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0044. 东京陨落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67字
  • 2020-03-18 16:12:01

4.26—7—PM10:30

3718号房。

尽管是最常见的现代欧式混搭装潢,满屋子都是石膏线条以及夸张的各种异域元素,甚至是多得数不过来的灯带筒灯。

但也是赏心悦目。

只开了灯带,光线略显昏暗,罗哲坐在马蹄腿白色软包座椅上,身侧的边几上放着钱袋以及几把冲锋枪,至于那柄打刀已经物归原主。

互助会拿来的麻醉剂已经扔了,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这种玩意儿了。

过高的楼层,罗哲眸子打量着落地窗外霓虹闪烁的洛城,层层叠起的钢铁森林,熙来攘往的人类洪流,到底要多久这里才会变成人间炼狱,一个月?半年?

届时大厦倾颓,文明图穷匕见,狂暴的冷血盛宴。

神……

没有谁知道那一天多久会来,但已经不是遥远的事了。

尽管蓟住在3717,隔壁的一间房,但罗哲依然能够通过强大的感官听到花洒放水的声音,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可以打开内在之眼直接目睹全貌。

“什么?”

就连罗哲自己都为这个念头的萌发感到震惊,似乎是吸食污秽之血影响了自己的判断,竟然生起了偷窥的想法。

在吞噬污秽之血的时候,会连他人的记忆,一生的经历,一切的所爱所恨,所思所想,一同吸收掉。

而这个偷窥变态的一生实在乏善可陈。

二十多年的碌碌无为,从来都是不起眼的角色,国人对性的保守以及他极少接触异性,从而异变出畸形的内心。

讽刺的是此人很有福分,从外地来到洛城谋生,所租的公寓室友全是女人,可在漂亮女人面前说话都会结巴的他把握不到要领所在,理智压制不住生物本能,竟在卫浴装上了针孔摄像头,放置在吹风机插座内。

或许是尝到了禁忌的滋味,他陡然间觉得性很无聊了,他想要窥见的是,他人的,生活。

鸟笼的商标住宅,简直就是偷窥狂的天堂,夜视功能的望远镜,每次入夜,熄灭自己房间的灯后,便能如同模拟人生中的上帝视角一样,窥视那些格子里的小人,诸般举动,人生百态,都能令他满足。

D级,C级的人觉醒不了,因为这些人意志软弱,终究只是杂碎。

“自卑懦弱的混蛋……”

罗哲拳头紧攒,直接将其偷窥狂的意象碾成齑粉,连同木偶和稻草人的一起,只保留其力量。

是的,罗哲的意象太强大了,或许只有他才能做到这种事。

根本没有丝毫睡意。

“失眠症……还有吗?”

罗哲捏住眉心,就算是化为怪物,似乎也不能改善这一症状,只有打开内在之眼才能彻底清醒,但那又会被自我的本质吞噬。

有时候很混乱,因为我和“我”不像是同一个人,自己的本质,要恐怖狂暴得多。

找到房间内的冰箱,拿出一瓶伏特加,灌了几口下去焦虑有所缓解。

电话铃声响了。

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接听,因为是那个女人。

“有什么事吗?”

罗哲直接灌下一瓶酒,再开了一瓶。

“你最近有看到况泽语吗?”

乔雅知道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

“五天前,21号的时候看到过他一次,在他家里钓鱼,怎么了?”

况泽语算是罗哲为数不多不反感的人,至少他纯粹。

“他失踪了,问题是他银行卡手机什么也没带,现在他父母已经报警了,怀疑是绑架。”

乔雅说道,也是况泽语这家伙以前吗啡上瘾的时候找上自己,后来才把罗哲这个讨厌鬼也带过来。

“失踪……有几天了?”

罗哲知道况泽语是他家里的独子,而且根本不会做出出走这种没品的事来。

“前天不见的,有没有可能是……”

乔雅不得不往最坏的那一方面想。

罗哲知道她想要说什么,可能况泽语感染了血疫,已经化成了怪物,甚至不排除被猎人杀掉的可能性。

虽然互助会里有一些觉醒者,但都是幸存者偏差,实际上猎人的效率是很高的,没有理智的怪物根本活不过一天,基本不会出现在公众视野。

“我留意一下,如果是他的话……可能还有着理智。”

罗哲认为况泽语不是软弱的人。

“那样最好,你呢?和蓟相处得怎么样?”

乔雅平静的问道。

“蓟?原来名字是叫这个么?有够奇怪的。”

罗哲现在才得知这怪女人的名字。

“那就好,我要睡了。”

乔雅直接挂断了电话。

“什么?”

罗哲有被震到,因为这是人生中头一次被别人先挂掉。

就在罗哲喝完瓶中酒,准备再开一瓶时。

互助会的讨论群发来了消息,而且还是群主发的,他的头像是一束叫不出名字的鲜花,ID叫做上善若水,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中年人。

上善若水:【会里来了一些新面孔啊,我在东京可能还要段时间才回来,@世界人命在手,@HKFCE】

薛绍北的头像是不知道哪找来的东欧美女,ID叫做世界人命在手。

罗哲直接是默认头像,灰色的人物剪影,ID是随便打的乱码。

世界人命在手:【是的,BOSS,狄狱问多久开始小组活动,他已经搞上几个电视台做管理的女人,打通内部了。】

上善若水:【哦哦哦,你和他走在一起吗?让他加群,不加进来我回来就宰了他。】

世界人命在手:【(冷汗),我一定转告。】

上善若水:【等我回来吧,我叫人去买的导弹不是还没到么,@HKFCE,欢迎欢迎。】

罗哲无语,不知道互助会这个BOSS到底是随和还是嗜杀。

HKFCE:【你在东京干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

上善若水:【这边闹得挺大的,少部分人已经发现血疫的真相了,我准备把互助会搞成国际性的组织,到时候再整一个时尚的名字。小心点,别被杀了,我下了。】

罗哲捏住眉心,光是一个洛城你都管不过来,还要搞成国际性组织?他想起了今天早上那人提醒自己要躲一个绿眼睛的人。

HKFCE:【绿眼睛的人是谁?】

一个头像是萌宠,ID却叫做内脏涂鸦的人发来了消息。

内脏涂鸦:【你也对狄狱有兴趣么?我们一起去把他宰了,一人吃一半如何?】

罗哲捏住下巴,这个人貌似有点东西。

不过立场不能选择错误。

HFKCE:【不如这样,约个时间我们三个一起,赢家通吃。】

虽然大家都不说话,但互助会里的人都在窥屏。

是的,名为HFKCE的猛男,一进来就和两个东区最强的结下了梁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