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0038. 无间道
  • 原初猎人
  • 黑暗艺术大师
  • 2145字
  • 2020-04-14 10:25:12

4.25—6—PM7:00

关于白银隐修会,萨曼莎所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是很多个世纪以前就存在的组织,通过神之血研究关于时空方面的东西。

也仅仅知道这些罢了。

罗哲只感觉事情的真相越加扑朔迷离,到头来,萨曼莎也不知道神之血是什么,她也只是负责猎杀怪物的人,只知道本分内的事,对于个人经历也是闭口不谈。

但总算明白了一点,

神之血并不是什么21世纪才有的东西,它可以追溯到很古老的年代,只是血疫,让它爆发开来。

“越来越有趣了么……”

罗哲闻到了,闻到了血的味道,他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内心的怪物在敲门了,它远远不是自己这样的烂好人,尊重着很多事物,它只渴望着发泄,杀戮,撕裂,破坏。

“我上楼拿下手机。”

乔雅这样说着。

然而五分钟后。

她失魂落魄的从楼梯上走下。

“那个……”

乔雅话还没说完。

罗哲就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自己已不是凡人,内在之眼关闭时,五感能力近乎变态的强,他听到了乔雅与银发怪女人的对话,自己记得那个声音,自以为是的冰冷声线。

是的,或许没有方式找到自己,但乔雅是好找的,她不像自己,可以随处流浪,她有着自己的事业,固定的电话,兴许要永远和这个女人说再见了。

只见罗哲的身子,衣物,似被浓酸腐蚀般慢慢分解脱落,掉落的血肉一同化为千百只血眼乌鸦,发出难听刺耳的怪叫,千百双翅膀扑腾振动声嘈杂至极,黑色风暴般化为群鸦洪流的从门窗席卷而出,只留下一阵紊乱的狂风。

乔雅整个人傻在原地,直到此时,才发现罗哲是个真正意义上的怪物,只是他的克制力太惊人了。

“怎么可能……”

萨曼莎嘴里叼着的烟掉在地上,她知道,这是C—876稻草人的能力,显然的是他吸收了污秽之血……

但要知道,吸收过程中人格会融合,在未被“真理”摧垮前就会精神错乱,而他依然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何等的精神力……

另外,就算染血者互相吞噬,也不能获得目标的全部能力,只是强化了生命力,并转化为类群目录上的衍变者。

罗哲……究竟是什么怪物。

……

半分钟不到的时间。

沿海的道路上,蓟违章停靠着机车,橙汁喝到一半就不想喝了,只是百般无聊的咬着吸管。

“来了……”

蓟毫无素质的把没喝完的饮料扔进路边的草丛里,看着天上结群飞过的乌鸦化成龙卷风一样的黑柱在道路上聚集,随后形成罗哲的躯体,手里端着枪。

黑色呢子大衣,不知道哪淘来的战术靴,卡顿的电子讯号条纹,内在之眼已经睁开,黑红的血管蔓延上了冲锋枪,惊人的是,他的头发比以前长了不少,甚至快盖过了肩膀。

“你像条受惊的小狗。”

蓟绀蓝的眼眸露出不屑,说老实话,闻到自己的味道就大动干戈,不得不让人小看。

“你是狗的饲料。”

嗒嗒嗒……

枪口绽放的不是焰火,而是鲜红的血水,每一次喷发都如被斩首者的脖颈断口,大量的血浆从中飚溅。

通过枪口的位置能预判子弹的轨迹,蓟矫捷的侧身躲避着,但即使如此,罗哲打完一盒弹匣后,脸上依然擦过一道血痕。

满地的鲜血,倒映出的月亮,已是猩红。

“我想说的是,如果到了麻醉药都不管用的一天,你该怎么做?”

蓟抹掉脸上的血,罗哲活着比他死了更有价值。

“没有任何同伙吗?看来你是来谈判的。”

罗哲关闭内在之眼,并没有闻到其他染血者的气息,以及那些注射了混合魔药的家伙。

“没错,我不是来猎杀你的,不过谈判这个词汇有待商榷,因为你不得不接受这个提案。”

蓟双手抱怀,坐在了川崎H2R的机身上,只差把拽字写在脸上。

“谁知道呢?或许我可以找到你们的老巢,一窝端了,说不定还能找到解药。”

罗哲愈发膨胀。

“解药?”蓟有被笑到,“先不说血疫是没办法治愈的,端掉老巢……实际上是决定放你一马,你的样本很珍贵,在捕捉过程中出现岔子就很不妙了,或许不用把你切片研究,你只需要提供血液样本就可以了,我们能给你比麻醉药更好的阻断药,有效的缓解灵视。”

蓟都为组织的决定感到惊讶,看来罗哲的确是极其珍惜的染血者,可能是前所未见的,才会如此慎重。

“放我一马?我不需要,想杀我的话,尽管来吧。”

罗哲面无表情。

蓟攒紧拳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被气炸了,这不是固不固执的问题,整个一神经病。

“白银隐修会,瞬移道具,谁知道会不会有那种通过血来施加的诅咒。”

罗哲疑神疑鬼到了这种地步。

蓟扶住额头,不得不说,他说得还有挺有道理,不过他是在哪里听到白银隐修会这个名字的,倒是有些奇怪,难道说萨曼莎没有死,反而混成一伙人了么?叛逃的猎人……也是会被捕杀的。

“早知道你会有这样多疑,不过这个不急。目前有个更重要的交易,我不会去杀乔雅,也不会去杀萨曼莎,也会给你比麻醉药更好的,‘专业’的灵视阻断药。不过你也有要做的事,混进洛城染血者的互助会,我们会给你怪物的资料库,你把觉醒者的类别名字全部统计好,包括内部计划以及各种情报,随时和我汇报。”

其实,组织比起新型怪物的问题,更优先考虑觉醒者的暴动,人数就是力量,如果这些家伙化成怪物成群的公开示众,那么末日的恐慌会提前爆发,不利于组织的计划。

“互助会?的确是个很好的提案。”罗哲思虑着,又有怪物杀,又有专业的阻断药,没有比这更好的买卖了,“不过要我玩无间道,这些东西还不够,我还要血疫的真相,以及给我一个把柄,不然的话……就仅仅只是个工具。”

蓟快要崩溃,自己并不是很适合谈生意那种类型。

“血疫的真相……没有谁知道,至少我不清楚,不过非要说把柄的话,我就是你的把柄,我们现在是搭档了,上车。”

压制性的长腿轻松跨上了机车。

“不。”

罗哲这样说着。

蓟有点想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