮,搞上了几个电视台的女性高管,居然也没问她们要点钱。

“就要那个吧,最新款的。”

薛绍北慷慨解囊。

办了张卡之后。

狄狱在奶茶店内愣愣的看着新手机,拇指一直放在开机键上,就是迟迟不肯摁下去。

“那个按钮摁下去会导致保护动物灭绝还是世界末日?”

薛绍北彻底服了。

“我从不用网络的。”

狄狱屏息凝神,像是在举行着什么郑重的祭祀仪式。

“为什么?”

薛绍北不明白狄狱为什么要过原始人的生活,从没用过互联网?这算是哪门子的现代人?

“这位先生,店内禁止吸烟。”

奶茶店的店员看狄狱长得实在是太好看,语调温柔至极,尽管其他客人已经很是不满了。

但这并没有制止狄狱,他只是在桌上放上了一把手枪,霎时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让人迷失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何况是彻底凌驾在肉体之上的虚伪帝国……没有什么,比沉沦还要更加强大的动机。”

狄狱畏缩了,点燃一支廉价香烟,吸了起来。

“说人话。”

薛绍北扶额。

“你帮我弄吧。”

狄狱把手机交给薛绍北。

薛绍北:“……”

三分钟后。

“名字叫什么?”

薛绍北要给狄狱弄个昵称,不过以狄狱的性子,应该会填“一个贱人”,只是随口一问,实则已经开始输入了。

“一个懦夫。”

狄狱这样说着。

薛绍北快要吐血,反正就永远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对吧。

【世界人命在手邀请一个懦夫进入讨论群。】

头像是骰子,ID直接本名的裴卫年通过了请求。

“好了,完了,你只要打拼音还是手写什么的,发给那个叫H开头什么的乱码,你是要怎样?约架还是怎么?”

薛绍北重新把手机递给狄狱。

狄狱嘶了口烟,想了想,于是打着字,薛绍北已经替他@了HKFCE。

一个懦夫:【@HKFCE,听说你想宰了我?】

良久没有回复。

出了奶茶店准备去下一个地点的时候,终于来了消息。

HKFCE:【你应该就是绿眼睛的人了,每个人都想宰你,我只是表现出来。】

狄狱烟灰都忘了弹,风吹过来扑到阿玛尼上。

讨论群里虽然总是很冷清,但一有消息每个人都在窥屏,因为不敢乱发。

是的,名为HKFCE的猛男狂到让人窒息。

一个懦夫……这熟悉的格式,每个人都知道是谁。

内脏涂鸦:【(强)(强)(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