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0043. 保持恐慌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68字
  • 2020-03-01 15:14:32

4.26—7—PM9:40

罗哲如愿以偿的拿到了专业的灵视阻断药,但它的外形极其奇怪,金属材质的小型注射器,黑色磨砂质感的表面铭刻着意义不明的符号,看不到里面的液体是什么,只要静脉注射就对了。

告知了蓟互助会准备占领电视台后,也没有别的情报可说,这个组织的结构相当松散,就连乌合之众也算不上,相当于戒酒会,碰面完全靠缘分,从来没聚集到一起过,除了即将要进行的小组活动,那时候可能会组织在一起。

讨论群里每个人也用的假名,群里的一切都被会里的黑客加密,什么也搜不出来,小组活动的具体计划也不得知,只是知道要这样干。

但仔细一想的话就会明白得很透彻,完全不需要太过严谨以及繁琐的规则,因为这群人远远比恐怖分子还要更加可怕。

罗哲实在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这种可怕,大概是顶多就死了。

差不多是这样,顶多就死了,比起已经失去不可挽回的一切,以及目睹宇宙最终恐怖的狂乱,顶多也就是死亡罢了。

罗哲本来提出约互助会里的每个人出来,然后让蓟设下埋伏一一宰掉,反正会里没人关心,死了也就死了,完全不会开追悼会什么的,甚至怀疑有没有哪怕几秒的默哀。

但发现这个计划根本无法实施,因为染血者之间会互相吞噬,没有谁想见谁,除了拿麻醉药的时候。

目前的策略是让罗哲去打探洛城其他区域互助会的消息,以及跟踪所谓的小组活动,在互助会人员聚集到一起搞恐怖袭击的时候先发制人,一网打尽。

蓟所在的神秘组织能量相当强大,罗哲非法持枪和肇事逃逸的指控已经被撤销,他甚至可以回自己的公寓了。

但是那里一片血迹,所有家具电器都是坏的,罗哲认为自己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回那里了。

“那这段时间你要住在哪里?”

蓟对现代的电子设备一窍不通,在罗哲的引导下才在大众常用的聊天软件上注册了账号,并添加自己为联系人。

从酒馆出来后,两人商讨着接下来的计划。

随着舆论失控,犯罪率飙升,大街上的疯子越来越多,洛城的市民甚至组织起来,准备这几天进行游行示威,要求得知Phantom幻象的真相,因为一些被所谓“隔离”起来的亲人或是好友再也没有消息传来,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而政府甚至不愿说出隔离医院的位置,只说是传染病治愈难度大,需要长时间的观察和治疗。

但显然的是,随着时间的推进,不安终究会击垮信任,世界各地都在上演着名为“疯狂”的桥段。

“不知道,随便找个酒店。”

罗哲喝饮料从来不用吸管,撕开塑料杯上的封口膜,直接灌下去。

“那找吧。”

蓟无聊的从路边的花坛里扯了一片叶子,然后撕成两半,就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罗哲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

“你想要做什么?”

虽然罗哲并不反感和陌生女人一起住,尤其是还相当漂亮的情况下,只是牵扯到了工作上的事,那么就会变得很复杂。

“方便监视你,反正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蓟面无表情。

“不。”

罗哲这样说着。

……

二十分钟后。

翡丽酒店。

“我女儿不会从事那样的职业,你一定是打错电话了。”

酒店经理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一脸不可思议。

“不可能是为了钱,并不缺。”

酒店经理表情有些自傲。

“高档一点的?什么地方……”

酒店经理脸色大变,恼羞成怒,接受不了事实。

罗哲远远就听到电话里的内容,但并没有在意,只是确定了一点,有时候人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不了解,何况是关于这个世界。

如果血疫诅咒的真相公布了出来,那会是一场究极的混乱。

开了两间房以后上电梯。

罗哲不用手指摁电梯的按钮,而是整个巴掌直接拍了上去。

蓟:“……”

接触得越久,蓟发现罗哲的行为在很多地方都透露着古怪,不仅只是在表现喝饮料不用吸管上,他不用手指按电梯的摁钮,而是整个手直接拍上去,感应门从不等它完全敞开,而是直接挤进去。

最邪门的是他打出租不喜欢招手,而是早早就站在车前面,堵住去路。

或许是讨厌等待,反正整个一精神病。

进了电梯后,蓟摁了37层的按钮,没有其他人,可以说点比较严肃的事情。

由于是价位最高的那一批酒店,即使电梯内也装潢得略显豪华,拼花的爵士白地砖,装裱着意义不明的抽象派画。

“很快就会实施宵禁了,方便猎杀,军队会在街道上巡逻,至少洛城是这样。”

蓟冷不丁的抛出一个重磅炸弹。

“很好。”

罗哲早就预料到会这样。

“你居然一点也不惊讶。”

蓟有些厌烦了罗哲,在他脸上永远也看不到其它表情,除了扑克脸外,只是偶尔能看到轻微的焦躁和缺乏睡眠的憔悴。

“宵禁之后,是镇压暴动,甚至可能衍变成战争,你们根本就控制不住对吧,既然血疫是通过因果命运的什么进行传播,无法控制传播途径的话,迟早整个世界都会被感染,一个人也不剩下,全部变成怪物。你们所做的可能是为了其他目的,尽力延缓末日的到来,争取时间实施其他的计划,绝对是这样。”

罗哲的嗓音,斩钉截铁。

蓟哑口无言,有些震惊,是的,全部被他说中了。

察觉到了蓟的神色。

“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你们的主要目的……一点信息也不能透露的神秘组织,能渗透国家机关的巨大权力,开创的时间恐怕可以追溯到很古老的年代,说不定血疫就是你们弄出来的吧……算了,反正你也不会说。”

罗哲面无表情。

眼看37层快要到了,蓟挪了挪脚准备先走一步,不想和罗哲多呆。

砰!

罗哲的手撑在墙上,挡住了蓟的去路。

“我要说的是,真相在穿鞋的时候,谎言已经跑遍了全城。谣言已经控制不住了,感染者越来越多的时候,怪物的存在被证实的时候,通过灵视目睹到真理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别小看普通人,普通人发疯起来也是很恐怖的,那将是无数狂热邪教以及怪物暴徒诞生的时候,你所在的组织……能应付得了么?”

罗哲一针见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