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0041. 异界生物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23字
  • 2020-04-14 10:26:10

4.26—7—AM9:01

翌日。

病恹恹的光线并不具备活力,植物仿佛都无法进行作用,只是单调的充当苍白的照明工具,整个公园的花草枯萎凋零着,明明已是春季,却感受不到暖意,空气中是沁入肺腑的刺寒。

踩碎几片枯叶,罗哲觉得一切都很反常。

他发现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天黑得越来越早,天亮得也越来越晚,而且其间隔在逐渐的缩短。

假以时日,岂不是要进入永夜?

兴许只是错觉。

罗哲都为自己这个念头感到荒唐,可能是因为被血疫弄魔怔的因素,考虑问题的方式都如同精神错乱的病人了么?甚至怀疑不仅只有人类才会感染血疫,也不能排除星球天体被感染的可能性。

“在人类因果命运交织之地传播……”

罗哲仍不明白这是什么感染方式,就算是蓟和萨曼莎也不清楚,是语言观念行为方式的传递吗?人类对他人的模仿,文化的基本单位,也就是模因。

或者说真的有什么玄之又玄的东西,命运交汇的漩涡之类的神棍事物。

根本弄不懂……

最近又做到和半年前一样的梦,那段时间总是梦到在乔雅的心理咨询机构醒来,而这几天又开始重复同样的梦,不过地点换成了她的家。

疼痛感又来了……潜藏在躯壳下的怪物扩张肉体的剧痛,在能够控制怪物之前,只是牙齿掉落,亦或是指甲脱落,现在倒是没有了这些毛病。

而是感觉有缩小版的形态一致的人类埋藏在皮肤下,准备脱壳而出,全身上下都被扩张的剧痛,像是四肢肚皮都被剥开,装进几大箱铁钉再缝上,随后疯狂的摇晃。

罗哲并不在意,只是想着互助会的人约好九点在这废弃的公园碰头,而对方显然已经迟到了。

咔!

没有任何征兆,罗哲的脖子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血线,已经是整个脖颈都被切断了。

直接被斩首。

“这……样么……”

喉管被切断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话,罗哲瞟了眼手腕的表,自己的血条少了约莫3%,他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脑袋,以防掉在其他地方,另一只手则从背包出取出了枪,黑红血管蔓延而上。

“抱歉!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啊!”

奥康纳双目充血,发出咔咔咔的狂笑,一只手臂暴力的增生着关节,一节节的变长,手肘有将近十个,总计五六米长,皮肤被剥去,裸露的白骨上沾黏着筋脉,顶端则是工业机器般锋利的铡刀。

假若是彻底失去理智的怪物,只要是同类便会无差别的狂乱攻击,而觉醒者能够抑制一定程度的冲动,但也只是一定程度,渴血的本能令人发狂。

看似笨拙的多关节手臂超乎想象的灵活,在砍断罗哲的脑袋后,多处关节疯狂扭动变化,附近的树木被砍倒几颗倒地扬出烟尘,随即又朝罗哲砍去。

和刚才不同,罗哲有了防备,脖子上的断痕已经被电子条纹修复愈合,再被砍中的地方纷纷化为乌鸦消散而去。

嗒嗒嗒……

枪喷射出血水,弹匣里的子弹弹无虚发的射在了奥康纳的躯体上,一个又一个枪眼绽放出血肉之花,顷刻间被打成筛子。

“什么……”

奥康纳根本意想不到子弹会造成这样的伤害,狰狞的面孔开始变形,咧开的嘴全是恶狗般层次不齐的獠牙。

一盒弹匣打完,再次装弹,瞄准向奥康纳增生关节的手臂,饶是没有玩过FPS游戏的罗哲,也知道要打要害。

奥康纳渴血的冲动被即死的恐惧湮灭。

“停!我是互助会的人!只想看看你是不是真货……”

奥康纳冷静下来,手臂恢复成原状,捂住胸口上血洞最密集的地方,颓力的找了棵树瘫坐下来,嘴里喘着粗气。

“你和电话里的声音不一样。”

罗哲扭了扭脖子,发出炒豆子般噼里啪啦的骨骼脆响,还是第一次正面和觉醒者接触,看来和怪物没多大的区别,只不过理智尚存,延缓了彻底失智的时间而已。

“那对白痴情侣……他们太怕死了,所以让我来接你,我会分到一点麻醉药。”

奥康纳不是很怕死,但怕麻烦,互助会里很多人都来找他做这种活。

“原来如此。”罗哲联想到那晚看到的人,“带我去见你们的负责人,入会就会获得一周剂量的麻醉药,对吧。”

罗哲假设自己是个普通的怪物,应该会说出这种话,其实自己不需要这种垃圾,而是有专业的灵视阻断药。

奥康纳懵了,自己从未见过这么冷静的……怪物,一点危机感也没有么?淡定得像是等方便面泡好的心情状态。

……

半钟头后。

“我不能告诉你太多,规定就是这样,因为没见到负责人之前,并不算正式入会。”

奥康纳现在被困在了洛城,故乡在南美的他并不能回家,现在各种关口都在严格管控,只有被杀的份。

深褐的卷发和灰色连帽衫,看起来像是街头玩滑板的那种人。

B—461,伐木工。

罗哲判断奥康纳是这个,昨天粗略的浏览了一下怪物图鉴,但没怎么记住,太多了,只是看了看一些常见的B级,记住了表征和名字,因为觉醒者大多数都是B级。

“大概要走多久。”

罗哲有些厌倦这城郊地带,周围都是些荒废的建筑,被地产商收购下来后,似乎并没有更多的资金进行开发。

“快到了,虽然只是临时聚集点,是随时变动的,但也必须要隐秘。”

奥康纳极其不自在,罗哲显然不是那种话多的人,和他走在一起气氛实在太冷了。

“对了,提醒你一下,如果你碰到会里一个绿色眼睛的人,能躲就躲,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无论是谁都不待见狄狱,他进入互助会有其他目的,因为他能极好的控制渴血冲动,强到不像话,不是为了麻醉药,而是怀有极强的目的性。

“疯子?体现在什么地方。”

罗哲无感,基本上可以说,每个染血者都是潜在的疯子,自己可能也不例外。

“有时候惊人的友好,更多时候是在做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瘆人……懂吗?像是异世界的生物。”

奥康纳这样比喻着。

“嚯?”

罗哲饶有兴致,能让怪物都形容成异世界生物的家伙,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